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母亲同修离世的思考

Print

【圆明网】上个月底,我的妈妈(同修)离世了。从妈妈还有意识到离世,只有两个来小时。妈妈没有经历什么痛苦,安详的离开了。作为她的儿子,我经过几天的思考,把这篇文章整理了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妈妈是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我只有六岁,我并不知道妈妈的身体已经非常的糟糕。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妈妈的病就全好了。心肌缺血、高血压、心脏病、类风湿等,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妈妈的这些病症都是我长大后,从别人或妈妈的口中得知的。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妈妈的身体一直都特别好。

一九九九年,我也开始学法。虽然当时我只是个小孩子,但是对大法所展现的法理却坚信不移,真、善、忍是我生命中的准则。有一件印象很深的事情:大约在刚上小学一年级的一天晚上,我准备学师尊的《精進要旨》。由于年龄小,本来认识的字就有限,那本《精進要旨》又是正体字的,我根本看不懂,当时就哭了,妈妈赶紧安慰我,然后我就睡觉了。第二天,神奇的事就出现了,我再拿起《精進要旨》看的时候,基本上所有字都认识了。我就是在那时候开始认识正体字的。

从二零零八年开始,我就外出求学了。虽然知道大法好,但是学法的时间越来越少,每年在家呆的时间也都不长。出门在外,对于妈妈出去讲真相,我从来没有过任何担心,因为我对妈妈充满信心。我觉的妈妈对师尊的坚信和她本身的正念,就应该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但我也深知,妈妈对我的情太重。修炼前,她觉的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什么盼头了,就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后来修炼了,她对我的情也只仅仅放下了一小部份。

二零一六年,我考上了研究生。七月份放假回家的时候,看到妈妈没有以前精神了,走起路来也很不顺畅。妈妈告诉我,五月份的时候,她经历了一场魔难,出现了一种类似于脑血栓的病业假相,右半边身子都不会动了。最严重时,听到敲门声,都是爬着过去开门的。甚至出现了失忆的状态,早晨炼功时,竟然忘记了五套功法的动作。

妈妈承认,因为魔难来的太凶猛,她在某一刻产生了去医院的想法,内心发生了动摇。但是经过同修的正念加持和自己对大法的坚定不移,她坚强的挺了过来,并很快得到了恢复。也许是因为妈妈最初的那一念不正,所以她并没有完全恢复。虽然仍可以操持绝大部份家务事,但是右手和右脚已经明显的不灵活了,走路也很慢。

这件事情妈妈怕我担心,并没有告诉我,但是她告诉了我堂哥和堂姐。他们来时,看到我妈妈遭受魔难的样子,趴在床边嚎啕大哭。后来看到我妈妈恢复到这个程度,都深感不可思议。

听完妈妈的陈述,我的内心很平静。因为我知道妈妈坚定的信师信法,所以对她充满信心。由于妈妈没有完全恢复,我甚至还有一些对她的不满。不过我始终坚信,妈妈完全恢复只是时间的问题。

二零一九年年末,爆发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那个时候我已经辞职了。回到家后,直到妈妈离世,我都一直没有出去工作。妈妈之前一直希望我能回家在家附近找个工作,因为这样可以更好的看书学法,不要再带修不修的。而且我大多数时间只学法,不炼功,这是根本不行的。

一切都有师尊的安排,这一次爆发的疫情,让我彻底的走回了修炼中。因为有很好的修炼基础,我对师尊和大法坚信不移,在一段时间内,可以说我的修炼有了突飞猛進。

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在家呆了这么长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看到了妈妈很多的人心,而且根深蒂固,甚至根本不能触碰。

二零一六年前,妈妈的身体极好,无论干什么活从来不觉的累。可是自从这次魔难之后,由于走路慢了,妈妈就再也不出去遛弯了。她是怕别人看到自己曾经是那样雷厉风行的一个人,现在成了这样,在心理上难以接受,怕别人看不起她。这种自卑的心理,严重的影响着她的提高,可这才是真正考验人心性的时候啊!这个问题我与其他同修都和妈妈交流过很多次。妈妈虽然表面上说不在乎了,但是在内心深处还是不想被触及,甚至于把这颗爱面子和虚荣心深深的隐藏了起来。

这些年来,妈妈雷打不动的出外讲真相,风雨不误。她用在法中修出的慈悲心,给很多人讲真相,劝退了很多人。但是在修心方面,妈妈隐藏着很深的情。如果没有二零一六年的魔难,她还不能够认识到这一严重的问题。在那个魔难之前,妈妈是既牵挂这个,又牵挂那个,谁也放不下。那次魔难的出现,妈妈也知道师尊在用这种方式点醒她,毕竟她在这一层次中耽搁的时间太长了。妈妈虽然极其能吃苦,可是不真正提高心性,吃再多苦,也是提高不上来啊!师尊正是用这种方式,让妈妈真正的审视自己。在一定成度上,妈妈放下了很多的情,但是对我父亲和我的情还是没有从根本上触及。

