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在大法项目中放弃执着心(译文)

Print

【圆明网】师父好,同修好,

两年之前,在修炼大法10年并参与了很多项目之后,我发现自己在任何项目中都没有担任重要的任务。过去我曾经在一些项目中担任重要职责,白天的很多时间都花在这 个上面。

虽然我不是项目的协调人,但是我没有停止在不同的项目中做三件事。我给英文大纪元写文章,在真善忍美展上讲真相,帮明慧网转换希伯来文新版本,准备VIP名单来邀请他们参加大法活动等等。

我甚至又开始折叠纸莲花在练功点上发放,就像我第一年修炼时一样。但是我没有当初的那种热情了。师父说:“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什么是大法弟子》

2013年宣布洛杉矶法会的时候,我决定参加并考虑是否在纽约停留,最后决定在纽约呆几天。

我碰到了一位在纽约住了几年的以色列同修。过去我们曾经在英文和希伯来文传媒项目中合作。她告诉我很难掌握时间来推广一个大法的项目。我建议她提高她对“时间的管理”。

第二天,她打电话给我说她丈夫想见我。她的丈夫也是同修,是退党项目的公关英文协调人。她邀请我到他们在法拉盛的地方。

同修的丈夫邀请我加入退党英文项目担任网站主管。我答应考虑。我得救度众生,我可以在以色列做这件事情。

我尝试着用正念看问题。我得顺其自然。以色列同修很少,我去协调一个国际大法项目合适吗?我曾经担任电脑系统的项目经理长达25年时间。

我困惑了。一方面是我得用过去的经验而且在大法项目中担责任。但是这是个英文项目,而我的英文不是很好。我的母语是法语,每天使用的是希伯来文。而且以色列和美国的时差对我也是个挑战。另一方面,这个退党项目又非常重要,如果我被邀请参加,我应该承担这个责任。

师父说:“从现在的情况看,特别是《九评》以后啊,使很多世人都觉醒了。特别是中国人,被邪恶共产思想造出的中共邪党文化假相蒙盖的太久了。人们逐渐的在清醒,自我本性在复苏。”《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我接受了这个任务。从现在开始我要找文章,从大法媒体网上上找。那些正规媒体的文章不能直接发表,我得重写。我的主要工作是管理和协调写作者和编缉的工作。

我试着找到一个每周团队学法和交流的时间。纽约周六上午的时间在东方的晚间好时段,而在以色列是下午4点,这里的周六是放假,周日不是。我得重新管理我的周末时间。

我记得师父说过多次:“要考虑别人”。即使不很舒服,我也得折中,而且周六还有其它大法活动,我得先考虑团队的成员。我的职责当中,不包括退党网站和退党脸书。

一天,协调人告诉我我们收到了谷歌的“广告资金”,将我们的网站广告放到谷歌搜索系统上。当人们在谷歌上搜索时,结果页面会有宣传展示。我们有机会宣传我们的网站,给人们点击进入退党网页和了解退出中共的机会。这笔资金是每个月1万美元。

当协调人告知我时,我为项目感到高兴。但是他说没有其他人能够管理这个广告,他问我是否可以。我的第一反应是告诉他,我对宣传和广告没有什么主意,我从来没有做过。我最后还是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个任务,我想如果没有人能做,我们就会失去这笔资金。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谷歌广告,我完全是个白痴。第一天,我大量阅读相关资料。这个管理包括为我们的广告指定“关键词”给搜索引擎。这些关键词是用户输入到谷歌搜索栏里的。

当人们用了我设的关键词搜索时,退党广告就会显示,用户有可能点击而进入我们的网站从而被救度。

准备了很久,找了一些吸引人和复杂的关键词,我开始升级谷歌广告系统。我很失望。没有一个关键词是2美元以下的,有些要10美元。我得从头开始。一周的无休止工作之后,每天只花几美元,但是几乎没有人点击我们的网站。

我还是执着于自己来管理这个任务,而不是寻求别人的帮助。但是当协调人问我谷歌广告的情况如何时,我得把情况告诉他。他说是因为我的英文不太好,我无法说服他不是这个原因。在一次周六的学法和交流之后,团队成员们一般都是说他们的项目工作,协调人让他们帮助我找关键词。我没有真的同意但还是接受了同修的帮助。

他们给了我一些关键词,但是大多数都是有价格的问题。我不想跟他们解释,也不鼓励他们继续和我合作,因为我没有向内找,没有尝试去掉我的执着。

在电脑屏幕的一个角落我看到一个关于“机会”的建议,有谷歌系统自动准备的关键词。 我看了一些,认为不合适我们的网站。每次这些信息出现时我都忽略它们。

协调人给我发了一个谷歌的常规信息,提醒他们年底续约资金的条件。其中之一是我们得真正使用它。要独自承担这份责任我觉得不公平。

师父说:“在常人中不管你什么工作、什么环境,它只是给你们提供了一个修炼的环境,提供了一个能够修炼的不同方式。在这一点上大家一定要清楚,把握好自己,去掉不平衡的人心。”《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我从早上醒来到晚上睡觉都在想合适的关键词。甚至发正念和做五套功法的时候,关键词也在我的脑中回荡。我得用正念来对待工作,利用这些困难来修炼自己。我的脑子不清静。向内找,我意识到不接受帮助是想显示自己很能干。我想成功,从中赢得资本。

首先,我决定接受系统的提示,不再无视它。一下子我理解了广告是来推广产品或服务的,因为商业公司选用与他们业务有关的关键词。公司的关键词只对需要该产品的客户起直接作用。但是我们得吸引公众进入我们的网站,不管他们搜索什么。这个意味着我不需要遵从谷歌的建议来找与退党有关系的关键词。

从这一点起,我使用了所有谷歌“机会”栏目里推荐的关键词。在师父的帮助下,我们从广告赢得的进入网站的点击量大幅提高。在月底的时候,我们收到的报告显示,我使用了超过一半的预算赢得了5千点击量。

当收到谷歌的每月报告之后,协调人给项目群里发了个邮件:“恭喜Aviva在谷歌广告的工作。”当我放弃了显示心得时候,我赢得了团队的赞赏,这次我没有动心。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2014年欧洲法会投稿)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