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岐山县刘红书再次被绑架、下落不明

Print

【圆明网】陕西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刘红书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家里被岐山县610人员绑架并非法抄家,610人员抢走了用于救人的真相资料。那些人逼问刘红书这些资料是谁给的?刘红书反问那些人:“你们问这想干啥?”后被公安带走。

现在刘红书下落不明,不知道人被关押在何处。

刘红书的父母都已八十多岁,多次经历儿子被绑架关押迫害,精神承受不了打击,他老母亲说最近眼睛也越来越看不清东西。老父亲前一阵还住院治疗。

刘红书(刘红书),男,50多岁,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人。一九八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刘红书被祝家庄乡政府汽车撞成严重脑外伤,两次手术后身体一直欠佳,需要不定期服用脑心舒、脑复新等药物。一九九九年,刘红书修炼法轮大法后,他脑外伤后遗症痊愈,身心健康。

在法轮大法遭受邪党迫害的最初那几年,刘红书在新疆打工,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在讲真相中被当地“610”恶徒绑架、失去了正常的工作,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三年七月份,刘红书因为去宝鸡市状告新疆“610”组织对他的劳教迫害,被宝鸡“610”非法扣押,祝家庄乡政府谭涛等七、八个刘红书叫不上名字的人,和戢武村邪党书记曹红星、主任曹白星,还有营四队队长等人,以给刘红书找工作为由,把刘红书从宝鸡软硬兼施,哄骗到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企图迫使刘红书放弃对真、善、忍佛法真理的信仰。刘红书绝食抗议中共的邪恶迫害,最终被释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刘红书为了维持家庭生活,去外地打工。期间,祝家庄乡派出所三个警察来到他的家,抢走刘红书的私人物品,威逼家中八十多岁的父母签字画押,造成老人受惊吓,大病一场。

刘红书从打工地回家,得知在他打工期间,祝家庄乡派出所三个警察突然无缘无故地窜到他家,拿出所谓的“搜查证”抄家,吓得近八十岁的老父亲、老母亲呆若木鸡,人家叫干啥就干啥,警察威逼她善良的母亲打开了他的房门,搜走了他的法轮大法经书、师父法像等许多物品,没有开任何清单,并拉着吓蒙了的老父亲手,在一张他不知道写着什么的纸上面强按手印,还哄骗老人在上面写上了名字。为此。刘红书去岐山县公安局检举控告违法者,公安局不予受理。祝家庄派出所三警察滥用职权、非法抄家、抢劫财物,执法犯法,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他们无缘无故侵犯公民住宅权,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滥用职权,恐吓百姓,抢劫财物,应当按法律受到从重处罚。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刘红书应聘从陕西杨凌去浙江某厂打工,他们一行一百多人同乘一辆大巴车。车经过河南西峡县二郎坪检查站时,因为刘红书修炼法轮功,他的身份证被没收,检查站警察对刘红书恣意搜身、翻行李,甚至上手铐,不让上厕所,连夜把他挟持到西峡县公安局。西峡县公安局再次非法搜身并打骂刘红书,并把他铐在箱子上坐一宿,由两个警察看守。翌日(十月二十四日)他们对刘红书严刑逼供,警察群起压制,强迫他按指纹、强迫采血、强迫体检。傍晚刘红书被送进拘留所非法拘禁。自十月二十三日当天,刘红书就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迫害;十月二十六日,河南西峡县公安局长常杰有亲自指挥给刘红书强制灌食,导致他口腔流血不止才停止灌食,使他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十月二十八日傍晚,河南西峡县公安局招来刘红书户籍地陕西岐山县祝家庄派出所所长等人来接他。扣押了刘红书三本法轮大法书及三张手机内存卡,以罚款为名非法没收他随身携带的一千元生活费。

刘红书上有八十多岁的老父母,还有一个长期身患疾病的弟弟,生活压力很大,由于外出多次被公安机关骚扰,这几年为了照顾父母,他在家乡上门卖货维持生活。安稳的才生活了几年,现在又遭绑架、非法关押,再次使两位老人悲痛欲绝,因为刘红书是二位老人的唯一依靠。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