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破除思想业 信师信法(译文)

Print

【圆明网】我生活在希腊,我修炼法轮功已经有两年了。这两年中,我对师父到底是谁,师父教的是否是真的,如果修炼法轮大法,我是否能返本归真,曾产生了严重的疑问。在基督教传统下长大的我,一开始难以放弃基督是“唯一真神”的观念。

幸亏,后来发生了一系列事情,让我在内心深处建立了对师父和大法的信心,之前的疑虑变得不那么强烈。我慢慢明白,怀疑大法的现象,往往出现在我不精进的时候,学法时头脑不清醒,思想和行爲没有修炼人的正念,把自己当作常人。一段时间后,我终于明白自己远离了法。我决定认真学法,多学法。师父总是通过法向我揭示如何解决内心的疑问。

一天,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强烈的思想业。我在想,大法中的每个人是不是魔,另一个声音在我耳旁响起,说我的想法是可怕的罪恶,完全是错误的。我尽力发正念,然而总是有很大的阻力。我最后寻求师父的帮助,开始阅读师父讲法,帮助加强正念。后来我读到了如下的讲法:

“还有一些就是在宗教中过去有一些人,或者是在练其它东西的一些人,他们也来学大法。因为宇宙的真相越来越显现出来了。高层生命他毕竟有一定的能力,他们也发现了这个大法才能使人真正的回去,其它任何一种修炼方式在人类社会都不能使人回归了。那么他们就促使他们的人或者是有一些半明白不明白的人走入我们大法中来了。他们的目地是想借用我们大法回归他自己想要得到的那个位置,他实质上是放不下他自己的东西。他对我与大法只是利用,并不是真心的想在里面修炼。他放不下他原来心目中所谓的那些神,他所执着的东西,甚至有的已经被淘汰的不存在的东西。”( 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七、二十八日于纽约)

我想这段话就是对我说的!我长时间不精进,在修炼的道路上留下了空白,而且不断地还有那些坏念头。我感到非常难过,甚至问自己,我过去是不是真正的学员。此后,我对修炼开始更加严肃看待,心中的疑问就不再出现。

有时,我发现很难放弃执着心。每次我都更加努力放弃执着,我相信,如果我真心努力,儅我面临生活中非常严峻的问题时,师父会在我身边帮助我。这样的事情确实发生过:一天我去附近的炼功点练功,我一到炼功点就播放炼功音乐,当时只有我一个人。突然一大群黑鸟飞来,发出可怕的怪叫。它们在距我不远处停下来,聚在一起望着我,好像要向我发起攻击。

我很害怕,想离开,于是给同修打电话,问过去是不是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同修说,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并告诉我,这种现象和我的心性有关。他说的对,多数情况下,儅我必须自己面对生活中的困难时,我要么寻求别人的帮助,要么迴避困难,因爲我不能面对困难,我不想自己解决困难。大法告诉我向内找的重要性,这样能发现自己的缺点,并解决这些缺点。这次我没有用正念考虑问题。

儅我意识到这些时,我由衷地感谢师父,帮我把问题摆出来,让我发现了我的怕心,不自信,不相信师父。师父给了我机会让我面对怕心,从而去掉它。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留在炼功点炼功。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让我把执着心去掉。既然这样,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于是,我开始炼功,不去理那些黑色的鸟。一瞬间,那些黑鸟就飞走了。后来在炼第四套功法的时候,一隻狗和一个小孩也来到了距我很近的地方,呆着不走,他们想来是感觉到了炼功点的能量场。

我对自己说:“我一开始炼功,就出现了黑鸟(和怕心),怕心持续,结果来了一隻狗和一个孩子来陪我,是不是很惊人的解决方桉吗?”师父想告诉我,如果我面对我的执着心,尽我所能放弃,师父就会用一个奇迹般的方式解决困难。我所需要做的就是尽我所能放弃执着心,要有修炼的决心,要相信师父。

第二天,我再次来到这个炼功点炼功。当我快到炼功点时,一些鸟儿又向我飞来,不过这次我不怕它们了。我没有理会它们,这些鸟们便很快离开了。

这次的问题是,我又冒出了很多不必要的想法,困扰着我,导致我产生了各种情绪和错误的结论。鸟的出现和自己思想念头的出现很类似,它们一旦出现,就想留下来,并试图攻击我。但是,如果我不理会它们,把自己和各种思想念头分离,这些思绪就影响不了我,外来的影响也不会留下来,因为它们不喜欢我的环境,它们不适合我的宁静和正念的状态,所以它们会立即离开,并且不能伤害我们。

师父在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九、三十日于纽约的《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说:
‘如果你炼功的时候真的能够听到一些声音,或者是头脑中有一些信息,有一些念头干扰你,你要排掉它,强烈的你就把它当作是第三者,别人的思想,与你无关系。为什么我要这样告诉你呢?因为是你的东西它就听你指挥。你的胳膊你的腿,你的手指你的嘴你叫它怎么动它就怎么动。为什么?因为它是你的。你的思想要入定的时候,它静不下来的那个思想,你叫它越静它越不静,它是你吗?你能承认它是你吗?它是你后天形成的观念和业力。所以你就把它看成第三者。你想吧,我看着你想。这回你跳出来,你要真分清,也等于是你和它划清了界限,你自己找到自己,这也是修炼,这样做也能很快把它消掉。你要真能分清它,它可害怕了,就该消它了。’

我的理解是,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是因为我不精进,没有专心发正念。宁静和正念,通过学法和修炼都能拥有,但同时也需要经常发正念。 发正念能帮助我对抗无论来自外部或内部的邪恶,并帮助我不象过去那样害怕邪恶。

每当我看到自己这些变化,我越来越意识到,法轮大法是多么强大,是一个多么正的修炼法门。然后,我过去的怀疑都烟消云散了。

越早突破怀疑,就越能尽早开始真正的修炼,不仅能提升自己的层次,而且还可以救度众生。因此,大法学员相信师父是非常关键的。

这只是我所在层次的理解。如有不当之处,请指正。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