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谢德文女士生前遭受的残忍折磨

Print

【圆明网】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二十一年迫害中,大连法轮功学员谢德文女士四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身心摧残,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凌晨二时离世,年仅五十七岁。

谢德文

谢德文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道德提升,身体健康,曾患的多种疾病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她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多次被绑架迫害、共被非法关押四年八个月零十七天,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了各种抻刑:双手吊挂抻、“小燕飞机式”抻、一手上、一手下的抻、两手被平拉抻等等摧残。

一、四次被非法抓捕

第一次:一九九九年九月五日,谢德文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到北京上访,住在北京一个郊区的旅馆里。被北京警察绑架,关押在邻近的一个房子里三天,然后被劫回大连,被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四十五天,勒索三千元钱,没有收据。后要回一千五百元钱,另外一千五百元钱被警察自己用了。

第二次: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一日,谢德文在家里被侯家沟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行政拘留十五天。她绝食抗议,但被强迫交二百元伙食费,后被关押在侯家沟派出所六天,她继续绝食抗议,初六晚上被放回,此次被非法关押二十一天,扣款二百元。

第三次: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谢德文在家里被侯家沟派出所片警绑架到中山区办的洗脑班三天。随后刑拘三十天,随后被劳教一年半。

第四次: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晚上七点四十分左右,谢德文在沙区西山坊大庆街发真相材料,被泉涌派出所警察、协警绑架,被强迫坐在铁椅上十三个小时,抄家时因不配合,一警察将她双手扭至“背铐”,说“再不老实就给你铐上”。拘留三十天,非法劳教三年,最后被马三家劳教所加期五天。

二、在大连看守所、劳教所遭受的酷刑折磨

1、打“地环”迫害和进行侮辱

在大连看守所,因为在监室炼功,谢德文被警察给打“地环”(手脚铐在一起)固定不动半个月。因为抗议迫害,嘴里被塞进打扫厕所用的抹布。吃饭时,因为手是背着铐的,犯罪嫌疑人问狱警“她怎么吃饭?”姓徐的狱警说“让她象狗一样吃”。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2、灌食迫害

在大连教养院期间,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当时教养院院长郝文帅在台上说:“你们不吃饭,我们就不把你们当人看,给你们灌食,象牲口一样对待。”

第一次晚上灌食时,警察雍其勇边下插管边说“多下点儿”,谢德文感觉管子底部在胃里绕了近二圈。灌食后,她吐了出来,才知道是浓盐水的面糊。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有一次三个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绝食,在一次灌食前,一个狱警对法轮功学员说:“这是新买的管子,口子粗,灌得快,一天三次灌,就是折磨你们。”谢德文一看那管,口径比旧管大,长度也比旧管长了许多,看起来是粗糙的那种砖红色胶皮管。灌食时管子快进快出,鼻腔火辣辣的痛,管壁上、地上都是鼻血。后来就把绝食的孙连霞迫害死了。

3、电棍电

有一次法轮功学员集体在监室炼功,警察孙永发,穿着大皮鞋朝谢德文小腹处踹了一脚,把她踢得倒退了好几步。三月十九日晚饭后,各个监室门都贴上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话,地上每人面前放一张纸,上面写着侮辱师父的话,广播里放着侮辱大法的歌,使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和摧残,法轮功学员被迫双手抱腿,谁要站起来就被拖到走廊上用电棍电。

有一次谢德文双手被背铐在桌子腿上,蹲着起不来,前面放着写有谩骂大法师父的话,叫她照着念。同时放高分贝大喇叭的污蔑录音,污蔑师父、污蔑大法。

在大连教养院,谢德文有次绝食,灌食时苑玲月踩着她的脚、揪着她的头发说:“你不吃饭,灌一次食收200元钱。”她说“家里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苑玲月说“就说你在这里受折磨,家里就乖乖给了”。然后送进小号(就是不锈钢做的连体笼子),打背铐,七天七夜站着、不准睡觉。

七天后转到另一小号,双腿并拢,用透明胶带反复缠绕,然后犯人张冲使劲拍谢德文的背“下去吧”,双腿的筋就被一下子抻直,非常痛苦。

后来是强制转化,不转化又罚站、不让睡觉,困的站着睡着了,摔了好几次,十五天后回到二大队强迫劳动,每天十五、六个小时,回监室后装卫生筷子等。

谢德文再次绝食抗议,他们把她弄到医院扎针,警察说“有钱你就花吧”。她拒绝扎针,他们不理睬。

回来后,韩姓大队长指使犯人把谢德文手、脚、四肢铐在四个床头,床上五块木板,后来她说:“撤掉两块板,脖子一块,脚一块,臀部一块。每天除了三次灌食外,都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有一次犯人张冲给谢德文灌食时给加了辣椒面,再把饮料瓶口塞进她的嘴里,用塑料盆直接倒入饮料瓶,边倒边说:这样灌得快。旁边一个普教说:这样容易呛着。然后张冲抱一只猫在她胃上踩,她感觉皮肤薄的就像一张纸一样马上就破了,三天后从床上下来,胳膊、腿都不听使唤,肩与胳膊之间有缝隙,活动困难。

