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回顾自己修炼的路(译文)

Print

【圆明网】几天前,当再次收到欧洲法会呼吁征稿的通知时,我想到我们瑞士许多学员从未发表过心得体会。通过师父的一次点悟,我认识到自己的人心,还有为自己找的借口。

翻译心得体会让我好多东西

2012年8月,我开始逐步接手这份要求较高的工作。 不长时间后,我悟到,没有任何一份心得体会是偶然来到我的书桌上的。由于我必须更全面的了解投稿人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使我借机也看到了自己人的观念和执著。每一篇体会都帮助我放下自己的不足。我经常不理解中国同修在心得体会中描述的情况,他们的用词与他们做的事。于是我请一位中国同修帮忙。她让我对大陆同修在那里的情况有了更好的了解。现在这位中国也为我们的网页工作。

如果我觉的一篇文章特别让人感动,我会把它发到瑞士学员的交流组里,让更多同修能够学习和提高。

现在,我的手中有这样一篇心得体会:《大陆同修都拿起笔来》。这篇稿子让我从新的角度看待写心得体会。一位老年同修提到她每年都会为网络法会写一篇心得体会的交流稿,并在师父的法象面前阅读,报告师父她在修炼中的进步,同时给师父交一份让师父满意的答卷。这让我感到震撼。她写道:“人人都应该拿起笔来参与,在法会中找出差距,共同精進。”

这些话语触及到了我的心灵。我悟到我要总结一下自己的修炼体会。当我早上练功的时候,整篇心得交流稿在我的脑海中出现。这是一个找出差距,互相学习和共同体高的机会。

一星期前,我在维也纳参加游行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德国同修。她告诉我说:你知道吗,你们的2006年日内瓦法会一篇关于发报纸的交流稿给我带来许多启示,从那之后,我自己也开始发起报纸来。我听了很感动,几乎流出眼泪来。原来我们讲出我们的体会能让那么多的众生得救。当时,我和村里的另外一个同修刚开始修炼,没有其它的技能可以证实大法,所以发报纸是我们唯一能做的。瑞士德语区的许多弟子受此鼓舞,我们到今天还在发大量的明慧报纸,寻找我们的有缘人,救度众生。

学法带来全方位的提高

我们修炼的基础就是学法,师父说:“所以学法还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学法跟不上,那就什么都完了。”
《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师父还说:“你们谈心得体会也是很重要。在任何环境中,在任何时期,工作再忙都不能离开学法,这是你们提高圆满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够不学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为你们来讲就这样要求。”
《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师父也说过:“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集体读与个人看都一样。”《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只要可能,我每个星期都尽量去我们在伯恩地区的学法小组参加学法。每个星期六晚上,瑞士德语区的集体学法在布克斯举行。尽管经常只有少数的学员能来,我们还是能感到一种神圣安静的场。我们非常感谢能够感受到这种慈悲的场,这是师父留给我们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现有着坚实的修炼基础的同修们能够更好的过关和对待困难。

几个月来,一位老年的中国同修病业严重。我们向内找,并问自己:“我们的漏在哪里?”

直到现在,我们才明白,伯恩的中国同修们有好几个月没有跟我们一起学法了,而且他们互相之间也没有在一起学法。我们把这件事情当作一个机会,在星期天早晨增加了一次学法,并发正念支持这位中国同修。下午,我们去美丽的玫瑰花园公园练功。这个公园吸引了许多本地与外地的游客来参观。我们利用这个机会讲法轮功的真相。在我们练功的短暂时间内,经常有20多名中国人退出党团队组织。

几个月来,我的修炼状态有了改善,变的更加安静,宽容。我和邻居与亲戚之间往来更加亲密,花园也修理的更整洁了。我认为,这是多学法、规律的练功带来的。

推广神韵中的配合

一天晚上,神韵在洛桑演出落幕后,艺术团的一位舞蹈演员问我:“你认为,神韵晚会在瑞士售票成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我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想是同修之间配合的好。”他笑了,对我的说法表示同意。

今年神韵第一次在日内瓦公开演出。为了更好参与推票,我提早在去年2013年11月就办理退休了。我以前一直以为这不可能。可是当我做了决定后,一切都很顺利。很短时间内,我就能够有整周的时间帮着推广神韵了。我想,是师父看到了我的这颗纯净的心。

在准备推广神韵的时间里,我们住在一个防空洞里。这是一段高度紧张的时间。神韵传单的派发,和每天售票点的组织工作都在这里进行。我们象一个大家庭一样。早上发完正念,一起练功,一起吃早餐,一起学法。在这个基础上,每个人以对工作负责的态度去售票点推票。出去的人都带有这样的一念:“每一个剧场的位置都是给一个生命安排好了的,每一把椅子都要有人来坐,要通过神韵演出救人。”人人都清楚的一点是,师父把一切都给我们安排好了。晚上,大家回家后,在防空洞里都有许多美妙的故事要告诉别人。

