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被中共迫害致生命垂危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Print

【圆明网】据明慧网报道,今年一至九月份已经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监狱、看守所、派出所和非法关押中遭迫害离世。本文收集了近期明慧网报道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部份法轮功学员的典型案例。

一、监狱迫害(5例)

1、唐山市法轮功学员赖志强被冀东监狱迫害致命危

唐山市法轮功学员赖志强在河北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二监狱遭受严管迫害三年多,二零一九年被迫害出脑血栓症状,躺着动不了,长期插着胃管,天天被灌食,也不给水喝,嘴唇特别干,偶尔有看管人员用毛巾往他嘴里滴几滴水,他的嘴还能动但说不了话,这时他眼泪就会流出来。

家属曾多次到冀东监狱要求会见,均被狱方无理拒之门外。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赖志强的妻子终于见到了丈夫,人几乎不能动是被抬出来的。妻子看着他哭,他却一点表情也没有,好象根本不认识人。

赖志强被送至唐山市协和医院所谓“治疗”一个多月后,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再次被劫持回监狱。所谓“治疗”期间,赖志强的脚上始终戴着重重的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家属要求监狱对赖志强进行保外就医。狱方说:是司法局卡着,提示家属去沟通,结果连司法局的大门都进不去。

赖志强为人善良,现年五十多岁,从事司机工作。

2、被枉判十一年 吉林扶余市法轮功学员刘庆狱中命危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吉林省扶余市法轮功学员刘庆被警察绑架,在看守所被毒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仅十二天后遭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十一年,于九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吉林省第二监狱迫害。十月九日,刘庆的家人接到吉林监狱的电话说刘庆病重,医生对家人说刘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刘庆被关吉林监狱前,被扶余看守所所长吴国江和一个姓赵的警察打坏腰部和肋骨,走路弓着腰需要搀扶,腰、肋疼痛难忍。生活不能自理。

刘庆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的小女儿刚刚读高中。

3、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张晶在福清监狱被洗脑迫害 再次命悬一线

二零二零年十月,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张晶在福清监狱被迫害再度命悬一线。狱警打电话告诉他母亲说张晶有生命危险,要求他母亲到医院签署承担责任书。母亲到医院后狱警不让见张晶,只要求签责任书。老人家悲愤的说:“张晶入监时身体健康,是你们监狱把他弄成这样,你们要负责,怎么能让家属承担责任,我不能签字。”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张晶被枉判五年半关押在福清监狱。二零一九年六月,张晶遭受“攻坚组”洗脑迫害,多次生命垂危。

福清监狱“攻坚组”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在原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副处长冯宁生指挥下,以邱庆学、黄奕橄、何方等警察为打手,对法轮功学员肆意辱骂、殴打、面壁罚站、罚蹲、罚坐、剥夺睡眠等种种酷刑,从精神到肉体上残酷折磨,强迫写“保证书”,逼迫法轮功学员背弃信仰。

二零一九年九月张晶因绝食抵制迫害,体重从140斤锐减至80斤,身体极度虚弱卧床不起。一直被关在福州建新医院(监狱所属),遭受强行灌食近一年。

张晶,男,今年46岁,家住福州市台江区三保,他在家孝敬父母,在外与人为善,是大家公认的正直善良的好人。

4、广东揭阳市法轮功学员黄华杰在广东四会监狱被倒立抱头撞地致重伤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报道,广东揭阳市法轮功学员黄华杰被劫持至广东四会监狱后,狱警常指使夹控人员(重刑犯)毒打他致口鼻流血。为了阻止他喊“法轮大法好”,甚至把他整个人倒立着抱起来,头朝下,脚朝上,头往地板上撞。现在黄华杰的伤情很严重,被送去医院治疗。

酷刑演示:撞头

黄华杰原来是揭东县国土局建设用地股负责人,兼揭东县地产评估中心负责人,技术职务“土地估价师”,也是揭东县唯一的一名土地估价师。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日被广东省人事厅和监察厅联合发文非法开除。多次遭榕城区公安局迫害情况如下: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五日,被揭东县公安局国安副股长洪某等人绑架到三水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早晨,黄华杰到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四月三十日,转到新建的“揭阳市看守所”,非法枉判六年;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黄华杰被关到梅州市梅州监狱(原称“广东重刑三监”)迫害。因为喊“法轮大法好”,五年多时间被非法关押在“严管队”,后近四年时间被非法关押在阁楼里的“禁闭室”(他们称是“总统套房”),遭受了各种方式折磨:暴打、饭菜里下毒药、野蛮灌食、强逼抽血、强行打毒针、灌药、用绳子绑四肢吊起来、遥控电椅伤害身体、电击、长时间不让睡觉等,最严重的一次迫害致他的头撞墙,抬到“黑医院”缝了八针。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黄华杰在揭阳榕城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开庭时律师为黄华杰做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令在场的人都很震撼,执法人员私下都说:今天听律师上了一堂课。然而,在无罪的情况下,黄华杰竟然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5、广东揭阳市医生、法轮功学员林介平女士遭诬判 在广东女监重病一度昏迷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林介平女士家属接到广东省女子监狱的电话,说林介平电解质紊乱,低钾低钠,出现昏迷。家属要求保外就医。

二零一八年三月一日,林介平女士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八月十三日被劫持到广东女子监狱后腿部骨折,狱方声称是她自己滑倒导致的。二零二零年四月份,监狱通知家属,林介平做了手术的腿再度骨折,原因是她自己“行走过度”。在中国黑暗的监狱系统里,人身都不自由的情况下,“行走过度”的解释未免太牵强。

