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十年冤狱 甘肃省韩旭又被非法关押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韩旭先生遭绑架,在兰州市第三看守所被关押迫害,至今已一年多。

韩旭,54岁,原甘肃省地毯进出口公司外销员,计算中心主任,精通四国语言。韩旭从山东大学本科毕业,任甘肃省对外经济贸易厅翻译,长期在德国工作,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韩旭坚持信仰,多次被残酷迫害。

韩旭

一、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一、二十二日,韩旭两次到甘肃省政府和平请愿、说明真相,被非法关押在桃树坪小学两天。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四日,韩旭进京为法轮功鸣冤,遭警察绑架,被截回兰州非法关押十天。

二、在兰州大砂坪看守所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三日,韩旭被绑架到兰州大砂坪看守所关押迫害。韩旭与其他在押人一样,为台湾企业“正林瓜子”手工筛选瓜子,完不成任务就被号子打手拳棒相加,每打一下还问:打你了没有?直到你屈服了说“没有打”才住手。打完了还得让你说“谢谢”。如果反抗,会被全号子人一拥而上群殴。夏天的活,是用嘴嗑瓜子,然后用指甲剥出瓜子仁来。每人每天的任务量是满满一海碗瓜子仁。在押人有牙嗑坏的,也有指甲剥掉的。

示意图:中共监狱中的奴工迫害

看守所卫生条件极差,许多在押人身上长满了疥疮,一般用不上药,治疥疮只能用硬刷子把烂肉刷掉,再用火柴棍挑出脓胎,撒上些洗衣粉消毒。韩旭被非法关押的九个半月,身上也长满了疥疮,光手上就有十一处,被刷烂肉的时候,血流如注,疼得差点晕过去。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韩旭被放回家时,已瘦骨嶙峋,体重由原来160斤只剩110斤。

三、在西果园看守所被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日晚,韩旭在回家途中,被兰州市恶警突然袭击式的用黑布袋蒙面秘密绑架,并抢走随身的存折和7000元现金。韩旭被劫持到一个房间,被恶警按倒在地,又用椅子把他卡在椅子腿下面,一个恶警坐在椅子上。两个恶警从后面拽着胳膊,踩着脚,录像拍照,进行非法审讯。第二天被劫持到西果园看守所关押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兰州市公安局将韩旭换个地方迫害,秘密关押在兰州金泉宾馆518房间(部队招待所)进行迫害。

韩旭曾自述:他们给我戴上手铐和脚镣并连在一起,从此我只能整天弯着腰。他们不再允许我睡觉,强迫我面对墙,两手铐在后背,两腿向前,二十四小时一个姿势坐在地上。至少有一个星期他们不让我合眼,一闭眼就有人过来把我弄醒。后来我渐渐神志开始模糊,眼前出现各种幻觉,经常不自知重重地摔倒。张成甫就从后面直接提着手铐将我身体拎起来,手铐深深嵌入肉里,疼得我大叫。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安全局的崔姓科长喝醉了酒辱骂我,扇我耳光,然后他就难受得上吐下泻,他说一定是我在发功治他。安全局杨某用大皮鞋使劲踹我的胸口,几乎让我晕过去。由于长时间一个姿势背铐,我的手腕严重溃烂流脓,臀部也坐烂了(至今手腕留下明显疤痕)。张成甫还拿电击枪在我的脚趾上电,同时也电击另一位关在隔壁的法轮功学员,回来还笑着说那个法轮功被他电得一蹦一蹦的。他们见我不开口,就说:我们把你活埋在皋兰山上也没人知道。

四、在户县公安局被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四日,被戴上手铐和十几斤重的脚镣的韩旭,被劫往陕西省户县公安局。到了户县公安局,韩旭两手分开半蹲,被铐在暖气片上一夜。第二天又被劫往户县腊家滩戒毒所刑讯逼供。韩旭被五花大绑,拽过一把木椅子,把椅子背从胳膊中间套进去,对面再拽过一把椅子,把戴着沉重脚镣的两腿搭在对面椅子背上,两个椅子用力往一起挤压,把他在两个椅子背之间挤压成V字形。同时他们还用力揉搓捶打肩膀处的穴位,韩旭痛苦至极,几乎窒息。

五、在渭南监狱被迫害

韩旭被户县法院枉判十年重刑,在户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八个月后,被劫持到渭南监狱(又名陕西省第二监狱)迫害。

从二零零三年起,韩旭就被单独关押在严管队的小号监室内,二十四小时被包夹。从二零零六年起,渭南监狱开始对各监区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转化迫害。一天监狱在教育科开“转化”会,让被暴力强制写了“三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的学员在会上发言,污蔑大法。韩旭和另一法轮功学员站起来奋力高呼:法轮大法好!反对迫害!两个包夹急忙上来捂嘴并把他俩摔倒在地。韩旭失去了知觉,被恶警戴上手铐,抓住脖领拎起来,关禁闭室迫害三个月。三个月后,又被关入小号。

演示:关小号

二零零九年冬天,韩旭向外写信揭露监狱内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信件落入监狱恶人手中。韩旭再次被关禁闭两个月,二十四小时都关在禁闭号里,白天被要求坐在冰凉的瓷砖地上,地上只有一张破毡子,身下没有任何铺垫,每天夜里两点左右就被冻醒。韩旭只好围着被子坐到天亮。天气最冷的时候,一次狱政科的曹科长要来禁闭室非法提审,但一直没露面。禁闭室的狱警把韩旭手脚铐在提审室的铁椅子上三个多小时,铁椅子冰凉透骨,提审室门窗大开,冻得韩旭浑身发抖。

监狱不但从肉体上折磨韩旭,同时从精神上进行人格尊严的侮辱,不给放风无法接水,洗脸、洗碗、甚至漱口润喉,都要从便池中取水。

在渭南监狱,韩旭熬过了长达六年的单独小号关押,七个月的强制“转化”,五个月严寒酷暑、地狱般禁闭折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韩旭走出了黑窝,回到兰州的家。

六、讲真相再次被非法拘留送洗脑班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九日,韩旭在街上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兰州拱星墩派出所恶警绑架。国保警察把韩旭劫持到渭源路派出所非法审讯,两个恶警抓住他的手强行按十指手印并采血,在铁椅子上把他铐了一夜。第二天被劫持到兰州桃树坪看守所关押迫害十四天,之后又被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了四天。

七、再被构陷,非法关押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韩旭在兰州市城关区焦家湾讲真相,被便衣警察构陷,被劫持到焦家湾派出所,后被城关区国保非法关押在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之后秘密关押到兰州市第三看守所(又名西果园看守所)。家人多方打听,才得知韩旭的下落。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韩旭被构陷到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九月十八日,韩旭的家人了解到,韩旭被构陷到城关区法院。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五日,韩旭被城关区法院非法庭审。

附:甘肃省兰州市第三看守所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西果园镇上果园村1号
邮编:730050
所长:王延峰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