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正招邪魔 心一正获平安

Print

【圆明网】去年夏天,我和五岁的小孙子一起听明慧广播的文章《忆师恩》。小孙子忽然问道:“奶奶,您是不是炼法轮功啊?”我说:“是啊!”小孙子说:“为什么光听您的伙伴(同修)讲,没有您讲的呢?”听到此话,我无言以对,脸上火辣辣的。

是啊!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修炼二十多年了,早就应该写写个人的修炼体会了。在此,我想通过修炼中亲身经历的几件神奇的事,见证师尊的慈悲和伟大;证实声明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的确保生命的平安。

一、向内找、诚心道歉 牙痛消失

前年,有二、三个月,我一直牙痛,造成脸颊肿胀,牙齿松动,牙床红肿、疼痛。我吃不好、睡不着,在痛苦中煎熬。那时真正体会到了常人讲的“牙痛不是病,痛起来真要命”的说法。

我静心学法,向内找。我把牙痛看成是好事,知道是让我提高心性的好事。修炼人遇到的魔难都不是偶然的。按理我有师父的保护,邪恶是不敢动我的。口中牙痛,一定是我没修口,也就是没修心。邪恶的迫害,是人心招致的。牙痛持续这么长时间,我却迟迟未找到根本原因。

后来,师尊安排邻居同修来和我一起学法、交流。我不断的向内找,在法上归正。一天,我终于找到了不修口的原因:A同修和我是多年的同事,后来成为邻居,两家孩子一起长大,彼此很熟悉。我受邪党文化的熏染,后天形成的观念,曾经在同修之间议论过A同修,话中有抱怨,有瞧不起对方的意思。说话不够宽容、慈悲,无意之中伤害了对方,造成了同修之间的间隔。我不自觉的造了业,牙痛遭罪,不正是在还业吗?

我对邻居同修说:“我不应该背后议论A同修,是我不修口造成的牙痛。对不修口,一直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的清醒,真正的认识到它的严重性。”话一出口,牙痛瞬间消失。邻居同修说:“你心里认识到自己不对了,但你还得拿出实际行动,当面向A同修道歉,消除彼此的间隔啊。”第二天,我找到A同修,我们一起学法。然后,我诚心的向A同修道歉,并请她原谅。A同修也向内找,我们都在法中归正,表示要珍惜缘份,携手并肩,共同精進。回家以后,我不光牙不疼了,脸也消肿了,一切恢复正常。

二、心不正招邪魔 心一正获平安

去年秋天,儿子的公司需要我登记办营业执照。我来到劳动服务公司做登记,一位女职员递给我一张登记表格填表,她在电脑上做登记。女职员问我:“你是党员吗?”这时,我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对儿子营业有好处。”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我原来是,现在不是了。”

女职员马上填写了“党员”。我一看,心里“咯噔”了一下。二零零五年,我就在大纪元网站公开声明退出邪党了。今天我这是咋的啦?我当时就后悔刚才说的话,知道错了。我请女职员给我去掉“党员”的表格,可女职员态度强硬,执意不改。无奈,我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

回到家里,我的牙龈痛就开始了。饮食痛苦,晚上睡不着觉,真是寝食难安。第二天,上下嘴唇错位,说话吐字不清。我知道自己的一念之差,招惹了共产邪灵再次附体,它利用低层的黑手烂鬼在迫害我的身体。怎么办?发正念,清除,不要它!彻底铲除我空间场的低灵、烂鬼、共产邪灵。全部解体,灭!

那几天,我一直发正念,可邪灵没有停止迫害。我的牙越来越痛,口腔上颚大面积溃疡,还掉了一颗大牙,连喝口水都疼的出汗。一个星期后,邻居同修见到我的样子,很意外,知其缘故,她和我在法上交流。在和同修的交流中,我明白了:当时那一念绝不是出于本意,“为私”的心那是旧宇宙的理,牙痛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修炼是极其严肃的,要真正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正大法弟子的修炼路。我需要再次公开声明退出邪党,抹去兽印,解除毒誓,才能真正的平安。

邻居同修陪同我来到劳动服务公司,她坐在大厅里发正念,我直接去找女职员。我对女职员说:“闺女,我又来了。你看我嘴里溃疡了,牙也掉了,脸也肿了。”女职员满脸惊讶,说:“阿姨,咋了?”我说:“你还记的上个星期,我在你这里填表时,我让你把给我填的‘党员’去掉,你没有同意。回家以后,我就变成这样了。”

