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信师信法 用正念对待误解(译文)

Print

【圆明网】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1996年春天在中国得法的。在读《转法轮》第一遍时,我明白了这就是我在寻找的,然后我就一心修炼起来,别无所求。

2007年我到英国留学并于2010年结婚后随先生来到瑞典。在我搬来瑞典之前,在英国有人开始怀疑我是特务,并到处传播。我当时想,哦,师父知道我要离开英国了,因此安排了一个结课考试,看一看我在英国这段时间修炼的怎么样。我心里明白,只要师父承认我是大法弟子就够了,其他人爱说什么说什么,都不算数,所以,我对这个谣言并没有往心里去。

可是这个谣言的传播范围却越来越广,影响的面儿也越来也大。我很快认识到,这是一个大关来了,因此,我增加了学法炼功时间和发正念的次数。我不停的发正念清理那些旧势力和邪恶,清理它们对学员整体的干扰和破坏。

在那段时间里,我对待那些谣言和误解的做法始终是不听、不问、不争辩。我心里非常清楚,我那时从中国大陆出来时间不长,我的空间场里一定还有很多不好的物质。我理解师父要利用旧势力制造这种事端的机会来净化我、把我提高上去。我对师父充满无限的感激,感激师父给我做这么好的安排,我当然不能错过师父给我的提高机会,所以,人中的那些是非争辩对我根本就没有意义,我可不想被纠缠在人中,我要跟上师父的正法安排。

然后,在我打坐时,我的身体被静谧祥和的能量包围着,头顶上的功柱呼呼的向上升,速度比火箭还快,不停的长,那种感觉实在是美秒、美好的无法言表。我知道我过关了,师父让我感知到这种美好是对我的鼓励。

那些谣言虽然还在那里,但是却变的好像根本就与我无关一样。而我则是全身心充满了喜悦,那是生命被净化、层次被提高后从心里往外洋溢的喜悦。我真切的感觉到我的心里有一朵花在盛开、怒放、层层花瓣向外翻,我的整个人高兴的不得了,整天沉浸在喜悦中,走在马路上都想蹦起来,就是感觉美好的不得了。

那时,也有多位同修始终信任我。在过关中,同修的信任就是最好的支持。

因为在英国过关消去了很多不好的物质,我来到瑞典后,可以说是事事顺心,并很快加入到这里的神韵推广活动和在景点向华人游客讲真相的活动中。

我一到瑞典后我就开始学习瑞典语。在神韵推广的培训中,我学会如何用瑞典语简单介绍神韵。通过考试后,我被安排与瑞典同修搭档去商场里站柜台做推广。我的简单瑞典语基本上能应付多数情况,应付不了时,瑞典同修搭档就会马上接过去。

有一次,我被临时安排去参加一个展会上的神韵推广,我自知语言水平达不到参加展会的要求,可是因为人手紧张,我也不能后退了。在参加展会前一天,我把瑞典语神韵特刊通读了一篇。

展会上来访者很多。同修们也都去各展位介绍神韵。有时在我们的展位,就我一人看守。我站在那里给过往的参观人群发神韵传单。感兴趣的人停下来和我交谈,谈着谈着,我忽然发现我能够出口成章讲出很多话来介绍神韵,让对方听的很满意。有个人问我到瑞典多少年了,我如实告知他后,他非常惊讶,夸奖我的瑞典语讲的好。这样的例子有好几个。我心里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我那天真是超水平发挥了。

还有一个人在夸过我的瑞典语后,就告诉我他是谁,并拿出名片给我看。我一看,他是一个有重要地位的政治家,我就告诉他有神韵VIP票,他马上就非常感兴趣并表示要带家人一起看神韵。

在旅游季节,斯德哥尔摩会有很多中国游客。我和其他华人同修一起到景点给大陆游客发真相报纸、讲真相、劝三退。我发现这里是一个非常好的检验我们个人修炼和整体配合的地方,只有我们都做好时,那个场才会有很强的慈悲救度的力量。我和同修之间经常互相提醒,发现不对的马上纠正调整我们自己,不让大陆游客错过了解真相的机会。

有一次,我接受了同修给我指出不足,我在修炼上有了一个大的提高。第二天一早刚到景点,就有一队大陆游客过来了,我把报纸举给他们看,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呢,就听到游客中有一个人惊呼了一声:“是法轮功!”然后他们就把我围住,从我手里抢报纸。他们一人拿了一份后才满意的继续往前走。还有一次,一位老年游客从我和同修面前经过时,忽然举起胳膊高喊了一声:“中国的未来全靠你们啦!”

大法的洪大和佛恩浩荡,无法用人的语言表达。能在大法中修炼实在是一件无比美好、无比幸运的事!作为大法弟子,我能做的只是简单的信师信法,做好助师正法的事,让更多世人了解大法的美好,获得救度。

以上是我的个人修炼体悟,有不足之处请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