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累陷冤狱七年半 七旬朱大珍又被枉判

Print

【圆明网】重庆市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朱大珍女士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在家被闯入的八个警察绑架、非法抄家,五月二十日被“取保候审”回家。近日获悉,朱大珍被开州区法院枉判五年六个月,并勒索罚金一万五千元。现朱大珍在家被监视居住。

朱大珍,家住重庆市开州区滨湖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朱大珍多次被绑架,在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监狱被关押迫害。

一、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 共四年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二日,朱大珍被开县(现开州区)公安局副局长余学富、国保大队长张代成等四个警察绑架,在看守所,被关押迫害三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劫往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恶警指使吸毒犯刘丽(音)和毛丽(音)包夹朱大珍,她被强迫倒马桶、坐塑料硬凳子、强迫双手抱头做下蹲。有一天,朱大珍被强迫做了九百多个下蹲。朱大珍还遭受走“鸭步”折磨,即双手反背在后面,双腿蹲着往前走。不论寒暑,朱大珍每天早晨都要被强行“军训”:走路、跑步、跑圈、队列等“训练”折磨。如果做的不让恶警满意,恶警还要叫她出来单独“训练”进行折磨。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二日,朱大珍在丰乐镇滴水村再被恶警绑架,被关押迫害二十天,又被劫持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有一次,犯人陈海燕(音)从后面一把抓住朱大珍后背,使劲往后倒拖,接着又使劲往前推到另一监舍,并诬告她窜监舍。还没等朱大珍反应过来,又把她从监舍里拽到厕所里去撞墙。

二、在洗脑班、派出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深夜,开县公安局汉丰派出所所长带着一伙人闯入朱大珍家中,将她绑架到开县温泉镇七里潭洗脑班关押迫害,朱大珍二十四小时被两个人包夹。

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朱大珍到开县九龙山讲真相、发真相资料,遭不明真相的村民构陷,被恶警绑架到开县公安局九龙山镇派出所。非法审讯时,朱大珍双手被手铐铐着,恶警用一千瓦的照明灯近距离对她眼睛直射、烘烤,后来朱大珍又被劫持到开县看守所关押迫害。

三、被枉判三年半,在重庆市走马镇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月一十六日,朱大珍被开县法院枉判三年六个月,被劫往重庆市走马镇女子监狱。在一监区集训队,朱大珍二十四小时被包夹,恶警、恶人还施行残酷手段,不让睡觉、洗漱,长达六个月之久。朱大珍被恶警罚每天坐小塑料凳子,长时间坐凳子致使臀部皮肉溃烂,每天都往出流血水,又导致大便干燥二十多天,排便时她只能用手去抠,抠出来的大便又黑又硬。

四、又被枉判五年半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朱大珍在家被闯入的八个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到开州看守所迫害;五月二十日被“取保候审”回家。七月十七日,朱大珍被开州区法院非法庭审,七月二十三日,被法院非法强行监视居住六个月,限制人身自由。

十月份,朱大珍又被“送到”万州三峡医院和重庆市医院体检,后再次被非法庭审,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并勒索罚金一万五千元,现朱大珍在家被监视居住。

重庆市开州区法院本次参加非法庭审人员
审判长:谭术明
陪审员:林作超、李远光
法官助理:李红亮
书记员:贺鑫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