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忍”的点滴体悟

Print

【圆明网】慈悲伟大的师尊告诉弟子:“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

自修炼以来我对“忍”的法理认识的很表面,在矛盾中也就做不到师尊要求的那种修炼者之忍。“女强人”的表现一直随时出现,不让人说,反而爱强加于人。自己知道这些必须要归正的,必须要做到大法要求的那种“忍”的标准。不知啥原因就是做不到。还有不知不觉养成的“怨”,表现在说话中带着指责。这个“怨”让我很苦恼,它的存在,平和的心态就出不来,更不要说慈悲的心态了。夫妻间说话总是带着火药味,与同修切磋让同修感到有压力。

通过背法,对丈夫的冷言冷语刺耳的声音不动心了,不再反唇相讥,能做到用平和的语气跟他说话。我的改变,反而得到了三十多年来都没有听到的好言好语。这么多年一直在纠正他,让他好好说话,都没有效果,他就是不会跟我笑,跟我好好说话,由此我对他生出很深的怨恨,达到了瞧不起他的地步,当然也就不会好好跟他说话了。讽刺挖苦、埋怨指责。他苦我也苦,很是不和谐。要不是有大法的制约,早就跟他分手了,至少会“分居”不在一起住了。

我“女强人”的表现,才使得他不得已允许我在家做大法事,我听师父讲法,他也不得不跟着听,我听修炼体会他也不得不跟着听,新唐人也得随着看,有了破网软件,每到吃饭时被迫去了解国际形势。所以他是知道大法真相的,他还用真相币购物,在我被迫害时,他也多次保护大法的东西。但是,至今他也没走入大法修炼。现在我明白是我的原因,主要是我对他的怨恨心在阻挡着他。

当明白法理后,我在发正念中重点清除对他的怨恨,同时转变多年来形成的瞧不起他的观念,生出怜悯心,我是师父的大法弟子,他却不是。我被迫害,那是因为我做的不好,也是我修炼的过程,而他却要为此承受很大。他是为我的修炼在担当,虽然对他今后也是有好处的,但毕竟他是为了成就我而受苦。他是个了不起的生命啊。

想到这些,那个由人的得失派生出的怨恨自然就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我心性上的提高,对他的理解和期待。期待他早日走入大法,成为大法弟子。

这个多年的怨恨就这样修掉了。为此我有了很大的收获:今年祝贺慈悲伟大的师父中秋快乐的大圆月饼他提前几天就买好了,一个圆圆大大的月饼啊!

没有了这个怨恨,我跟他说话平和了,不尖刻了,声音低了八度。这都是自然达到的,不是有意做出来的。他说话再怎么不顺耳我也不在意了,不气恨,不觉委屈。啊,我体会到作为修炼者的那种忍的感觉。还理解到师尊讲的“‘忍’里面还有真、善、忍”[2]的一层涵义。的确,当做到善待他人,站在他人角度替他人着想,遇到矛盾,不顺心的事就不当回事了,自己能超脱出来,达到了那层“忍”的境界,也就是同化了忍中有善的那层的法理。自然多年的怨恨也就不存在了。

目前,我们夫妻生活在从未有过的和睦中,丈夫勤快了,知道关心我了,还主动和我搭话,在我面前的那张阴沉的脸消失了。现在他终于觉的我是他的“妻子”,不再是他的“阶级敌人”。

是法轮大法让我走出人的恩怨,虽然太晚了,可总算幸运,在师尊正法没有结束前,我修去了阻碍我同化法的关键的一步。

师父啊,弟子在您的大法中修炼二十二年,一直是您慈悲的拽着、拉着弟子往前走,没有放弃这个不争气的我,弟子让您操心了。今后弟子只有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来回报您的慈悲苦度。

叩谢恩师!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