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园讲真相 长春付燕飞被枉判五年

Print

【圆明网】长春市47岁的法轮功学员付燕飞女士二零二零年七月七日被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医院“病监大队”、长春市第四看守所迫害,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被非法判刑五年。付燕飞的儿子由于妈妈长期遭受迫害出现自闭症,公公、婆婆帮助一起照顾孩子,累得疲惫不堪。

付燕飞和她的儿子

付燕飞女士,大学本科毕业,家住长春市二道区八道街小学附近。一九九七年,付燕飞在东北师范大学即将毕业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大学毕业后,她到河北省沧州任丘市华北石油教育学院(今渤海石油职业学院)任教,深受学生、同事和领导的好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疯狂法轮功后,付燕飞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付燕飞免费发放弘扬中华神传文化的神韵光盘,被跟踪绑架、抄家抢劫,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吉林女子监狱被迫害得瘦成一把骨头。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上午,付燕飞在长青社区城建世纪佳园小区讲真相,被社区人员诬告。二道分局国保大队长冯宪龙和杨家店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付燕飞家中,抄走真相资料、大法书籍等物品。付燕飞当天被绑架到二道区分局国保大队,五月十三日晚回家。付燕飞被非法监视居住,杨家店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门骚扰。

二零二零年七月七日晚,付燕飞因在劳动公园讲真相,被受中共谎言毒害的人诬告,后被和顺街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朝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付燕飞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医院“病监大队”。“病监大队”不让家属接见,不能存衣物、现金,只能存银行卡。朝阳区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也不见家属,只能在检察院大门口的门卫处,通过门卫传递信息或上交材料。

二零二一年元月五日,付燕飞被非法判刑五年,情况待查。

付燕飞女士被中共邪党迫害的部份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付燕飞坚持修炼,遭华北石油教育学院多次软禁、监视和调岗。二零零零年十月末,付燕飞与六位法轮功学员进京为法轮功鸣冤、和平请愿,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法轮大法是正法”表达心声,遭中共邪党绑架。

付燕飞被劫回到当地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劫往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同时,付燕飞被华北石油教育学院开除公职。在开平劳教所,付燕飞坚持修炼,不放弃信仰,被打、绑、吊、铐、电等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捆绑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付燕飞在长春市和顺街与荣光路交汇处讲真相,被长春市二道区公安分局吉林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在苇子沟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付燕飞讲真相时,被长春市二道区公安分局东站派出所警察绑架,在苇子沟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五天。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付燕飞被长春市公安局警察绑架,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被长春市二道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付燕飞当时八岁的儿子失去妈妈照顾,有苦无法表达的心理压力造成孩子压抑,家人和社会又误以为是自闭症。

付燕飞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关在二楼监舍里,这一关就是三年。下面是她诉述在监狱遭受的折磨:

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我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赵桂荣老人从第四看守所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监狱黑窝。在入门的大楼让换囚服、不许穿自己的外衣。我忽然意识到,我是法轮功学员,怎能穿囚服?下午到八监区,监区长倪笑红逼我穿囚服,并让包夹徐长平和姚篮强行给我穿。我坚持不穿,他们就穿不上。僵持着近一个小时,忽然来了一大帮人,把我强行抬到严管屋,我一直抗拒并大喊:“法轮大法好!不许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们就捂我的嘴。

我被躺着铐到床上一只手和一只脚,三、四天时间,第一天夜里我要解大便,包夹翁丽说狱警睡觉了,不到一楼来。其实值夜班的狱警应该是半小时巡视一次,必须应该给我解开手铐上厕所的,自私的狱警玩忽职守置他人痛苦于不顾。我就大喊:“法轮功学员要上厕所!”“不许迫害好人,上厕所是人的基本生存权利!”翁丽怕我喊就急忙去叫狱警,结果叫了几次也没来。身心的痛苦使我无法安静,加之坐不起来,那种痛真无法形容。导致我便秘,好多天没排下来。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很多犯人也有善良的一面,翁丽也有温和与我交谈、跟狱警说我好话的时候,但是邪党的监狱就是让好人变坏、坏人变更坏的地方,因为她们是受专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如迫害不力就会给她们扣分。所以翁丽有烦心就拿我发泄。有一次她骂我,我劝她不要骂人,她就过来打我,打过我很多次。有一次我跟姓陈的队长讲翁丽打我,她却说:打你怎么了?!导致次日翁丽在卫生间对我暴打、撞瓷砖墙,并指使安海燕(北朝鲜的杀人犯)用厕所刷刷我的嘴。下午翁又抓我的头发打我,从我身后抓头发猛地往下拽我头将我摁倒在床上(是在我被铐着的情况下),头发被抓掉了一大片,我大喊:“不要打人!不许迫害法轮功学员!”翁丽用枕巾捂住我的嘴,打的我嘴和牙齿出血沾到枕巾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八月十六日,我被转到111房间,犯人刘平平(以前是律师)对我极为苛刻,有一天她把我骗到角落里没有监控的地方(其实在狱警办公室都有全方位监控,只是走廊没有),无缘无故抬手就给我一大巴掌。有一天,她几次连续把我推倒在地上,把我的胳膊、手都戗破了。还有一次她打我,隔壁的法轮功学员荆凤伟过来制止说犯人不允许打人,她才罢手。狱警屠强是个年轻女子,实在看不下眼了才找我问怎么回事,我揭露刘平平,才把她调走了。

监狱的邪恶在于,这些迫害行为狱警都能从监控中看见,可是只要你不揭露,她就视而不见假装不知道,犯人之所以有恃无恐,是因为迫害的政策是狱警定的。

九月十七日,我被关到二楼严管迫害,二楼比一楼还要严酷的多,监舍长巩翠杰脾气很暴,其实她有仗义的一面,在生活中也经常帮我,但在那种特殊培训下,她真是经常沦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我只要炼功,她就象疯了一样,不但铐上我,还扬言要杀了我,二十四小时画地为牢的禁足!我每天都趁她们不注意去走廊呆一会,每天都会被劈头盖脸骂一顿,不给法轮功学员喘息的空间。

我因为炼功经常被狱警高阳铐起来,每次都要铐上好几天,我就不吃不喝,她才会给我放下来。她知道自己没有理,每次不敢听我讲真相匆匆就逃走。我坚持要炼功,经济犯梁小梅和刘莉上来扳我的胳膊,把我胳膊使劲往后扭,使我疼痛难忍。

表现极为邪恶的“包夹”是原一汽某部门的党委书记梁晓梅,她多次在厕所打我、踢我,不让我在屋里走,还扬言只要我告诉狱警她就把我全家都整进来,她把我迫害的瘦成一把骨头。

酷刑演示:吊铐

付燕飞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结束三年冤狱,从吉林女监出狱回家。

二零二零年七月七日傍晚,付燕飞在长春市劳动公园讲真相,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和顺街派出所绑架,被朝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医院“病监大队”,后来被转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关押,因炼功多次被铐背铐进行折磨。

长春市第四看守所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绿园区皓月大路5277号(在第二看守所院内)
邮编:130062
办公电话:0431-87975151、0431-87985252、0431-84162707、0431-84162712、0431-84162705、0431-84162701
所长刘英久:15904403399
所长江志国:15904415655
副所长王毅洪:15904403329
政委金宇虹:15904403344
政委李宝林:0431-84162702
教导员邬江:15904404633
韩兵 18343093343
科长:徐晶、李杰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