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关

Print

【圆明网】在中国有些地区,人们把过年也叫“过年关”,意思是把旧的一年顺利过去了,崭新的一年才能开始。在二零二一年的中国新年期间,我也接连不断的闯过了几个心性关,是名副其实的过年关。

给远在大陆的父亲打电话

在中国大陆的家人从微信上传了一大家人一起聚会吃饭的照片,看到后就让我自然的回想起了原来出国前在国内过新年的那种热闹场面。说白了有点被人情带动了。于是我拿起电话来给在国内的父亲打电话。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的眼泪就出来了,一股浓浓的思念把我包围住了。

我和父亲已经有十年没见面了。我是一名九零后,离开中国时还是个小女孩儿,现在已经成为人妻。

我的父母多年前就离婚。父亲没有尽到他作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对我们基本不关心。母亲在他们离婚后就带着我离开了中国。在海外这么多年,生活很不容易,母女俩相依为命。修炼大法以后,我对父亲的怨恨逐渐看淡了,主动给他打电话关心他,在电话里他有时还会说不好听的话,抱怨我等等,我也忍着。有一次他在电话里对我评价道:“我就是在电话里对你说不好听的,你也不生气,不记恨我,我都知道。”

今年过年时在接通电话的那一刻,人的情感一下把我包围住,他可能也听出来了我有点哽咽,没再说什么,还安慰了我两句。挂了电话后,眼泪喷涌而出,像决了堤的洪水似的,看着镜子里自己哭的扭曲的脸,内心深处仿佛另一个自己一样看着自己,知道这是关,得过。

师父讲:““情”字啊是很难放,我告诉你们啊,人都以为自己的思想感情是自己身体中的一部份,是经过思想所产生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情”恰恰是最不理智的反应。你们是凡被 “情”带动的时候,你们根本就理智不起来。”[1]

情,是为私的,所以叫私情。而我会被情带动是因为自己有私心。因为是私情,所以不管一方对另一方付出多少都是为了在未来得到回报,是有条件、有代价和目地的。既然是私,那唯一去除它的方法就是无私的去为别人付出,没有条件、不讲代价、没有目地。于是我拿起了电话向中国大陆拨打真相电话。

因为是大年三十儿,家家户户沉浸在过年的喜悦中,以送祝福的方式劝他们三退,比平时打电话劝退率还高呢。我一动不动的双盘打坐拨打了三个半小时电话,劝退了很多人。在拨打结束后,整个人脱胎换骨一般的神清气爽,身体轻盈。和中国大陆的人讲电话的过程中有很多感人的片段,我自己也泪水涟涟。内心中很充实和前所未有的荣幸,深深的感谢师父给自己的新年礼物。

大年初一修“忍”

第二天大年初一,第二关接着来了。上午母亲来家里,与我和我先生一起包饺子。本来过年挺喜庆的一件事儿,她却说了些不好听的话,我就不乐意了,说:“大过年的,你说点好听的。”没有做到忍。接着就闹了矛盾,心里憋着气把饺子吃完了。

下午同修打电话来说有事找我,项目的事儿。我打开电脑上了网。没说几句呢,因为意见不同,同修就把我批评了一顿。当时有关同修都在网上,我心里那个滋味儿啊,别提了。我离开了电脑,去旁边哭了一会儿,又坐回到电脑旁边,忍着泪嘴上对同修说:“抱歉啊,对不起。”心里却依然委屈、不平、各种情感全都往出冒,心里想的是:“明明是你做的不够好,我也没和你一般见识,忍着泪向你道了歉,你还是这样,不像修炼人,你修的太差劲了,就这样还当协调人?!”

“修炼是修自己”[2]。虽然知道这个理,但是遇到事情真难忍,心里那个难受劲儿啊!就这样同时还是得压住脑子里的负面念头,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还得静下来,查找自己的不足。有时想着想着不但没向内找自己,反而越想越气,就像师父在《转法轮》里举的例子:“越想越气,气的够呛,嘴还在念佛号呢,你说能炼功吗?”[3]最重要的是得提高悟性,不能去找同修的问题和不足,要找自己。自己是修炼人,你不能去修同修,同修有同修的修炼路,我得向内找,修自己。忍着泪水,背着法:“韩信就真的从他的胯下钻过去了。这说明韩信有了不起的大忍之心,他不同于一般常人,他才能做这么大的事。人争一口气,那是常人的话。”[3]