女职员睁大了眼睛,更不明白了。我赶快解释:“闺女,我们加入党、团、队组织的时候,都举手宣誓,发过‘为其奉献终身’的誓言,那就等于是发了个毒誓,会被中共邪灵在右手和额头上打上印记。中共建政以来,不断的发动运动,不让人信神,破坏传统文化,造成8000多万中国人无辜死亡。共产党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天地不容,人神共怒。现在上天要灭它,咱们是其中的一员,不退出,就会受到连累。退出来,才能得到生命的平安啊!闺女,这就是我让你把‘党员’去掉的理由。不去掉,我心里着急啊!”

女职员听后,恍然大悟。她说:“阿姨,别着急,我找出表格,给你去掉‘党员’二字。”她麻利的找出表格,立刻删除了“党员”二字。当时,我的心里立刻轻松了。我笑着对女职员说:“谢谢你!闺女,一看你就是个善良的人。我真心的为了你好,你也退出来,保平安吧。顺应天意,用个化名,真心退出来,生命就平安了。”

女职员爽快的说:“那就退了吧。我上学时入过团,戴过红领巾。”我给她起了个吉祥的名字。临走时,我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会得到福报。女职员笑呵呵的说:“阿姨,我记住了。”看到女职员得救后开心的样子,我感到无比的欣慰。

我和邻居同修走出劳动服务公司的门时,我发现牙齿一点也不痛了,嘴唇也归位了,说话清清楚楚,身心轻松愉快。由此可见,“三退”绝不是走形式,另外空间的确有共产邪灵的存在。

在此,我希望善良的人们为了自己的未来,赶快公开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的组织,解除毒誓,保生命的平安吧!

三、师尊一次次给我净化身体

我丈夫从十七岁开始吸烟,一天至少吸二盒。原来10平方米的房间里,整天烟雾缭绕。我跟着丈夫,被动吸二手烟四十二年。大家都知道,吸二手烟比吸烟者受害更甚。修炼之前,我的咽喉部位长了两个瘤子,每天鼻涕、粘痰不断。经常打针吃药,也没有治好。瘤子越长越大,象琉璃球似的。

一九九六年,我开始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那年秋天,有一段时间,我每天张嘴先吐一口带腥味的黄痰,随着黄鼻涕一把。当时我并没有感冒,也没有身体不适。一天清晨,我吐了一口带腥臭的重痰,天黑没看清。当天在上班的路上,我张口又吐出一块有弹力的琉璃球似的黑臭痰。我明白,是师尊在给我净化身体。之后,咽喉里的瘤子不翼而飞。

我原来有头疼病,整天昏昏沉沉,头上象戴着大帽子。每星期到医务室拿两次药,别人吃两片药,我得吃四片。炼功以后,我不再吃药了。

有一天,我正在学法,当时我看到师尊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都是不同状态,都要调整的,整个身体全部要给你净化。”[1]我看着看着,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一看,十二分钟,我却感到好象睡了几年,神清气爽,全身轻松。从此,我的头痛病消失了。

年轻时,丈夫脾气暴躁,雷厉风行。我性情温和,慢条斯理。生活中,丈夫稍不如意,就骂人、摔东西。每次丈夫一发脾气,我都紧张,马上肚子痛,然后就开始腹泻。为此,我看中、西医,吃了许多药,仍然没有治好。修炼后不久的一天下午,我的肚子忽然咕咕噜噜响,我赶紧去附近的公共卫生间。刚出来,不行,又捂着肚子進去。就这样,進進出出四次。整个卫生间充满了“利特灵”、“黄连素”等药味。

晚上学法,正好学到师尊说:“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就这样的身体,一下子给你净化出来,一点反应没有也不行,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还会连拉带吐。过去有许多地方的学员给我写心得体会中提到这个问题说:老师啊,我从学习班听完课回家,一路上尽找厕所,一直找到家。因为内脏都得净化。”[1]

从那天以后,丈夫无论怎么发脾气、骂人,我都不再肚子痛,也不腹泻了。师尊把我的身体全部净化了。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我无病一身轻,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身心无比快乐。

在此,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无私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