我还记得一个在时髦的购物中心里的售票点。我们的位置非常窄小,人们从四面八方来,经过我们的售票点。我们一致认为,这里需要协调好。于是,每个学员负责一个方向,派发神韵传单。一旦发现有人对演出感兴趣,就把他带到一位或两位学员面前,让他们把神韵更详细的介绍给客人。良好的配合运作和祥和的能量场使我们有时一天能卖出去十多张票。所有参与的学员都感到我们今天形成了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星期六有时我们在同一个地区有十个销售点。

师父对我们说:“那么神韵的推票情况我是这样想的,大家都是在讲开演前票剩下了怎么办,我先从修炼人的角度讲,其实各地推票的情况,就是各地学员的修炼情况和配合情况的真实表现,具体表现。”《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当我回想起为神韵售票的这一个月,我感到非常喜悦。良好的整体配合让人觉的售票工作比较轻松。

对师父的正信

当我再次回到家里,我感到了一种强烈的愿望,想把活摘器官的消息告诉所有在瑞士的政治人物。我们手里已经有了一封可以用的真相信,我想,和几个同修找出来一些电子邮件地址,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没想到,几天后,我们的协调人转告我们,意大利的协调人请我们去意大利帮助推神韵。于是,我又把旅行箱从地下室内取出来,开车去了意大利米兰。协调人分派给我们瑞士学员的任务是,用传单覆盖这个百万人口的大城市。我的给政治人物讲真相的工作由两个学员接手。

这5个星期的推票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这里高速公路纵横交错,复杂的道路网变成了每天的考验。尽管我为意大利行程特意买了最新的导航仪,但仍感到路况是一片混乱。傍晚,我们在城里最重要的剧院前发传单。这个剧院在市中心。第一次,我们几乎开了两个小时,才进入市中心,并找到停车位。我的内心不再平静,并认为过不去这个心性关了,只想回家。

通过加强意志,和对师父的坚信,让我克服了这一关。发神韵传单时,我们还遇到了一个问题。大多数住宅区的信箱是在房子里面的。许多富裕住宅区房屋的信箱只能在看门的守卫放行后才到得了。幸运的是,许多年前,我学过意大利语。有的时候,当我们给看门人介绍了神韵后,他们甚至把通向住房的钥匙给了我们。其余的,只能靠当地住户给我们打开房门。但是许多人不给我们开门,因为这在这个地区并不常见,一般来说,传单直接交给看门人。这项工作需要很强的正念,和对师父的坚信才能完成。

回到家中,我发现,还有许多给政治人物寄信的工作要做。几个同修没有把这项大法工作重视起来,所以没有认真的把他们的部分完成。在我的内心深处,我觉的他们的态度有一些令人伤心。我开始补救这些漏洞。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我开始继续这部分工作。真相信需要更改,也需要被翻译成好几种语言。一些地区不愿意把他们政治人物的电邮给我们。一些地区的电子邮件很难找。所以我们的许多真相信是用信件寄出的。最后,我们一共发出去了3500封电子邮件。我们还把【自由中国】这部电影寄给了瑞士的七位部长。通过这次活动,我们找到了我们政府部门的最高层。有意思的是,我们收到的反馈多来自高层政界人士。

一个星期天,这项讲真相的工作还在进行中,我在练功点打完坐后,突然站不起来了。我的上半身右边上侧和右胳膊就像瘫痪了一样。疼痛很剧烈。两个同修搀扶着我進了车,其中一位同修开车把我门送到家。我疼的根本动不了,两位同修就在我身边放了一个装着食物和水的篮子。他们把我的电脑打开,让我能够看到里面有师父的几个小影片,之后是师父的九天讲法录像。我多次对同修说,他们可以回家了。当同修走后,我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我在做这份对政治界讲真相的工作中还有许多执着,可是我还有许多众生没有救,请您帮我。”我看了一整夜讲法录像,早上刚入睡,同修的电话就把我叫醒。我发现,我的右胳膊又能动了,也不觉的疼了。我感到很惭愧,师父因为我承受了痛苦。

在以后的交流中,我意识到,我和另外一位同修共同突破了旧势力的安排。同修接受了我的要求,让我一个人在家过关。如果当时她不放心的留在我这里,那我们不是把这件事情看的大了吗?按照我们对法的理解,让我自己一个人在家过关,还是对的。如果她留下来的话,在无条件相信师父这点上我们不就有漏了吗?

