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早期资料

爱尔兰学员的证词:罪犯们经常被警察鼓励迫害法轮功学员

【圆明网】我叫蒋光宇(Jiang Guangyu),29岁、演员,在爱尔兰已经待了2年半了。我自1999年起开始修炼法轮功。正当我在国内的演员事业如日中天时,我必须因为中国迫害法轮功而被迫离家。在爱尔兰,我已经申请了难民身份。

1999年7月21日,我听到江政权将法轮功列为非法组织,禁止人们信仰真、善、忍法理时,我想要告诉政府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所以我就去中央政府的上访办公室向当局讲法轮功真象。在往信访办的路上,到处都是身穿制服和便衣的警察,所有警察都是全副武装。时不时地,他们还会拦下路人问他们:是否修炼法轮功?回答「是」的人会被粗暴地拖进等候在一旁的警用车厢内。接着一群警察便会冲出来用警棍和脚对那人毒打一顿。我看到许多学员都因此而受到严重伤害,脸上淌着血。我无法容忍看到如此残暴的景象,并上前要求警察停止殴打暴力;他们凶残的踢我并把我丢进车厢内。我们被带到靠近北京的地方行政区里,当晚7点钟我被释放。这是江集团摧毁法轮功的开始。从那时起,法轮功学员持续到北京中南海和平请愿,要求政府停止迫害并恢复法轮大法的声誉。

大约一年多后,在2000年4月25日,我决定再度到信访办请愿。我站在中南海的西门处开始炼平和的法轮功法。在我举起手来(炼功)不久,一名警察快速地冲过来,一手抓住我的手,另一手掐着我的脖子。他问我:「你在做甚么?」。我说我是法轮功学员,我到这来向政府和平请愿。之后我被送到附近的临时拘留所,在那里已经有数十位学员被关押。当我们要炼功时,看守的人便手持赶牛电棒威胁恐吓要电我们。不久我被送到北京秦歌(Qinge)拘留所,在那里我见证了不人道的情景:寒冷的北京4月天,狱警强迫男法轮功学员脱光衣服站在户外寒冷的水泥地板上,并在早上向他们身上浇60盆冷水,下午则增为100盆。在极为严寒的中国北方冬天,这还是拘留所或监狱一种极为普遍使用的酷刑方式。

他们的企图很明显:使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他们的真、善、忍信仰。学员们和那些真正的罪犯关押在一起,罪犯们经常被警察鼓励迫害法轮功学员。哪一个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最惨的,其所获得的「减刑」奖励越多;假使有任何一位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狱方只会将其认定为自杀事件,真正的犯人凶手不负任何责任!一个警察很自豪地告诉我:「在头两个月,我看到一个学员两条腿无伤的进来,出去的时候都是跛着爬出去。」他看起来好像在向我炫耀一件伟大的成就。

我被关在一间小于10平方英尺大小的房间内,没有床或洗手间。然而,因为我是一名演员,许多警察都在电视上看过我,也都认识我,所以我没有被打。在24小时后,我被释放了。这是我对江集团罪行的见证。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