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初步走入修炼的体会(译文)

Print

【圆明网】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名2013年得法的比利时新学员。我想首先交流一下我是如何得法的,和刚得法开始几个星期的事情。

在得法之前的8年中,我一直生活在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中,因为家里除了小妹妹,其他的家人(爸爸、妈妈和另外两个妹妹)都在大法中修炼。从我知道大法以来,就知道大法真的很好。但是我并不理解修炼这个概念,也不过多的思考人体、生命和宇宙,只是过着常人的生活。那时我16岁,就是享受跟朋友一起出去玩、抽烟喝酒、打电动游戏,过着完全常人的生活。2008年的时候,我在安特卫普看了神韵演出,当时我觉得演出真棒,无法用言语表达。

第一次去纽约

在观看了神韵演出的那一年,我也去了纽约。我的父母还有两个妹妹一起去参加了法会,而我的任务是照看不修炼的小妹妹。因为我当时不修炼,所以不能进入法会主会场。当时有其他的分会场,允许不能进入主会场的人进入。

那次在纽约,我与其他比利时学员在公园里第一次读了《转法轮》。当轮到我的时候,我只读了一个字就睡着了。我觉得睡了很长很长时间,但是当我醒来的时候,其他人告诉我,我睡了不超过10秒钟。对我来说,那是一个很奇怪的经历,但是我并没有仔细想更多。

从纽约回来以后,我曾想过要读法,但是悟不到法轮功的真正内涵。我以为只是要强身健体,做个好人。当时我只有16岁,也许是得法的机缘未到。我继续过我的常人日子。

得法

我23岁时,突然之间我的脑子里冒出很多有关法轮功的念头。我觉得有必要研究一下这本我父母一直在读的《转法轮》。我开始跟我的父母说这件事,并且询问他们什么是修炼,法轮功到底是这么回事。我们一起聊了很多有关修炼的事情,并且一起读了《转法轮》。再次读法,我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我明白了我来这里的目的,法轮功是什么,以及师父正在做什么。

第一次炼功的经验也很奇特。在我打坐的时候,出现了一些身体上的反应。突然之间我看见前额有光,还在变换着颜色,正像师父在讲法录音中讲到的,有的人看到光,还有看到不同颜色的,还有的人看到法轮。对我来说这真是非常超常的事情。我悟到机缘已到。我对生命的理解瞬间彻底改变,这种理解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在看到光的这次经历后,我停止了出去找乐子,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放下了喝酒、抽烟、打电动、吃肉这些容易去掉的执着。我还卖掉了我的playstation 3 游戏机、电视机和所有电动游戏,这些东西以前让我花掉了很多时间。

之后不久,有一次我几乎晕倒在浴室中,全身每个地方都感觉不舒服,并且开始很厉害的咳嗽。我感到嗓子里好像有一只黄蜂一样,我不停的咳不停的咳,一直到咳出血来。我当时并没有害怕。咳出血以后我感觉一下好了,并且感到精力充沛。

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说:“真正炼法轮大法的人,你能够把心放的下的时候,从现在开始都有反应。放不下的那些人哪,他嘴上说放下了,他其实根本放不下,所以就很难做的到。也有一部份人到后来听明白了我讲课的内容,他放下了,身体净化了,别人都一身轻了,他才开始祛病,才开始难受起来了。”

在得法初期讲真相

在我得法一个月以后,大家开始为停止活摘器官的征签活动而忙碌。在这个繁忙的阶段,我开始了修炼,很多当地的学员帮助我,我可以帮忙一起讲真相,解释什么是大法和迫害。我真实的感觉到,在我们做新的项目或者遇到问题时,形成一个整体的重要性。师父给我这个在一起修炼的环境,所以我要利用好它。那个时侯,在比利时的活动很多,比如征签、参加文化节等。

在欧盟议会通过反活摘器官的议案这个过程中,我去了法国的斯特拉斯堡,帮助法国学员一起在欧盟议会前讲真相。那时我明白了什么是干扰。因为一直过着比较舒适的生活,我很怕冷。旧势力给我们制造困难,到处都下很大的雾,天气非常的冷。我明白当时在另外空间真的发生了一场大战,并且体现到我们这个空间来了。

第一次作为大法弟子推广神韵

神韵令我非常激动,因为我在安特卫普和纽约已经看过了神韵。我真的非常高兴能参与推广神韵,我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参与师父在做的这个项目。今年在比利时有六场演出,比上一年的演出多。我觉得这是作为一个新弟子提高的非常好的机会。我尽可能的多分发神韵传单,来弥补自己过去失去的时间。

我并没有很多的事情能交流,我会做到最好,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并且坚信师父,救度众生。

感谢师父让我走进来得法,感谢比利时的同修给我的支持让我赶上来。每个人都很亲切,好像我的家人。

我的理解非常有限。如果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4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