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法会 | 地区法会 | 2016年欧洲法会 | 2015年欧洲法会 | 2014年欧洲法会 | 2013年欧洲法会 | 2012年欧洲法会 | 2011年欧洲法会 | 2010年欧洲法会 | 2009年欧洲法会 | 2008年欧洲法会 | 2007年欧洲法会 | 2006年欧洲法会 | 2005年欧洲法会 | 2004年欧洲法会 | 2003年欧洲法会 | 2002年欧洲法会 | 2001年欧洲法会 | 2000年欧洲法会 | 1999年欧洲法会 | 2017欧洲法会

  • 2018年瑞典法会:坚定不移的正信

  • 2018年瑞典法会:我修炼中发生的一些事情

  • 2018年瑞典法会:在讲真相中感受师父的慈悲和加持

  • 起起落落,去掉懒惰心(译文)

    有一位同修鼓励我要每天做第五套功法(打坐一小时),我有些时候做到了,觉得非常好。当然,这跟我提高心性和放弃情欲心,安逸心有直接关系。我不仅能加长炼功时间,我的定力也加深了。有一次,我达到了定的程度并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我在打坐时感到一阵阵幸福和快乐在我的身体中穿梭,智慧也涌向我。我完全静止下来了,有时我在打坐或发正念时会流泪,感觉心中充满慈悲 。
  • 救人要用心

    在景点讲真相过程中,也会遇到很多的善良人。尽管有些人有很多的疑问和困惑,但是只要对方能听我就感到欣慰,有的人心结一旦解开就三退了,也有的还不完全明白,我就把讲真相当作他们将来得救的铺垫,不执着结果。也有一些人,一听就明白并答应三退。
  • 传达师父的慈悲(译文)

    在压力大时,我发现自己的执着被暴露出来,特别是我对妻子的态度。当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或者是有旁人在的时候,我的变现完全不同。我对外展现的是好的一面,像是一个演员,因为我希望人们对我有一个好的看法,无论常人还是学员。我意识到这个执着,正在不断地去执着并改善自己。
  • 我在法轮大法修炼中的几个重要时刻(译文)

    有一天,我突然浑身起了一层红色的痂,奇痒难忍,我感到自己就快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从内到外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甚至无法讲话。这时我开始向内找,发现了自己对别人不能宽容,想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以及怕丢面子等执着心。与此同时,我还不停发正念,不承认干扰,同时听师父的讲法,几天后就闯过了这一关。由此我明白了修炼人的一念对结果的影响有多大。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我们就能提升自己。
  • 修在自己 功在师父

    回顾修炼初期,得到师父给予的太多太多。我成为一名大法弟子的荣耀,是因为与师父宇宙正法同在,是带有使命的修炼人,只有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 大法的威力无边(译文)

    我试着以不同的方式讲真相。如果有机会,我会借助自制的纸莲花来传递真相。在波兰,可见到在一个纸板箱上放着一朵莲花,莲花下面就有关于法轮功以及《转法轮》一书的图片信息。对我来说,看到这样的场景,包括人们对这朵莲花的反应,真是一段不同寻常,动人心弦,大开眼界的经历。
  •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践行自己的使命(译文)

    因此我更加密集地发正念,也知道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践行自己的使命。我长了教训也看到了自己的缺点,现在我必须做好准备,持续向前迈进。我的脚一天天好得很快,肿胀也越来越小,几天后基本不见了。甚至连我的父亲都不能相信我为何好得这样快,他甚至让我跑跑跳跳来说服他自己。
  • 大法的金色粒子(译文)

    那天夜里我梦到自己站在地球上,一时间我感到地球在我的脚下运行,我就要从上面掉下去了,费了好大劲我才保持住平衡,稳住脚跟。当我抬头时,看到一些象金色颗粒的东西朝亮光飞去。我知道那些是大法弟子。我想道:“我也是一名大法弟子!”这个想法刚一产生,我就朝他们飞去了。渐渐的,我对那晚的梦境有了不同的理解。我用了一些时间来回忆。在随后的夜晚它没再出现过。但是我没有放弃,师父也没有放弃我。
  • 在推广神韵项目中修炼(译文)

    互相配合好对于我们这个整体充分发挥团队力量突破困境是至关重要的。这是师父带领下的最宝贵的救人项目,我们应该放下分歧配合好。根据我对法的理解,我需要修好自己。我意识到团队中的冲突将会持续下去,直到我去掉了自己的不正的因素。向内找,我能看到我的自我怀疑。
  • 在大法修炼中返回真我(译文)

    在修炼中负责任,不延误,是非常重要的。否则,旧势力就找到并加强我们的漏洞以及执着心,并且把我们从修炼中拽下去。这是一天我在赶公交车的经历中悟到的。我查看时间之后发现比平时要早。我思想中告诉自己不需要着急。因此我放鬆了精神,并且开始在家中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直到我发现我的确要迟到了。
  • 认清自我 修去自我

    直到在参与媒体讲真相项目之后,我遇到了一次很大的心性考验,那是一次放下自我的生死考验。我豁然意识到,存在于自己物质空间场中的种种党文化的坏毛病,并不是自己没有,而是因为自己一直不懂得向内找,所以意识不到。以至于在某个阶段,我身上的这些不好的观念与行为被旧势力放大,使得我在修炼中魔难重重,四处碰壁,严重的影响到我的证实法之路。
  • 修好自己才能做好正法项目

    也许是因为有乖乖向内找吧,师父又慈悲的点化给我另一句法理:「默默的给予补充」。我想:为什么是这句呢?喔,是因为我整个过程都不是「默默的」给予补充吗?可是,好像做不到哎!为什么做不到呢?怎样才能做到呢?于是我在明慧网上用「经书搜索」的功能搜这句话的出处,看看师父是怎么说的。


  • 页面 | 1 | 2 | 3 | 4 | ... | 35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