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李桂英四年冤狱即将期满

Print

【圆明网】长春市绿园区53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桂英女士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被长春市国保大队几名便衣“凑数”绑架,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被非法判四年,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因拒不转化被迫害摧残关小号、坐板凳。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四日即将冤狱期满。

李桂英女士,农科院职工,由于在大法中受益,不放弃修炼,二零零九年八月去农村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世人时被绑架,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被强制做奴工,被迫害出心脏病,高血压症状。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长春市国保大队和四间房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马秀荣、李桂华和李桂英,并非法抄家。警察公然对家属说,快过年了,因为“上边给的抓人指标没完成”,抓她们几个是为了“凑数”,“十天半个月就回来”。

下面是李桂英二十一年来遭受的部份迫害经历:

一、遭非法劳教期满后再送洗脑班迫害

李桂英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六日晚上在去农村发神韵光盘,儿子虽然没有炼功也跟着传播真相。当晚儿子骑摩托车回家时被四间房派出所绑架,摩托车被抢走。第二天,李桂英回家取东西时,正赶上四间房派出所警察李何和一些警察在她家搜东西,李桂英当场被绑架到四间房派出所,在车上她曾给警察讲真相,却遭到了一阵拳打。

在派出所,李何问了她很多问题,李桂英拒绝回答,最后李何问李桂英有什么要说的,李桂英说:“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世界需要真善忍。”

晚上李桂英被劫持到绿园区公安分局住了一宿,第二天又被送到苇子沟拘留所迫害。有一天来了个叫张伟的问李桂英是否请律师,李桂英说:“请”,张伟说:“我们给你找律师。”李桂英说:“你们律师不会站在公正的立场上为我们辩护。”有一天警察给李桂英送来“强行劳教通知书”,让她签字,她没有签。

九月二日下午,李桂英被送到黑嘴子劳教所迫害,为期一年半。在四大队里,她遭受了四十天的精神迫害,每天一边被迫奴役劳动,一边有两个邪悟人员念歪曲大法的文章,不劳动时就有三四个“帮教”围在她身边攻击大法,企图“转化”她。有一天,四大队队长金丽华把她叫去问她家里的电脑和打印机是哪来的,李桂英说:“是同学的”,金丽华就踢了她一脚,让李桂英面壁一上午,并说以后天天面壁,李桂英没有听她的。

二零一零年六月七、八、九日三天,被非法关押在一小队的法轮功学员开始静坐,要求停止迫害四大队的同修李金英,恶警说李金英要“反弹”就把她绑在死人床上已经好几天了。静坐期间,狱警用不同的形式威胁她们让她们干活,这些法轮功学员不为所动,最后李金英被放回,静坐的法轮功学员被加期。由于不配合邪恶的命令,李桂英几次共被加期十三天。

在被劳教所迫害期间,法轮功学员们被强迫干有毒的活,做“蝴蝶”出口,由于胶里有毒,导致很多人视力下降,身体出现了不同的症状。二零一零年腊月二十九,由于超负荷劳动,造成李桂英心脏病突发,几天后才好。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是李桂英被劳教迫害到期的日子。早晨九点多钟,狱警孙佳叫李桂英把物品拿到管教室检查。到了管教室,她们检查完她的两兜衣服后,孙佳让李桂英把衣服脱下来检查,李桂英没有同意,并严厉地说:“哪家法律规定可以搜身?”这时封晓春在身后踢了她一脚,同时狱警孙佳、金丽华、韩春玲、李晓华、封晓春五人强行把李桂英按倒在地搜身,李桂英就喊“法轮大法好”,最后她们在她身上搜到了《转法轮》〈第五讲〉和两篇经文,搜完身后狱警说要把李桂英送到洗脑班,她当时没有相信就跟封晓春下楼了。

在劳教所大门口,站着她们单位的保卫处干事,还有一位女职工和六一零头目万志,他们强行把她拽上警车,送到兴隆山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此前,单位领导威胁她弟弟说:“如果她不去洗脑班,不转化,她会失去工作”,弟弟在被欺骗的情况下,协同单位和派出所的人签了字,同意送李桂英去洗脑班,在无知中做了坏事。

在洗脑班里,邪悟人员祝家辉、孙亚君和姓马的三个帮教每天对李桂英胡说八道。单位陪护人员说她自私,因为她不写“五书”导致她回不了家。后来由于李桂英也动了想回家的念头,为了糊弄警察写了一个“保证书”(已声明作废),主任看了说是糊弄事,还让写其它东西,李桂英没有配合。洗脑班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威胁说要把她送到长春外五县洗脑班,问她去哪,她说:“我要无条件回家”,四月十五日单位把她接回家。

回家后检查了她的物品,发现丢失了三千多元钱现金,还有电脑,塑封机,切刀,电子书一个,大法书一本,光碟等物品。她曾到四间房派出所要她的东西,他们说没有这事,愿上哪告上哪告。李桂英在被劳教期间,单位院长宋占龙还扣发了她一年的工资,她去要了几次也没给,宋占龙还拨给了洗脑班几千元钱迫害她。