三、在马三家被酷刑折磨 生不如死

1、灌食、小号、送精神病院

二零零四年十月份,大连法轮功学员被从大连教养院转入马三家劳教所,因不做操被加期五天。第一个月在综合楼,早饭后6点半走晚上十点回来,强迫听着他们那一套,谢德文掉了很多头发,常常胸口发闷,呼吸困难。

有一天晚上,谢德文喊“法轮大法好”,他们连夜把她送入小号,途中有人拿拖鞋打她的脸,眼睛都打红了。警察刘文换上便装,穿上大皮鞋,在小号里朝谢德文胸口使劲的踹了一脚,因她绝食,马吉山把她打得鼻血直流,他们还让她把带血的衣服扔掉,马吉山还使劲拽着她的头发。

马吉山还用开口器最大档给她灌食,边灌边说“一会给一小口”。警察陈兵说“不着急,慢慢灌”,每次灌食都是两、三个小时,一天两到三次,灌完后开口器也不拿下来,等拿下来时嘴都闭不上了,牙齿也松动了。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谢德文还被强制在棉絮飞扬又脏又黑的马三家弹棉车间做棉絮活儿,都是七十年代的报废设备,每天劳动十四、五个小时,又脏、又累、又危险,经常干着活儿就睡着了,就被呵斥声叫醒了。

谢德文被关小号后,狱警把谢德文的双手用手铐定位,谢德文坐在冰凉的硬凳上,一个多月后才放出来;并且每天从早到晚大音量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广播,甚至有时放到半夜,过年也是如此。谢德文拒绝“转化”,用绝食的方式抵制无理迫害。狱警黄海艳等人对她强行插管灌食,导致她胃被插破,出了半碗血,差点被呛死。最后狱医曹玉洁出了一个毒招,灌完食后往嘴里下撑子,撑得颌骨脱臼,口腔多次被撑破,血流了一身。从小号出来后,又给她绑老虎凳定位四天,她的臀部都坐烂了的时候,才给她打开手铐。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这样酷刑折磨后,马三家的警察在谢德文神智清醒的情况下,把她送进精神病院三天。注射了白色和红色不明液体,谢德文顿时就有象疯了一样的感觉。狱医陈兵和丁太勇都给她注射过不明药物,丁还使劲掐着她的两腮使她痛苦。有一个吴姓警察因谢德文喊“法轮大法好”开窗冻她,用粗绳子勒嘴,边勒边说“叫你喊,叫你喊”。还有一个不是警察的小号队长,用脚踹她肚子。因灌食时鼻子流了很多血,警察张磊开大自来水管朝她鼻子上喷水,她浑身是水,警察黄海燕用脚踩她的头。

2、二零零五年的殴打、老虎凳、野蛮灌食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五日恶警黄海燕骑在谢德文身上进行野蛮灌食,而后一脚把她踹进老虎凳子里铐起来,被迫害的站立不起来。

酷刑演示:老虎凳

四月七日,谢德文、孙淑香、王淑平因不配合戴手铐,恶副所长王乃民领着恶警于文等人把她们三人铐在一起,用皮鞋往她们脸上踹,踹得鼻孔流血。孙淑香眼睛红肿,很长时间看东西模糊。

四月十九日,在二分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体发正念,几名女恶警跑进来猛踹学员。恶警崔弘把孙淑香肋骨踹伤,又把嘴封上送进小号。在小号里灌食,恶警们根本不管学员的死活,谢德文和一名姓夏的学员被她们野蛮灌食差点呛死。

马三家劳教所的小号里一把铁椅子近一米长,两端铐着谢德文的左右手,脚被双铐着,十多天后臀部坐烂了。改单手铐坐在地上。小号关了三个多月,过年就她一个人在里面。她曾绝食了三个多月,坐铁椅子两次,每次都是十四天才放出来。小号有四平米大小,门窗封闭,冬冷夏热,二十四小时坐在水泥地上,不让洗脸刷牙,不准换衣服,夏天身上散发出一股恶臭味,警察进来都捂着鼻子跑。吃的是剩下的硬窝窝头和一点咸菜。不给水喝,不让吃饱,有的学员渴得喝尿盆里的水,还经常被拳打脚踢,戴手铐。