组织街头讲真相活动

为了让人们了解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和制止在中国的迫害,我在瑞士德语区的大城市都申请了法轮大法信息日,并和其他学员一起参与了讲真相活动。

为了更好的揭露中共罪行,几位帮忙讲真相的同修,在之前都对活摘这个专题進行了深入了解,对我们来说,让人们了解活摘器官,及中共为了利益杀人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如果人们为为制止活摘签名的话,他们应该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活摘器官意味着什么。因为瑞士不久前跟中国签订了一项经济协议后,中国人权的问题受到关注,社会各界都提出人权相关的问题。

当我们在巴塞尔地区申请了一个街头讲真相摊位后,利用这个机会,我便和当地人谈起了巴塞尔两家大型医药集团公司诺华(Novartis) 和罗氏(La Roche)为中共移植器官提供抗排斥药物,为活摘器官这个罪行能够持续提供了便利条件。尽管这两家公司被各界人士批评参与迫害基本人权,它们到今天仍在逃避责任。

在讲真相摊位前,我跟一位女士進行了一番详细的交谈。第二天,我给一本瑞士医生杂志SAEZ的主编秘书打电话的时候,这位女士对我说:“我昨天去过你的摊位,我已经知道情况了,我会在主编那里为你说话的。两个小时后,我已经接到了一个好消息,出版这本杂志的医生组织准备支持我们。12月,这篇杂志刊登了一篇DAFOH(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发起人的一篇关于揭露活摘的文章。

在伯恩和苏黎世,每个星期我们都有好几个真相摊位。许多人想知道法轮功被迫害和活摘器官之间的关联。一些人毫不犹豫的在征签表上签了字。也有一些人想先研究研究我们的信息,回家在网上查询了解一番,然后在我们的网络征签表上签名。

许多年来,我们几乎每个月都在美丽的城市卢塞恩(Luzern) 举办讲真相活动。这个小城依山傍水,对亚洲游客来说是一个旅游景点。中国游客的旅游大巴不断的开到我们真相摊位的对面停车。那些游客本是奔着瑞士手表和巧克力而来,而至今已经有一万中国人在卢塞恩退出了中共邪党。

当游客从我们的摊位经过的时候,他们首先看到的就是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旗子。如果他们有勇气走近我们,他们就会看到全世界法轮大法学员炼功的美丽图片。还可以读到许多中共官员在全世界被控告的消息,通过我们的展板,他们明白了为什么一亿七千万中国人退出了中共。他们每拍一张照片,都让我们高兴。因为我们知道,这些照片在中国还会继续救人。

今年7月12日我们法轮功学员在瑞士卢塞恩悼念法轮功遭受迫害15周年。那里的湖岸是一个景色宜人的旅游地。不管是当地人还是游客都喜欢来这里散步。在岸上我们表演法轮功功法,并用中文和德文两种语言進行讲解。

我们的信息台坐落在一个非常好的地点。许多经过的路人通过我们的真相展板得知了迫害的信息。

在这一个星期之前,我们得到了举办活动的许可。让我们惊讶的是,警方的规定上写着,所有中文的展板都必须带有德文解释。我们有八块中文展览板,怎样在短时间内作出德文展览板来呢?

一个中国学员答应帮我们翻译。为了减轻她的负担,我找到了许多关于自焚真相,藏字石,退党,四二五上访的德文资料发给她。在活动举办日期的前两天,她完成了翻译工作。我马上开始進行修改校对,另外一个同修来帮忙排版。然后,我们把文章打印并塑封起来。做的时候,发现时间紧,完成不了这份工作了,于是,我们打电话给一位同修的先生,请他下班后过来帮忙。经过大家共同努力后,终于完成最后一步,把塑封好的德文解说贴在了中文展板的背后。

通过修改这些解说,我的理解加深了,我从此能够更有深度的讲真相。因为我们现在知道了中文展板上写着什么,发现展板上控告中共罪犯的这些内容已经不是最新消息了,可是当初撰写真相文章的作者还没有更新。我们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呢?我们感到,让中国人了解真相非常重要。

终于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我找出了国内最新抓捕与控告中共罪犯的消息,也找出了他们在国外被告上法庭的新闻,这七张塑封好的真相传单被我贴在一起。从那以后,我们利用一切机会,把它们给中国游客看,无论是在真相摊位前,练功点旁,或是在度假圣地因特拉肯(Interlaken),我们发现,当地人也非常感兴趣的阅读这些人权罪犯被告上法庭的最新消息。

师父在讲法中对我们说:“你们在这里讲,你们层层修好的身体也在层层不同的天体上讲。”《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2003)

我希望,所有的同修都能够修到圆满。在我们的路上我们看到了,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我们只需要走下去,并与其他同修共同走下去,不要落下任何一个人。

我想用师父的话结束我的修炼交流:“大法弟子有很多是高层来的,也有从比较高的层次来的,象那些地方都正完法了。大法弟子修成是什么样可以预见的到,在正法的过程中师父就帮你圆容了。如果这个大法弟子中途没修那么高,那个世界也会解体掉,就在他能修多高的地方再从新给他圆容一个。如果这个人最后没修成,那就什么也没有了,就没有未来的天体,没有他的位置,他代表的一切也就没有了,和常人一模一样。”《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感谢慈悲的师父,感谢所有的同修。

(2014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