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用心做好正法中的项目(译文)

Print

【圆明网】大家好!

我叫伊冯,今年61岁,自1998年11月开始修炼。我想与各位交流一些与大纪元有关的修炼体会。瑞典大纪元10年前开始运作,一年前改组。改组后,我在瑞典文大纪元做全职。我对用心做好瑞典文大纪元的重要性有了新的认识。

我参与瑞典大纪元的工作始于2006年年初。那时我们几个同修商量后,决定启动瑞典文大纪元的工作并于2006年4月13日正式注册了瑞典大纪元媒体公司。参与瑞典文大纪元的同修都是下班后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从事媒体工作。

我曾在房地产和建筑行业的财务部门就职,负责超过25家不同大小的公司,还包括一家酒店和餐厅的会计工作,待遇良好。这项工作经常要在短时间内紧张的完成繁重的工作,这使健康受到影响。5年前,我的心脏突然出现不适,心律不齐。有一次,我在半夜醒来,心脏部位剧烈疼痛。我发正念一段时间后,疼痛消失。因为工作量大,经过了几次这样的情况,我开始认真考虑我的工作情况,感觉这是无法持续的。

有一次,我因为发愁无法按时完成众多的工作,在工作时哭了。而此时,我们正在筹备神韵。我感觉到紧张和压力无处不在。在工作中我停下来发正念,但我的疲倦使我发正念的力度不够,效果也不好。我到一位同修家去,谈到了我的工作情况。交流后,我明白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旧势力用大的工作量来迫害我,让我心力交瘁。尤其是在神韵之前,阻碍我参与推广工作或演出后采访的工作。当我意识到这些,我的思想变得非常清晰。我是不会让旧势力达到目的的!我不能让旧势力不左右我的修炼。回到家后,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工作也发生了变化,原来感到被巨大的工作压力压得喘不过气,现在反而感觉没有没大么大的压力了。其实只是我的看法改变了。我意识到正念的力量。

我知道,如果我继续以同样的方式工作,承担相同的工作负荷,很可能会疲劳过度,甚至在工作岗位上去世。似乎我面临着生与死的选择。我与老板谈话,向管理层提出工作80%,一周公所4天的愿望。一段时间后,我被提职病接任即将退休的首席财务师。我意识到这个职位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和更大的工作量。我拒绝了并再次提出减少到80%工作时间和工资的愿望。时间过去了,我工作时间一直没有变化。我像往常一样工作了几年。

在2014年底,当我在学习了师尊最近的演法后,我悟到,作为我们修炼者来说,即使事情看似凌乱无序,但都定好了。我们走的每一步,都是计划好的。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就开始认真考虑是否要辞职,以便有更多的时间用在大法项目上。可我还需工作5年才到退休年龄,怎么办呢?在咨询了家庭经济专家后,我心里有了决定。尽管我选择提前退休,退休金会少很多,但我明白一切都已预定好了。我做了决定。第二天,我告诉经理要辞职。可想而知,他很不高兴。

我对经理说,如果需要,我可以继续做部分工作,直到有人可以胜任我的工作,或者三个月后完全停止工作。经理沉吟片刻后,表示希望我留下来,帮助同事接替我的工作。那时起,我每周工作三天。我盼望着提前退休,以便有更多的时间做大法的事和其它事,如在家照看两个4岁和两岁的孙子。

事情并不总是如我们自己想象的,我计划着退休,但现在有了一个更高层面的安排。在一年前我得到了到斯德哥尔摩工作的邀请,这彻底改变了我的退休计划。瑞典大纪元重组!一位做过企业的学员主动投资,使其更专业化,需要全职员工、办公室和其办公设备。我的工作是管理经济。我没有长时间考虑,就答应下来。就该是这样的,这是预先安排好的。这时,我才意识到我辞掉过去的工作就是要做这份工作。开始时,我还是需要在原来的公司兼职工作一段时间,所以我一周在哥德堡,一周在斯德哥尔摩。今年三月,我彻底离开了在哥德堡我工作了21年的工作单位。

在斯德哥尔摩居住的问题顺利的解决了。我过去的老板在斯德哥尔摩有几个住宅楼,他帮助我租到一个公寓。我和另一名为大纪元工作的学员共用。这么容易就解决在斯德哥尔摩的居住问题。再次证实,一切真的在很久前就安排好了。

现在,大纪元重组已经有一年多了。离开原来工作后,我与在同一项目工作的同修一起工作,这使我受益匪浅。每个人都投入工作,都清楚大纪元的使命是多么重要。我们有分工,所有人都朝着同一个目标贡献自己的力量。午休时通常会交流修炼体会。这当然比原来工作时讨论电视节目更有意义。我的心脏平静下来了,现在多数情况下安静、平稳。

在大纪元办公室,每天早晨可以炼功、学法。每天5时55分发正念,然后炼功一个小时,之后学法。我要04;15起床才能按时赶到。这需要很大的毅力。当我能做到的时候,那是最好的日子。不过,我需要进一步磨炼意志才能做到这一点。当我回到哥德堡的家时,也要保持这样。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全心投入

我意识到必须全心投入我们所做的一切。一年前,我们在斯德哥尔摩开会讨论神韵推广工作,在第一天集体学法时提出了一个问题,当你做事时你用心多少?我想,这是什么问题呀?我人在这,当然是全心投入了。而最后一天,回想学法所得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当我们发正念时我感到恐惧和悲伤,很多事情我没有全心投入,学法也是这样。如果我学法时不是完全投入,师父怎么可能允许法展现给我?我怎么能得到新的认识与提高?

我想起几天,在我们在商场推广神韵时,我不是完全投入,常常觉得脚酸痛,想坐下歇一会。直到最后一天,我意识到必须全心投入时,才达到好的效果。我认识到,在推广神韵时,如果不是全心全意地做,那就浪费了自己和他人的宝贵时间。

我也明白,我们周末去推广神韵,也是一个修炼过程。我们每天早晨和傍晚学法交流。我认识到,如果我们不是全心做事,我们也就不能触及其他人的心。

认识到这一点,当我后来再在商场推广神韵时,效果明显不同。全心投入时,更容易接触路过的人,更多的人停下来关注我们的展位,想了解更多。全心投入时,一切都容易得多,感觉只是随其自然。而不象过去那样,忍着关节酸痛和双脚疲乏去接触人。全心投入时,我脚也不痛了,也很容易与人沟通。

我很感谢我身边的亲爱的同修们。我们一起学法、交流,加强了我们对大法和师父的信心,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引用师父在《洪吟》中的一篇诗作为结语。

《容法》

佛光普照
禮義圓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

如果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指正。
感谢师父,感谢所有同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