3、二零零六年的“开口器”灌药等迫害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因不配合迫害、不坐小板凳,谢德文被教养院管理处处长刘勇用力一揪、摔在地上,爬起来之后又被其打。谢德文喊“法轮大法好”,又被刘左右开弓反复打脸,一边打一边说喊,打完后强制她面壁罚站。后因不穿监服,谢德文又被恶警陈景敏用拳头捣脸四下。捣完后陈说手疼,说找拖鞋打手不疼。恶警陈景敏还暴打法轮功学员杨立威脸部一阵。谢德文还被恶警王琪用拳头捣脸,又被恶警闫世光用拳头打脸、用扫帚把打手(手被反铐)。

四月末,恶警马吉山、张军对从不戴胸卡、四天没吃饭的谢德文拳打脚踢,使谢两鼻孔出血,强制她面壁跪后鼻血流在墙上、衣服上。灌食大夫曹玉洁立即将上衣血迹处理掉,恶警马吉山擦鼻血,恶警于文(科长)说把衣服扔掉。当天灌食迫害时,曹玉洁用钢勺撬谢德文的牙齿,致使勺弯,牙齿损坏,流血,又用针管(塑料注射用)撬,碎裂后叫扣谢德文的钱;然后又去找开口器。

五月一日早八点左右,恶警处长马吉山叫谢德文两脚并拢,谢德文没听。马说: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不一会,恶警马吉山将谢德文捆绑在死人床上,用开口器将谢德文的嘴打开后,将开口器缠绕在脖子上,双手使劲摁两腮。过了很长时间,邪恶的灌食大夫曹玉洁进来了,说准备好了,太好了。马说:不着急,慢慢用小勺喂。事后他们说用两个小时。灌完食开口器也不及时取下来。因为放假,每日两次,平时三次。

酷刑演示:灌食

五月二日早,恶警马吉山指使恶警灌食大夫给谢德文灌药,先说消炎药,当药发作时谢德文指问:“给我灌的什么药,心脏这么难受!”恶警马说:“血压药”。在场的还有恶警陈凯,说用小勺将药片放进去,一下子就进去了,恶警和大夫小声嘀咕着什么。下午灌食时恶警马吉山老早将谢德文的嘴撑开,嘴撑大裂开了,内唇两边起了泡。大夫陈冰用饭盆直接往里倒。恶警马吉山阻止说“不着急,你有事你就忙,谁都能喂两口”。陈灌一会,吃一会瓜子,说“我下去蹓跶一会”。马吉山又灌一会,扬言:“过完‘五一’看我怎么收拾你,把你捆在床上,我让你横着出去”。陈冰说:“让你大小便都在床上,你等着。”

五月四日,恶警马吉山又早早把谢德文的嘴撑开,用饭盒灌食。当饭盒里还剩很少的糊粥时,马说:“哪有功夫管她,下管吧”,大夫说:“算了吧。”灌完食后很长时间才将开口器取下来。谢德文刚坐起来,恶警马吉山又问:“谢德文你的牌子呢(即胸卡)?”随后又将谢按在死人床上,又下上开口器撑起来。并威胁说“过完‘五一’看我怎么收拾你,把你捆在床上”,在场的恶警李俊也说“捆在床上”。

五月九日早,因拒绝参加非法劳动扒大蒜,谢德文被恶警刘勇强制面壁下跪。谢不跪,遭恶警反铐后用脚踹她的左腿肚,一下摔跪在地,右腿撞在铁床沿上,脸撞在铁床柱上。恶警刘勇用椅子倚住她的后面,还想叫别人坐在上面。

五月十日,恶警马吉山将拒绝劳动的谢德文铐在桌子和暖气管上,背对桌子蹲下。放攻击大法的录音,并用脚踢她不让坐,还用手使劲拽她的一绺头发。以后的日子都用手铐铐在床间抻。

谢德文因不穿教养院规定的服装,还被两个男警扒裤子,其中一个警察叫王琪,还说:明天不穿再扒一层。目的是羞辱法轮功学员,侮辱人格。

谢德文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了各种抻刑:双手吊挂抻、“小燕飞机式”抻、一手上、一手下的抻、两手被平拉抻等等,使谢德文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四、谢德文家人受到的精神迫害

谢德文当年被绑架、警察非法抄家时,谢德文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吓得声音颤抖、两腿发软,手脚都不听使唤了。谢德文和姐姐(曾被非法劳教)弟弟(曾被绑架)仨人相继被迫害,致使谢德文的老母亲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谢德文的父亲在她第四次被抓时着急上火,得了重病熬了三年,等到谢德文回来后两个月就去世了。

谢德文一直和母亲等家人生活在一起。在近些年中,为了避开警察的继续迫害,她和母亲及家人搬离了原来的住所,以至于将房子卖掉。就是这样,她已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也还是整天提心吊胆。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在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这一人间惨剧仍在继续。

综上所述,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令人发指。讲出真相,是让人们真正认清邪党的真面目——中共是魔鬼,对人类是灾难!善良的人们只有明白真相,退出中共邪党及邪党的一切组织,才会拥有美好的未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