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业军官被折磨致死 妻子控告江泽民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河北省保定市刘彦稳女士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五十八岁的刘彦稳女士是一位个体经营者,她的丈夫刘新年是部队营职转业军官,曾任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定分公司纪检委办公室主任。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拘留、酷刑折磨,并被残忍的电击生殖器。导致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日含冤离世,年五十七岁。

以下是刘彦稳在诉状中陈述的事实:

刘新年遗照

我和丈夫刘新年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时我和丈夫都有各种疾病,腰椎盘突出症、肠胃炎、丈夫有严重的高原心脏病、胃下垂十二指溃疡,多次住院治疗也不见效,后来我朋友说炼法轮功能去病修身,于是我俩开始炼功,炼功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和丈夫的病全都好了,通过炼法轮功,我们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

我们修炼法轮功后,时时处处、事事都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丈夫刘新年原是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保定分公司纪检委办公室主任,他心性提高了。自觉抵制贪腐之风,工作认真踏实,兢兢业业,连年受奖,从不以权谋私,利用职务之便取什么好处,和同事们的关系非常好,家庭也和睦了,我也变的贤惠了,心情变的非常开朗,邻里之间相处如宾,短短的时间里,我和丈夫都觉得身心健康,事业有成,非常的幸福。

但是被控告人江泽民,不仅害死我丈夫,还给我和我的孩子在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在生活上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二零零三年六月,保定市清苑县公安局,闯入我家中强行把我丈夫抓走,并抄走其私人物品摩托车(价值八千多元)、复印机(价值一千元)、电脑(价值六千元),还有大法书箱等生活用品总价(二千六百多元),至今未还,公安局还派人在我小区门口,日夜蹲守,欲将我一起抓走,为躲避他们,我被迫在外流离失所一个多月。

因为“七二零”进京上访以及不放弃修炼,保定610办公室强行对刘新年的亲戚们罚款三万元,所在单位则强行让刘新年买断工龄(变相开除),在给买断工龄钱时,又强扣下三万元钱,刘新年只拿到一万多元。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刘新年没想到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江氏集团的打压与迫害,他想不通,因为他亲身体验到大法的美好,我俩去了北京上访,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没走到国务院上访办,我和丈夫被非法关在青年路幼儿园,天天进行洗脑,强迫学习诋毁法轮功的文章。第三天刘新年被单位保回,软禁在单位十余天,由单位进行洗脑学习。

第二次,二零零一年元旦,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一年多了,不但没有停止的迹象。他又一次去北京上访,结果又一次被抓被送进崇文区看守所,刘新年被辱骂被警察指使下的犯人毒打,搧他耳光,直搧的他耳朵听不见了,眼睛也看不见了。当时正是寒冬腊月,天气异常寒冷,刘新年被扒光衣服,推进厕所,浇了十几桶冰冷的水,冻得全身发抖,身体受到的伤害苦不堪言,半个月的时间,整个人一下就瘦下来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弱。半个月后被转回保定,关进涿州洗脑班。每天被强制洗脑、干体力活,还不让吃饱饭。经过三个半月折磨,人脱了相,生命的承受到极限。回到家中。“首先是牙痛、肿痛、面骨触摸都痛。后有两个肩胛骨及胳膊痛,两只胳膊在活动范围内都不能自如,动则痛到心里一般。睡觉都不能安稳,处于很大的痛苦之中。”这是刘新年曾经的自述。

酷刑演示:浇冷水

第三次:二零零三年六月,保定市清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闯入家中,强行把刘新年抓走。非法关押在清苑县看守所,期间被屡次殴打,刑讯逼供,被打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体状况迅速恶化,半个多月后被转入河北省保定劳教所。在劳教所,由于刘新年不放弃修炼,在队长李大勇、指导员刘越胜指使下,开始对他动刑,膀大腰圆的警察张谦厉声吼着,“靠墙边站好喽!”并抄起桌子上最高伏数的电棍,黑沉着脸,瞟了一眼瘦弱的、和他父亲年龄相仿的人。然后二话不说,按下电棍的开关,二十万伏的高压电棍顿时冒出蓝光的电火花,带着啪啪啪的放电声,猛的顶了过去……任凭刘新年怎样的痛苦挣扎、呻吟、抽搐,张谦依然娴熟地挥舞着电棍,不停地到处电着。生殖器对疼痛最敏感,自然也最被重点电击……直到张谦电累了,充满的电也用了才把电棍扔回到桌子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这次被电以后,刘新年全身疼痛、麻木,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走路摇摇晃晃,尤其被长时间电击生殖器后,走路姿势都变了,弯着腰、叉开着腿走路,并完全丧失了性功能。但仍然被逼着值班、干活,许多人经常看到他捏腿,捶胸以减轻痛苦。

二零零四年从劳教所回来,刘新年身体虚弱到了极点,身体都已经垮了。体重由炼功时的一百六十斤,降到了一百斤左右,成了一个废人。刘新年在劳教所里精神上也饱受了摧残,回来后总是有一种压抑,心情说不出的感觉,思想压力巨大,不能自拔。可是居委会却不断以各种借口,隔一段时间就要去他家一趟,以看望为名,行监视之实。回家后,每到所谓“敏感日”都会不同程度的遭到不同人员的骚扰、恐吓。给刘新年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和伤害。在这种非法的迫害和严重的精神打击下,使刘新年在劳教所遭到摧残的身体不但一直无法恢复健康,反而病情不断加重,最终导致死亡。这完全是犯罪嫌疑人江泽民一手造成的。

保险公司的员工工资较高,每月的工资大都在三、四千元以上,每年的奖金多在万元以上,甚至多很多。从刘新年被强行买断工龄一直到刘新年去世,共有一百余月,以保守的数字估计,每月工资按二千一百元算,每年资金按八千元计算,刘新年至少拿工资二十八万余。

刘新年被变相开除后,失去了工作,没有了收入,尤其是从保定劳教所出来后,身体一直没能恢复,直至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日含冤离世,刘新年一直未能出去工作,甚至不能帮助料理家务,全家的生活重担都落在了我一个人身上,又要挣钱养家,又要料理家务,照顾刘新年。同时还要面对不时的骚扰、恐吓,面对社会的歧视。生活的困难在保险公司宿舍里是出了名的。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