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听听同修说的话

Print

【圆明网】师父讲过这么一段法:“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1]

而我在修炼中,不论在交流上,还是在处理问题上往往表现的就是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急着去否定对方,甚至有时都没听清楚对方说的到底是什么,出发点是什么?有的还没听完对方讲话的全部内容和要表达的意思就抢过话把打断了对方,在法理的交流上也是这样,如果同修坚持己见,就会引起争论。常人还说“听人劝,吃饱饭”呢,修炼人说出的话毕竟是修炼人所在层次、所在境界的一种体现,毕竟有真善忍宇宙特性的因素在里面,当然还有劝善的成份,更深层讲:是不是还有师父借同修的嘴来点化呢?

有一次,和同修大姐说:我就光负责我的技术工作就行了,整天连这都忙不过来呢,别的事我什么都不想管。大姐却说:那可不行,同修既然找你了,就有你能做的,你应该做的。那意思是让我主动承担一些,多付出、多配合。我一想也是:修炼没有偶然的事,有些事情他们做起来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而我能跑能颠的,相比他们,学东西要快一些,容易一些。

其实是不愿承担过多的责任,那个私心和自我的心被触碰了,才这样。后来我改变了这种做事的态度和方法,同修的要求,只要时间和条件允许,顺手能做的我接着就做了,反正不分你我的尽力的多做,默默的配合他人。还给自己定了一个标准:少说多做,做了不说。虽然我知道这个标准很难,不一定能做的那么好,但心里有方向,努力去做就行了。想自己的少了,想他人和整体的多了,做起事来也特别顺畅,心里也亮堂。

还有一次在交流的时候,我说,同修都喜欢听好话、好的一面,喜欢别人对自己慈悲一点,而不愿意接受威严,而我在同修面前表现的就是一种“威严”,所以有些人接受不了。其实是有时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就带入了指责和埋怨的成份,说话的语气、节奏和力度把握的还不到火候,那种强势的东西、高高在上的严厉无意中给对方造成了压力,还美其名说这就是“威严”。指责、埋怨是人心的表现,是党文化,是魔性;而法的威严是慈悲的一种体现,是劝善,是佛性,怎么能相提并论呢?这个情真不是个好东西,指责、埋怨也不是个好东西,所有的执著心都不是好东西,都是从情里派生出来的,都是修炼人要去的。

同修Y和我交流说:师父在《美术和音乐创作会上的讲法》中有这么一段法,讲的就是平和。师父说:“而平和状态才是善的,实际那才是真正人的状态。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是完全理性的,平和中也有辉煌的展现啊,可是是以平和为基础的。”[2]所以交流当中不是话语比人家多一点,声调比人家高一点,气势比人家强一点,就起作用,而心态祥和平静才能把慈悲与威严同时展现出来,用祥和的心态,平和的语调,讲明事情的利害关系,讲清对方如果这样做的后果,讲清不在法上的严重性,更能说明问题、解决问题,对方也愿意接受。

以前我是个很固执的人,在同学和同事的心里,我都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溶入社会后,慢慢就变的圆滑起来,变的尖起来,师父讲:““尖”在我们这个宇宙中看就已经是错的了”[3]。经过多年的修炼,那份“尖”慢慢的变的圆容起来,如果我们都能用圆容的方式去处理事情,多去掉尖,是不是矛盾的对方也能圆容起来,那整体的修炼不就提高了吗?那不就是师父要的吗?

一点修炼的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音乐创作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