二、再被劫持洗脑班迫害致听力、视力、记忆力严重下降

二零一二年九月,李桂英又被劫持到苇子沟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后被劫持到奋进洗脑班继续迫害。由于不转化,警察指使“帮教”对她采取了很多恶毒的迫害方式:比如罚站。“帮教”在地上画一个圈,让李桂英从早晨站到晚上不准出圈,时间长了她的旅游鞋已经穿不上了,脚肿腰疼尿频,膝盖以下全都肿了,腰部像一块钢板一样很痛很痛的。从十月一直罚站到一、二月份洗脑班解体。

由于李桂英不配合刘淑荣等这些“帮教”洗脑迫害,她多次被扇耳光。有一天把李桂英拽到监控下,边骂边打耳光,用拳头打前胸,打得她两眼穿花,耳朵瞬间听不到东西了,很长时间才好。从那以后听力下降,牙齿松动有一个牙被打坏了,胸部疼痛喘气都痛。这样的暴打经常发生。更恶毒的是把大法书撕下来往她贴身裤子里塞,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

由于长期被迫害,导致视力,听力,下降,听别人说话听了上句听不到下句;拿不住筷子,着急手抖的就更严重;记忆力严重下降,大脑反应迟钝;尿频,腰疼,腿痛,怕光,浑身无力,精神处于崩溃边缘。

洗脑班解体前她已经被迫害的睡不着觉了。回家后刚开始也睡不着觉,累极了。腰象钢板一样硬,腿似千斤重,上床都要用手搬着腿,一条腿一条腿的挪到床上才行,躺在床上翻不了身,用手搬着腰才能翻身,在用手一条腿一条腿挪过去。严重的颈椎病,大脑一动能听到嘎巴声,心口时常绞痛,喘气声很重,常常觉得很累很累。从洗脑班出来时腿无力,走路会摔跟头,四十刚出头头发已经花白了。

三、再被绑架冤狱四年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长春市绿园区国保以“凑数”的名义非法抓捕了家住绿园区车家村、腿有残疾、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桂华,还有从监狱出来没几年的七十岁的长春市农科院退休职工马秀荣,长春市农科院职工李桂英。十天后她们三人都被劫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李桂华、李桂英、马秀荣三人被绿园区法院分别枉判五年、四年、二年,后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

李桂英在吉林省女子监狱期间曾绝食抵制迫害,狱方不让家属探视。

刑事犯巩翠杰(诈骗犯)和刘莉(诈骗犯)及郝兆云参与对李桂英的迫害。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因李桂英抵制迫害,巩翠杰等三人一边辱骂一边武力相加,直接导致李桂英胳膊等多处淤青。

二零一八年二月九日,因李桂英不配合佩戴胸卡,以上三名刑事犯强拉硬拽让李桂英坐在播放污蔑法轮功的视频最前排的位置上,李桂英不去。巩翠杰在硬拉她时又突然松手,把李桂英的头狠狠撞在墙的围棱上,使李桂英的后脑勺撞出个大包,她头昏、头痛,血压高到150。巩翠杰向狱警高阳汇报时,不说是她给造成的,反而说是李桂英血压高不吃药。狱警高阳(常听信刑事犯的小报告)听信巩翠杰的谎言,不去了解真相,气势汹汹带几个刑事犯强行给李桂英灌药,把李桂英的鼻子、嘴唇抓破、手腕掐得紫青,还让大家躲开监控视线,让监控看她们是救人,其实是害人。警察高阳还拿出手铐恐吓李桂英,要把她铐起来送医院进行进一步迫害。

到二零一九年九月两年多的时间,因拒不“转化”,一直被强制坐不到十厘米的小板凳,最长的时间每天让坐十八个小时不让动,两腿蜷起来,两手放在腿上,每天被强制看诬蔑大法的光盘,几个包夹围着骂李桂英。

两年多的折磨,导致李桂英的一条腿走路不好使,需要有人扶着。在这种情况下,李桂英拒绝坐小板凳,狱警高阳指使包夹强制她坐,她不从。在她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高阳以她不服从管理为由把她送入小号,关了一个月。回监区后,李桂英心脏非常不好,每天心律130多次/分钟,十一月份把她送入监狱里的医院。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四日是长春法轮功学员李桂英冤狱期满的日子,请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帮助好人平安回家。

吉林省女子监狱
狱警高阳,女,37岁左右,2015年来到八监区以来,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电话:18504302264

李桂英所属辖区相关部门信息:
长春市绿园区司法局
地址 长春市和平大街2288号,邮编:130061,电话:87605297
长春市绿园区委政法委
地址 长春市和平大街2288号,邮编:130061,电话:87605268
长春市绿园区人民政府
地址 长春市和平大街2288号,邮编:130061,电话:87605165、87605103
四间房派出所
所长战维忠:15904406439、87877765
王伟:15904406604
孙建博:17154360566
崔营子:15904406502

李桂英工作单位人员信息(2011年)
农科院总机:0431-87874222、0431-87874221,查号拨0
院长宋占龙
后勤李院长
科研孙院长
书记安志成:0431-87874222-8318
郭相东
保卫处
人事处:0431-87874221-8421
居民委:0431-87874222-8116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