二零一九年十月份,妈妈准备和爸爸一起去我上班的地方看我。去之前,妈妈既准备这,又准备那,对我的情很重。结果出发的前一天,妈妈又遭遇了之前相同的症状,右边身子突然不会动了。但是这次她在同修共同的加持之下,通过坚定正念,相信师尊,很快就闯了过来。她也知道师尊在点化她,就放弃了去看我的行程。

今年我回家后,总是听到妈妈说:“别的同修在学法的时候,总是能悟到一个又一个法理。可是我为啥悟不到呢?”在家这段时间,我和妈妈有过好几次深入的交流,我也在仔细帮她找,到底是哪个地方没有悟到。由于妈妈把她最不希望被触及的心隐藏了起来,她在整个向内找的过程中,少了一个回溯的过程。通过人的一个行为,可以通过向内找的方式,找到这个行为出现的根本原因。大多数情况下,不外乎“私”与“情”。

师尊说:“还有的是因为有些人就是执著自己的东西不放,你就是不放,隐藏的很深,甚至你意识到了也不想放,一触及到这马上就躲过去了,不愿再想。因为你不想放弃,不想放弃你又要修炼,我看你也是块料,能修炼,那么我也就得叫你明白。你老是泡在那个状态当中,难也就大。那怎么办?没有别的办法。这是一种情况,就是人为的自己给自己找的。”[1]

作为同修,又是儿子,我在家呆那么久,一定是有原因的。我悟到,师尊的安排也许就是“妈妈帮助我得法,我帮助妈妈提高”。妈妈做到了,可我没有做好。师尊借我的口,点了妈妈好几次。其中一次也没有说什么过重的话,就把她气的坐在床上哭。我认为这无非是因为经历魔难之后,妈妈因为无法再恢复到以前那样的行动力而感到自卑的心理在作祟。我和爸爸仅仅是提醒了她一下,她就火冒三丈,这种情况是极其少见的。

那一次,我和妈妈聊了很久,起初她还不服,想要争辩。后来我说:“这个世界上能这么说你,敢这么说你,直接点出你的问题的,只有你儿子我了。这也许是师父在点化你。”那一次交流之后,妈妈也认为自己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这颗心并没有去除干净。事后,她给师尊磕头认错了。

妈妈的情还表现在她对我和爸爸的督促上,就是控制欲,因她总是希望事情都按照她的意愿去发展。虽然妈妈修炼了这么多年,控制欲已经修去了好多,可是妈妈在当常人时,这颗心实在是太强了。所以修掉了一部份之后,妈妈便认为没有修去的那一部份也不存在了。有时候看到我和爸爸凌晨三、四点钟没起来,她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叫。强制是改变不了人的心,如果我们不想起床,硬叫起来,意义也不大。妈妈不叫的时候,我们不是也自己起来了吗?我们和她说过太多次了,可是她这颗心总是放不下,偏要叫,总希望拉着我们一起快点修。妈妈的出发点是好的,督促也是对的。可是这强烈的督促背后,藏着太多的情啊!

就在今年,妈妈在这么多年的讲真相过程中,第一次因为被举报被绑架到了派出所。因为体检不合格,在派出所呆了一天就回家了。在派出所测血压时,妈妈的高压达到了255,把派出所的人都吓坏了。正是因为血压高的症状,妈妈得以从派出所回家。可是在离世时,显现在人间的表象正是高血压导致的脑出血。

妈妈离世的前一天晚上,一位同修阿姨和我还陪妈妈学了一讲《转法轮》。当时我们俩个是硬把她叫起来的,说到学法,妈妈总是最积极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她的整个精神确实不如往昔了。

妈妈元神离体的时候,我就在她身旁。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于事无补了。自始至终,我都相信妈妈可以闯过来。妈妈的离世,使我认识到妈妈的心性确实在一个层次中没有提高上来,而且拖的太久了。

我是闭着修的,即使在孩提时代也从没有看到过另外空间的任何东西。虽然后天形成的观念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干扰,但是这些天脑海中出现的正面思维,我认为一定是师尊对我的点化:

1、妈妈未修炼前,她的阳寿其实早已经到了。就象师尊说的:“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2]

2、妈妈在从派出所回来的时候,一把剑其实就已经悬在她头顶很近的位置了。如果妈妈能够真正的把心性提高上来,这把剑就够不着她了。可惜妈妈最终还是没有提高上来。

通过妈妈离世这件事,我对真修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真修,就得勇于把自己最不愿意被触及的一面展现出来,只表现自己做的好的一面,是无法从根本上整体升华上来的。一张考卷你只答自己擅长的题目,连及格都困难。修炼是极其严肃的,越到后面,要求越高。

师尊说:“因为修炼的法门是金字塔形的,只有中间是大道。”[2]

这条大道我们必须走的非常正,在一定成度上,其实这条大道又是非常窄的。

个人层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