瑞典:认真对待修炼 消除病业(译文)

Print

【圆明网】大家好!

我叫古丽,三十年前携丈夫和儿子一起来到瑞典。我1999年得法。那时我患有严重的偏头痛和其他疾病。多次炼功后,我的病都消失了,我又高兴又感激,决定把这个好功法也传给其他人,尤其是伊朗人。自此,法轮大法的书籍首次被翻译成波斯语,在伊朗出版。大法也开始在伊朗传播。

这些年的修炼中,我经历了很多心性关,但是我从来没有对大法和师父,以及修炼产生怀疑。虽然很多次我没有按照师父的话去做,没有精进,但我对师父和大法的信念从没有动摇过。

几年前,我产生了一个想法,搬到中东的一个我喜欢的国家去工作生活。那个国家很穷,而且有战争,生活水平低于一般水准。我全力以赴,一定要成功。其间,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困难太大了,我决定搬回瑞典。

当我回到瑞典时,我的健康状况很糟,因为国外的生活工作很艰苦,生活水平又低。我几乎不能独立行走,必须靠着我先生向前。如果没有支撑,我就会失去平衡摔倒。当我在国外时,我还觉得自己的健康还好,但当我回到瑞典后,感觉完全不一样。我的头整天整夜地疼,我的眼睛也又疼又肿。腿疼得使我晚上睡不着。我觉得自己好像要瘫痪了。我的先生对我说,这是糖尿病的症状。他测量了一下我的血糖指数,这么高,他看着我,过了好一阵,最后他说,“血糖这么高,你怎么还能活着?”

之后,我先生和儿子都一直劝说我去医院。我的儿子甚至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去医院,他就把我告到法轮大法协会或者其他一个相关的国际组织去。我听了他的话很伤心,我对他说:“如果你先读《转法轮》,之后你再给我约看医生的时间”。他答应了。我给他买了一本《转法轮》。我希望他看了《转法轮》后能了解我为什么不去医院。我的先生患有糖尿病,卧室里面摆满了他的药,但都没有用,他还是有糖尿病。此后,我的儿子到国外去了一段时间,他也忘了给我约看医生的事。这段时间里,我回顾了我的一生,回顾了我修炼的历程。我明白了,我的健康问题是和我在国外的那段时间,和我的家庭状况有关的,在我的修炼中,还有我没有认真对待的事情。

认真对待修炼

我决定看看到底是什么问题。我以为我可以很容易的找到我的根本的缺点和执着,但我什么都没有找到。我决定每天去做(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增加练功时间,向内找。我开始每天去Humlegården练功。去的路上听转法轮录音。当市政厅前的洪法活动开始后,我每天去那里参加活动。在上百中国游人和其他国家游人路过的地方,我们炼功。市政厅成了我修炼和与同修交流的自然场所。我注意到,有的同修在观察我的健康状况的发展。

在市政厅,我遇到一个心性关。我觉得一个同修举止很奇怪。我尽量理解他,看他的长处。每过去一天,我都更加学会了忘记自己和自私。那里还有另外一个学员,他愿意帮助我。通过他的帮助,我能够向内找,去掉更多的私心。我看到旧宇宙是怎样运转的,我看到我还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完全同化大法。其实我内心深处知道这样点,但好像师父通过他人的口在告诉我。

我们在钱币广场和其他地方也有活动。有一个晚上,我们大家学法交流,气氛十分安宁、祥和。第二天的活动上,我看到,人们很容易走近我们,因为我们展现了神的一面。我觉得大家都注意到了这一点,我看到我们如何能组成一个祥和的大法整体。

按照我的前提

我看到我的很多执着。我做的很多事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基于自我的。我没有静下心来看看事情深的层面。我没有考虑我的家人。我的先生一个人生活了很长时间,当我回来后,家里已经不像从前了。我们好像两个不相干的人同住在一套公寓里。我明白我在家庭方面没有修炼好。我开始扮演一个能干的家庭主妇,在家务上花了很多时间。我甚至陪先生一起看他喜欢看的电视节目。但我的心不在那里。我只是扮演一个角色。我的心还是关着的、是硬的。我按照自己的计划像机器一样的做事。我长时间地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当我学法时,我看到师父的心非常慈悲,我在想自己是什么地方不对呢?我必须承认我没有求师父帮助的习惯,因为我不想用我的问题打搅师父。但这一次我开始自然而然地问师父,我怎样打开我的心扉?什么是慈悲?慈悲是什么材料组成的?第二天,当我在市政厅打坐时,一种特殊的感觉或者是能量开始涌向我的心房,之后泪水就流淌下来。这是来自师父的,是师父的能量,师父的慈悲。没有师父,我就是一个奇怪的游荡的灵魂。

以前,每当我感到不舒服时,只要多练练功,就好了。但这次我的症状很严重,尽管我多练功,进展仍很小。我问师父:“问题在哪里?”很快我脑海里里有了一个答案,我必须修掉那些附在我身体里和精神上的东西。没有什么能不劳而获。我该怎么办?我的头脑里又空又累。再一次,一个声音在我心中升起:“给你自己开始写写你的一生。”我那天晚上开始提笔。

当我开始写后,我看到上百个景象瞬间闪过,我来不及把所有的景象都记录下来。我看到我承担了来自我家庭的业力。我在童年时受了很多苦。我父亲是个酗酒徒,并患有精神分裂症。我看到旧势力安排了很长时间的还业历程,我就是一个被迫去历经那些事情而又一无所知的生命。在我的一生里,我在肉体和精神上都承受过极其多的痛苦。

提给师父的问题

我对师父发表的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有很多不清楚的问题。当经文发表后,我不懂师父为什么写这篇经文。之后,后来我读了同修的七篇心得文章,都是关于副元神如何与旧势力一起破坏我们的生活和修炼,我明白了我经历的是什么。

一天,当我在市政厅前打坐炼功时,我忽然醒悟在我的一生中也有类似的安排,并不是总是我的主元神在作出决定。在我的周边,有其他的生命给我制造了这样一种生活。当我明白后,我看到真我展现在我面前。我的眼泪流淌下来,带着欢欣、自由,同时又带着一丝悲伤,我曾是怎样被其他的生命所欺骗。

我请求师父原谅我,因为我没有按照师父的话去溶入师父的世界,而是跟随了我周围假的世界。现在我生活在与以往不同的另外一个世界里,我感到安宁和喜悦。我的身体不再有任何疾病的症状,我也感到自己年轻了。我可以连续走好几个小时,睡得也少了。我的家人看到我这么短时间内奇迹般的变化后,鼓励我更多地炼功。我的儿子对我说:“法轮功太好了”他感到自己的妈妈回来了。

我想感谢师父给予我和为我做的一切。但我找不到言语来形容他。我只能静静的,无法表达我自己,没有一句话。师父是一切,我只是一个小颗粒,师父给了我新生。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