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法轮功学员蒋凤被非法判刑五年

Print

【圆明网】保定市安国市法轮功学员蒋凤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被国保大队副队长陈彦青等绑架、关押构陷,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偷偷开庭、枉判五年。

二零二一年一月七日,蒋凤家人给高阳检察院打电话询问蒋凤案件进展情况,接电话的人说已移交到高阳法院开庭。她家人问怎么没人通知家人,接电话的人没回答。

蒋凤家人又给高阳法院打电话,法院告诉她家人说已经开过庭了,判了五年。她家人又问怎么没通知家属找律师,对方说是法院指定的辩护律师。她家人问怎么上诉,那人告诉家人说需要本人写上诉状,一式两份,一份交检察院,一份交法院。家人又打电话询问了具体开庭时间是十二月二十五日。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多,安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以副队长陈彦青为首,伙同药城派出所警察,共十多人到蒋凤家骚扰,直到中午一点多才走,并把蒋凤绑架,还非法抄走电脑、打印机,打印纸及真相资料。下午,把蒋凤带到医院体检,并打电话要她家人到医院交体检费,被她家人拒绝。

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家属到国保队要人,没见到,下午再去,警察就把蒋凤劫持到了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并于四月二十六日到保定非法提审。

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多,安国市国保大队以陈彦青为首的一伙人,又到蒋凤家骚扰,蒋凤的丈夫出门办事,接到他儿子电话说:国保带了开锁公司的人来,不开门就撬开。事没办完,蒋凤的丈夫就回来了,国保大队以询问蒋凤的事为由,企图把蒋凤的丈夫及孩子用手铐铐走,到国保大队作笔录,被拒绝,并威逼利诱的想套家属和孩子的话。

蒋凤的家人为她聘请的律师,七月份到公安局、检察院、看守所等部门询问马会欣和蒋凤的情况。律师刚到公安局,国保大队人员就问:你知道这是什么案子吗?律师说知道,是法轮功(被构陷)的案子。国保大队人员接着问,你是哪的?有行程吗?律师说,有,也有核检测。然后,国保警察就把律师带到了法制科。在法制科,律师拿出了法轮功合法的一系列法律条例,及各地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无罪释放案例的复印件,那些公安人员还觉得很惊讶:还真有释放的?我们还是第一次见法轮功(学员)的律师。

第二天,律师到检察院给送相关资料,到案情接管处给负责人讲了法轮功案件的合法性,还被录音了。律师到保定看守所,约见蒋凤时,看守所不让见,说安国市国保大队不让见。律师又到国保大队询问为什么不让见当事人。国保大队人员却说我们没说不让见呀,以此推卸责任,期间,还威胁蒋凤家人。律师再到看守所询问,看守所人员开始还说不让接见,后来,让律师周五(七月十日)再约。

七月二十日下午,律师约见了蒋凤,律师出来后说:蒋凤身体非常不好,血压高,最高到过200,同时伴有胸闷气短和心绞痛的症状。送看守所时体检结果是心脏肥大、不适合关押,但国保还是强行关押了。律师建议家人找国保办案人办理取保候审。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蒋凤家人到安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找办案人陈彦青,说了蒋凤在看守所的现况:血压高、胸闷气短经常伴有心绞痛的症状。并告知蒋凤修炼法轮功之前有患有哮喘、腰椎间盘突出等病症。其哮喘有家族病史,她爸爸、大姑、二姑、三姑、四姑都有,大姑突发心脏病去世。如关押期间有不当情况,他(陈彦青)应当负责任。陈彦青说怎么看守所能让律师见面呢,他们关押蒋凤时交待不让会见。陈彦青又问蒋凤家的房子是否过户,买的谁的房,还问到室内电梯、车库的问题,声称检察院让提供,他们一直没提供,所以检察院一直没接,可能还得再多关两个月。

八月二十日左右,家属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及检察院询问案情,被告知已递交到高阳检察院。安国国保大队副队长陈艳青说,蒋凤身体没事,就是有点血压高,案子已递交检察院。在与家属谈话中,又提到蒋凤家购房合同及财产,并恐吓家属,想把家属弄起来(构陷迫害),还说你要被抓了,两个孩子怎么办?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保定高阳法院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对蒋凤偷偷开庭,非法判刑五年。现在蒋凤仍被非法关押在保定看守所。

高阳检察院:0312-6656612、0312-6656613
高阳法院:0312-6699620、0312-6699703
河北省保定市看守所:3125800829,所长刘翔:18633623999

安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徐亚伟:13931360166
副队长陈彦青:18731248068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