这时我想,自己也得有能从胯下钻过去的大忍之心! 这一关来的突然,又来势汹汹,直到第二天上午炼一小时抱轮的时候,才放下了想和同修争对错、争胜负的执着心。一放下,就有种思想一下子升华上去了的感觉,自己的心性升华了。

和多年不见的亲人化解怨缘

大年初二星期六,炼完功后,下午我照例坐在电脑前打电话。打着打着那种委屈的情绪又冒了出来,在和对方说话的时候,声音是哽咽的,打了几通就打不下去了。去母亲家吃饺子,正好和远在美国的老姨(妈妈的妹妹)通了电话。听着母亲和老姨的对话,心里感慨万分……

二零零五年,母亲带着我是去国外投奔老姨的,那时她还没去美国。母亲不懂外语,我年纪很小,本以为我母亲在家里帮助老姨带孩子,老姨家在国外有自己的生意,经济条件也不错,这样我可以在国外念完大学。没想到四年以后,那时我正好还有一年就在当地的高中毕业了。此时老姨一家要移民去美国,而我上学还有一年才结束。这时候走的话,我的学业就彻底毁了。母亲不同意他们的做法,可老姨有她的想法。就这样,老姨一家带着他们的孩子走了,把我们无依无靠的母女扔在了这儿,走时连我妈这几年帮他们家工作的工资都没给。

就这样,她们亲姐妹俩这十多年中基本没联系,也不打电话,互相之间心里都留了疙瘩。内心里我们娘俩觉的老姨是个无情无义之人,亲姐妹都可以这样抛弃不管!大年初二,她们这么多年第一次打通了电话。各自的孩子们都已经长大了,两人也都变成了老太太。母亲因为修炼大法,心里对老姨的不满和怨气逐渐的放下了。接通电话后老姨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反而是我妈一直在安慰她,说:“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我还在担心你们呢。你们好不好啊?”姐妹俩聊了好长时间。

母亲作为修炼人的豁达和善意打动了老姨。老姨在美国是大纪元和新唐人的忠实听众,很喜欢某同修做的自媒体节目。我妈说法轮大法是真正的正法正道,你不抓紧机会修炼,否则以后会后悔的。老姨都静静的听着。最后告别的时候,两个人留了电话,说好以后要经常交流。

而我作为她们对话的听众,心中感慨万千:人活在世上,为了利益可以不惜伤害别人,甚至是自己的亲人。这种伤害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会渐渐的被淡忘,或者故意无视它,但只要一触碰到时还是会流血。如果不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的慈悲和智慧抚慰着我和母亲的心灵,洗刷着伤痛,引领着我们一步步走出来,这个烙印就会一直留存,不会消失,只能被刻意无视或者故意掩盖。而大法真善忍彻底消除了这些烙印,化解了三个(我妈、老姨和我)生命之间的怨缘。就像师父的诗中所说:“多少人间乱事 历经重重恩怨 心恶业大无望 大法尽解渊源”[4]。

通话到最后,老姨几十岁的人了,又是女强人,展露出了纯真的一面,好像又回忆起了自己和二姐(我妈)的以前,同时有些话又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我妈的语气里没有一点对她的埋怨和不满,而是充满了关心和包容,这让她很感动。对老姨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自己得到了母亲的谅解,对她是巨大的安慰。

事后,我和母亲说:“我们最初来到这个城市是因为我老姨。今天和我老姨的这通电话,终于把这个结解开了,这是师父的慈悲安排,让这段过程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就这样,三天时间,接连不断的在悲喜交加中过去,眼泪这三天可没断过。在情感大起大落的锤炼中使我升华,对人情有了更清晰的认识。生命在生存过程中为了私利不惜伤害别人,将来再偿还。在欠债还债轮回的苦海中沉浮没有尽头,真的太苦了!然而因为在这样的苦中,为了使人能继续活下去,就有了情中那短暂的所谓甜蜜幸福,从而继续诱惑着人。人情不过是被高层生命利用来把有业债关系的生命捆绑在一起罢了,用它迷住世间的芸芸众生。

苦海无涯,只有修炼法轮大法才能使生命升华,才能不再在苦海中沉沦,登上得救的法船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解大劫〉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