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周末报》:“特殊的难民”(图)

Print

【圆明网】丹麦周报<周末报>10月14日发表了作者为SigneCain的一篇文章,题目是:“特殊的难民”。译文如下:

当中共当局突然间关闭了朱学智在国内的企业时,他正在丹麦进行商务考察。朱学智修炼法轮功,为了避免(在中国)受到迫害,他现在被迫留在了丹麦。他的遭遇提醒丹麦人民,中国仍然是一个强制性的专制国家。

经济成长,更多的对外开放,未来的超级大国,这些世界各国对中国怀有极大期望的故事充斥着媒体报道。但是,在故事情节的发展中,中国共产政权对中国人民控制的故事也不断被披露出来。朱学智的故事就是其中一个。

2000年,朱学智以商人的身份来到了丹麦。他在中国的企业办得成功,他到丹麦来,是想扩展他与丹麦商务伙伴的合作。但是当他来到这里,他的(宗教)信仰引起了中国当局的注意。朱学智是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修炼者,因为这个原因,中共当局在一夜之间关闭了他的企业。

“我失去了我所拥有的一切,并且,我不知道怎样来供养的我家人,”通过翻译,朱学智讲道。他在学丹麦语,但仍然喜欢讲中文。朱学智得到难民庇护已有一年的时间了。“现在我不得不依靠社会福利。当时,我在中国生活和工作时,我有很多资产,但现在,我的家具是从街上捡来的。我仍然想再经商,但首先,我必须学会丹麦语。”当他讲话时,他一直在他翻看着他面前的文件并出示当年他经商的信件和照片。

当朱学智在中国时,他修炼他的信仰,没有发生问题。但自从1999年法轮功在中国被镇压后,当局打压了许多法轮功成员。朱学智确信,如果他回到中国,他将会被逮捕。放弃他的信仰是不可能的事。对于朱学智来讲,信仰法轮功就是相信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法轮功的主要原则是真,善,忍。在丹麦,他能自由的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见面,并实践他的信仰。当他在丹麦准备一切从头开始时,正是这样的信念鼓励着他的精神。

朱学智的经历给人们带来的信息是,中国仍然是一个专制国家。为此,他每天去坐落在Hellerup的中共大使馆(请愿)。他向路人分发有关法轮功和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的资料。到现在,他已经坚持了三年了。朱学智认为,中共(对中国人的)控制已经延伸到了海外。他说,“我非常肯定,是中共当局驻哥本哈根的大使馆,将我修炼法轮功的消息传给了中共。”他希望丹麦人民向中共提出停止迫害的要求。他说,“中共不是丹麦的朋友,它非常危险。”

一夜之间,朱学智从一个成功的商人变成了避难申请者。“我从未想象过,我会成为难民。”他说,并翻看着他的公司文件。朱学智赞赏在丹麦每个人都能给政治家写信或参观克里斯欣堡(议会大厦)。如果迫害停止了,他将回中国去。在民主的丹麦,他有很大的自由,但他的机会很少。“在中国我拥有很好的生活,并且我的生意很兴旺。在这里,虽然我有自由,但我不能自己选择到哪里旅行和住在哪里。作为一个难民,你不是自由的。”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