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真相 山东省七旬夫妇遭枉判

Print

【圆明网】山东省东营市孤岛镇法轮功学员耿录堂、邹佩霞夫妇已是七旬老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均被东营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并被勒索罚款三万元。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号下午两点,东营市法院对耿录堂夫妇通过视频非法开庭,耿录堂先生和家人在家,以视频的方式出庭,邹佩霞女士在被非法关押中以视频的方式出庭,两位律师到法庭现场,做了有理有据的辩护。

近日得知,耿录堂、邹佩霞夫妇均被东营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并被勒索罚款三万元。

得大法,获新生

耿录堂、邹佩霞老夫妻年过七旬,家住东营市胜利油田孤岛采油厂芙蓉小区。修炼大法前,夫妻俩身体很不好,耿录堂还患有高血压等疾病。一九九六年前后,老俩口喜得法轮大法。

修炼大法后,夫妻俩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他们按照大法师父教导的做好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互相关心体贴、乐于助人,家庭、邻里关系越发和睦。在家中,邹佩霞孝顺公婆,是个好妻子、好母亲。在单位里,耿录堂为人耿直、忠厚,在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退休前,家里攒了一大摞奖状。

为讨公道 遭受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后,耿录堂、邹佩霞夫妇屡次被胜利油田“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迫害。

为了说一句公道话,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起,邹佩霞进京上访,遭受被关洗脑班、非法拘禁、拘留和罚款等迫害。他们的家从此再无宁日。

二零零零年十月, 邹佩霞被非法劳教,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为了逼迫邹佩霞“转化”,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狱警动用了各种卑劣的手段和酷刑:殴打、罚站、罚坐小板凳、“不转化”就蹲小号、限制时间上厕所、奴工生产等等。

除了肉体上的迫害,最痛苦的是精神上的折磨。一天“不转化”,就天天强迫邹佩霞观看造谣谩骂法轮功师父和法轮功的洗脑片,长期精神迫害和内心的痛苦,邹佩霞思维出现了严重错乱,精神上好象是真的出现问题了。

从新修大法 再次获新生

在被非法关押了两年之后,二零零二年三月邹佩霞终于获得了自由,身体自由了,心没有自由。在劳教所遭受严重精神迫害的阴影象个梦魇不去,邹佩霞整日郁郁寡欢、少言少语,经常会不吃不喝,有时五、六天,有时十天、八天。到医院一检查,大夫查出是严重的抑郁症。

从前那个热情善良的妻子不见了,这可怎么办?丈夫耿录堂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带着妻子到处求医。先后去了胜利油田八分场医院、有名的烟台莱山医院精神科,有病乱求医,方法用尽了,怎么也治不好。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二零零七年,夫妻俩决心从新修炼法轮大法。修炼短短一段时间后,两人的身体和精神又发生了令人惊奇的变化,邹佩霞的精神很快恢复了正常,抑郁不见了,开心的笑容,一点一点又浮现在她的脸上。丈夫耿录堂竟然也能把喝了三十多年的酒戒掉了。

修炼法轮大法使他们逐渐的回归到了正常的家庭生活,家里也终于又有了欢乐的笑声。

坚持真理,再遭迫害

重获新生的夫妻俩深知中共谎言的毒害,为了揭穿共产党为迫害法轮大法制造的一切谎言,他们决定放弃安逸的老年生活,站出来为广大善良的民众讲清真相,再次遭到共产党的迫害。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老俩口去河口地区赶集,向人讲真相,遭人恶告,东营市河口区国保大队下属的义和镇派出所警察,于当天绑架了夫妇俩。

为达到构陷耿录堂夫妇的目的,在查明事实、检察院已退回了这个案子的情况下,河口区国保大队警察出尔反尔,他们和孤岛镇济南军马场警察先后三次非法闯入耿录堂家抄家,搜集所谓的“罪证”。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河口分局警察伙同马场派出所警察抢劫走大法书籍、印章和真相币等。事隔几天,河口分局警察威胁家人,又去家里抢劫走新唐人接收天线。

家人去跟警察交涉时,警察欺骗家人说,关一个月,就放回家,一个月后,却得知,耿录堂被非法关押在河口看守所,邹佩霞被非法关押在东营看守所。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家人只能求助于法律为老俩口伸张正义,但是当律师于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一日去看守所要求会见邹佩霞时,却被河口国保大队警察张景山无理拒绝,就警察公然违反法律的行为,律师曾向检察院提交了控告书。

耿录堂的老母亲年届百岁了,她有四个儿子,邹佩霞是她心目中最孝顺贴心的儿媳妇。邹佩霞被非法关押,眼看已近年关,老婆婆却得不到儿媳的任何消息,整日在家忧心忡忡、焦虑万分,年老体衰再加上忧思过度,老人家于二零二零年过年前几天含恨离世。

如今,七旬的耿录堂、邹佩霞老俩口被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