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巩义市白春花不到六天被迫害致死

Print

【圆明网】巩义市63岁的法轮功学员白春花女士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傍晚被警察入室绑架,不到六天被迫害致死,遗体至今还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放着。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傍晚六点左右,巩义市紫荆路派出所指导员王丛隆等六人到巩义市孝义办事处孝南街景沟村90号住户,白春花女士的家里,在未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王丛隆只出示了他的工作证),非法乱翻至晚上七点三十分左右,将白春花绑架走。

次日(十二月九日)下午三点三十四分,王丛隆(电话:17803838776)通知白春花家人到巩义市瑞康医院急救室。家人到达后被告知,白春花于九日下午两点三十三分出现意识不清,下午两点四十分公安拨打了120,急救人员下午两点四十八分赶到紫荆路派出所时,白春花已经没有呼吸心跳、瞳孔放大,下午两点五十五分,急救人员将白春花拉到医院。经抢救,在药物和医疗器械(呼吸机)的维持下,才有了微弱的呼吸和心跳。

因王丛隆等公安人员拒绝缴纳医疗费,院方没把白春花转入重症监护室治疗。在家人缴纳两千元医药费后,白春花才被转入重症监护室治疗。

医院做CT检查显示,白春花左侧第三、四、五根肋骨骨折,右侧第二、五肋骨骨折。家人看白春花嘴上有伤,身上腰围多处有青紫印。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早上八点零四分,白春花经医院救治无效,含冤离世。

在这次被绑架前,白春花女士坚持修炼法轮功,身体素质、精神状况一直很好,虽然63岁,仍经常下地干农活;被绑架后不到二十小时人就失去呼吸,心跳停止。

白春花家人要求查看白春花被询问的监控录像,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五日下午,家人才被允许在巩义市公安局信访室看白春花被询问的录像(此时录像已被处理过)。巩义市公安局办案中心的人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晚上七点五十五分开始询问白春花,一直询问到夜里十一点,之后白春花被转到巩义市紫荆路派出所,在被戴上手铐脚镣后继续询问到半夜零点,戴着镣铐在讯问室的椅子上坐了一夜。第二天,即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九日上午十点又被公安继续询问。过程中白春花要了瓶矿泉水,喝水时被公安打到嘴上,没喝成,瓶子掉在身上,水流了一裤子。到下午两点二十七分白春花手铐脚镣才被去掉,她一只手扶着墙慢慢地走,后面的情况没有录像。

白春花家人后到巩义市检察院报案,但院方以没有证据为由不受理。巩义市公安局一直推托,想把此事不了了之。 所有参与该事件的公安警察罪责难逃。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白春花女士被多次绑架迫害。二零零五年四月份,巩义市610和国保大队强行绑架白春花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进行残酷迫害,他们采用毒打、审问,不让睡觉,软硬兼施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白春花抵制邪恶迫害,被四、五个恶警毒打,倒在地上。洗脑班结束后,白春花被非法关押到巩义市看守所。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白春花在发真相挂历时,被警察绑架到康店镇派出所,被非法拘留,后转到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构陷。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巩义市法院非法对白春花开庭,后枉判她三年二个月。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