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欧洲法会

  • 英国:我的修炼之路

    在修炼的初期,从一个稍高一点的基点看自己,觉得清楚地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才能成为大法弟子,觉得自己能够做到。然而,在实践中我的修炼进程曾被阻碍,我觉得我的进步并不象想得那样快。原因是我当时只了解一点法,并总是用自己形成的常人观念去想怎样去执著心。这就象要洗去手上的墨汁,只用水洗,效果很小而且很困难。
  • 挪威:把对师父的感激付之于实修的行动

    与他人比较并不重要,我只要尽我的最大努力。这个历程可能很长。我没有任何功能的感觉,也不知道功柱的高低,我不能通过天目看。但是,我坚定修炼,没有丝毫的疑问。师父和法轮功帮助我找到了生活的意义,使我明白了我为什么在这里。随着越来越多地同化“真、善、忍”,我得到活力、平衡、健康与和谐。我在个人生活和工作中对个人的利益争斗得少了,为他人做得多了。
  • 英国:正念正行

    我认为平时不仅要发正念而且还要用正念对待所发生的事件,第一念就应该是正念,否认一切对大法的迫害,要去抵制,因为它是不应该发生的。正念出来了就会有正行,相应的就会有主意利用好这些机会,从不同角度,不同领域去讲清真相。当自己想明白了,主意也就来了。
  • 瑞士: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坚定粒子(译文)

    修炼是非常玄奥的,有时你觉得做起来很简单有趣,有时却非常艰难和严肃,这取决于修炼人的一念。修炼难道不严肃吗?当你明白这个理时,你就不要害怕,而是要小心,不要松懈,而是要谨慎。现在是我们兑现很久前所做出的承诺的时候了。
  • 德国:学好法,真切担负我们在正法中的责任

    今天在大家面前的我内心无比地充实,三年来的修炼使我学到了很多,承受了很多,有过很多神奇的经历。通过修炼使我越来越远离那些一直想改掉的性格缺点,就是我缺乏耐心的毛病,可惜它一再表现出来,动摇着我的慈悲心。我终于悟到每天坚持静下心来学法,尤其是学《转法轮》是多么的重要,这也是我的修炼和正法过程的一个组成部分。
  • 挪威:考验和收获

    当我开始写这篇心得时,我的心中怀着感激,感激我能有机会成为一个大法弟子。我有强烈的愿望要为大法做得更多。我觉得这很重要。同时我对自己觉得气馁和阻碍。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做。我担心做不好会伤害大法,但是我将尽我的一切努力去掉这个执著,为大法做更多的事。
  • 法国:对“揭穿烂鬼谎言”的理解

    如果我们再进一步讲清真相,情况会变得更平和与明朗,因为邪恶已没有足够的力气来面对我们所有的创举。一旦我们真正地拥有坚定的正念,无所畏惧的心,那么我们就会明白我们面临的这个时期是清除人们头脑中的毒害、做好大面积洪法讲真象的唯一机会。
  • 意大利:生意与修炼

    在这里我想提一下许多的中国大陆的同修们,通过和他们的交流,看到他们的行为,我得以在我的修炼路上迈开了步伐。他们很多人的名字我根本就记不得了,但是我记得他们的笑容里的美好和他们声音里的详和。他们向我敞开了他们的家门,他们无私地帮助了我,他们耐心地听我嘴里讲出的傻话,当时我还自信地认为那些话是多么的智慧。
  • 丹麦:正信正念,坚定不移

    只要是讲真相,只要是正法的事,悟到就做到。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不管炼功学法,洪法及讲真相我们都应保持一个正念,用心去做。我运用智慧分批拉开距离给国内邮寄真相资料。寄了多少我也不知道,也许几千,我心里只有一念,坚持不懈,一定会有有缘人得救。
  • 瑞典:慈悲神圣之路

    我来自瑞典,现在18岁,快要19岁了。目前我在高中读最后一年。我自1998年大约14岁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实际上正是我母亲去了一个健康展览会并从那儿给我带了一本叫“转法轮”的书。我随后开始阅读此书。开始,我觉得他难以理解,但当将书读了多遍之后,我逐渐认识到这是非同寻常的。他是宇宙的真正的理。
  • 冰岛:我的返本归真之路

    我第一次来到炼功点上的时候,我见到了这位义务教大家炼功的瑞典女士。人们已经在炼功,她正好背对着我。我当时看到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一片白色圆形的能量正在她的背上旋转。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人一定是从天上来的,环绕她身体的那个能量似乎是那么强并传向了我。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
  • 瑞典: 舍,不失者不得

    98年5月是我人生之转折点,也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当时我正筹备欧洲太极气功交流会,把我在瑞典的学生和太极师傅在世界各地的学生组织到斯德哥尔摩,请师傅过来助威,也为我今后的发展争光添彩。正当我兴高采烈地去展览会发广告时,我巧遇了大法。
  • 法轮大法使我感到详和美好

    我越读越想知道的更多。我要成为一个真修弟子,提高心性,按照真、善、忍做事。但是,和常人生活在一起,不是容易的。有时感到退步了。但每次都能找回正路,继续前进。我决定要去掉所有人的执著,在修炼中精进。
  • 瑞典: 辗转多年 喜得大法

    我在瑞典是个辅导员,帮助别人得法和组织炼功学法。我把几乎全部的业余时间用在弘法和翻译老师的书上。通过弘法,我意识到得法是很不容易的。在人的思想中和社会中存在这许多干扰的因素。而我们在不断地得到帮助。
  • 瑞典: 我要找的就是这部法

    我参加了在法兰克福召开的法轮大法经验交流会。以前,我不能双盘。当我们在法兰克福的一个公园炼功时,我竟然能双盘了。会上,我几次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走上了一条正确的路,走上了一条回家的路


  • 页面 | 1 | 2 | 3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