林介平女士,六十二岁,是广东省揭阳市渔湖镇个体医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心态祥和,养育三个孩子。林介平女士在村里是公认的良心医生。

林介平女士多次遭迫害:林介平女士到北京上访讲真相,被广东揭阳市公安非法拘留,并勒索罚款六千元,后被取消城市户口。林介平女士艰难的带着两个孩子在农村度日;二零零零年五月,林介平女士被绑架到洗脑班达半年之久;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林介平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广东女子监狱,每天被迫戴着手铐参加重体力劳动,从早上一直干到深夜;二零零二年,林介平在监狱被罚面壁坐二十多天,双手被反锁铐在铁门上;二零零三年,林介平在女子监狱再次遭“攻坚”迫害,又被罚面壁坐。在酷热夏天,林介平双脚站到肿胀,皮肤溃烂,疼痛难忍。

二、看守所迫害(4例)

1、遭非法关押一年 江西法轮功学员张育珍在广东珠海市被迫害命危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江西籍法轮功学员张育珍在广东珠海市遭绑架。非法关押在珠海第一看守所一年多,目前已被迫害致全身瘫痪、生命垂危。

张育珍,女,一九六七年一月出生,江西进贤县人,大学毕业,一家人都修炼大法。张育珍多次被迫害,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具体如下: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张育珍去北京上访,被枉判六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九日,张育珍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被狱警熊敏、万敏英等吊背铐十一小时,次日又被吊背铐三小时,造成双上肢和双手变形、双臂伸不直,手腕无力、胸部、颈部和肩部也时常会剧烈疼痛。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张育珍在冤狱期满时,监狱为掩盖迫害事实,直接把她劫持到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直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张育珍才被释放回家。

张育珍父母在中共当局的长期骚扰威胁下,在担惊受怕中相继离世。

2、辽宁大连任海飞遭绑架关押、心肾衰竭命危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任海飞,被甘井子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已逾三个月。九月十八日,任海飞被构陷至甘井子区检察院。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辽宁省大连市现年45岁的法轮功学员任海飞在租住的钻石湾公寓被大连甘井子分局甘井子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和抄家,被抢走现金五十多万,还有价值二十多万元的空TF卡和空U盘。还在车里又搜走五万多元现金和一些TF卡。他绝食反迫害,要求无罪释放,因出现心脏衰竭、肾衰竭等状况,在医院抢救中。甘井子派出所警察在医院把守。

任海飞

六月二十八日,任海飞被送往大连姚家看守所,因身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被拉回派出所。

任海飞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提升,心明智聪,做了好事不求回报。二零零一年任海飞曾被中共绑架,非法关押七年半,辗转关押在辽阳铧子监狱、大连监狱,遭受酷刑迫害,曾被长期关在一平方米的小屋里禁闭,戴上手铐和脚镣。

演示:关小号

3、山东烟台市龙口法轮功学员姚新人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遭迫害呈植物人状态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晚,山东省烟台市龙口法轮功学员、原本身强体壮的姚新人在龙口市张家沟看守所“突发”脑溢血,在龙口市人民医院被做开颅手术和气管切开术。龙口公安安插四~五个警察在医院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姚新人当时在重症监护室里,呈植物人状态。

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姚新人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至今已经一年多。

4、被非法关押十个月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78岁法轮功学员、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命危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78岁法轮功学员、高级工程师曾加庚,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警察绑架,劫持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二零年二月底转到海珠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身体每况愈下,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曾加庚

曾加庚血压高达200mmHg、心脏受损(左心房扩大,二尖瓣关闭不全,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心功能1级)、右眼几乎失明、左眼视力模糊、双耳听力严重障碍、会见时完全听不清律师说话,无法和律师沟通,同时头晕,头和身体晃动。

曾加庚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高分子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原广州珠江轮胎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退休前是单位的技术骨干。公共交通分局怀疑曾加庚使用服务器传播法轮功真相,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曾加庚被公交分局侦查二大队警察跟踪、设伏、钓鱼式绑架,八月十六日被广州市检察院非法批捕。十月初,广州市公安局将曾加庚构陷到广州市检察院。十月中旬,曾加庚被构陷案转到海珠区检察院,十一月上旬被海珠区检察院构陷到海珠区法院。二零二零年二月底,曾加庚被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转移到海珠区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七日,海珠区法院对曾加庚进行了第一次非法视频庭审。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三日上午九时,海珠区法院对曾加庚第二次庭审。

三、洗脑班迫害(1例)

1、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丁玉明被洗脑班劫持、折磨命危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法轮功学员丁玉明被绑架到洗脑班后遭搜身,身上一百元钱、钥匙、手机均被抢走。洗脑班接连五天也不给他被褥,并且不按时给予饮食、不让洗漱,除了大小便让出门外一直被关在屋内。并且对他毒打,使用鞋底打头部和身体。丁玉明不观看洗脑电视节目,打坐炼功遭到毒打。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洗脑班有上级检查来的时候,丁玉明因为说“法轮大法好”又被毒打关入单间,非大小便不让出门,且不让洗漱不按时给食物进行虐待,并威胁“再捣乱弄死你”,而且还不让女儿会见。

七月二十二日,丁玉明因遭虐待生命垂危,被送往怀来县同济医院进行救护。此后丁玉明下落不明。

丁玉明多次遭迫害:

◎二零零三年丁玉明被怀来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投入冀东监狱,二零零八年被迫害心脏不好、高血压后被保外就医。

◎二零一七年丁玉明在北京打工被北京通州马驹桥派出所非法抓捕、非法判刑四年,被迫害致旧病复发,遂进行监外执行。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