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判刑11年入狱 吉林刘庆命危

Print

【圆明网】吉林省扶余市法轮功学员刘庆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被警察绑架,在看守所被毒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仅十二天后遭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十一年,于九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吉林省第二监狱,目前已经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十月九日,刘庆的家人突然接到吉林监狱的电话说刘庆病重,在吉林江南某医院住院。次日刘庆的家人赶往住院处,医生告诉说,刘庆住院的原因是脑梗,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刘庆当时被劫持到扶余看守所,第二天就被看守所长吴国江和一个姓赵的警察把腰部和肋骨都打坏了,造成身体特别虚弱,腰和肋骨疼痛难忍,走路需要搀扶,弓着腰,生活不能自理,在劫持到吉林监狱之前根本没见好转。

刘庆是家里的顶梁柱,其小女儿刚刚读高中,每天都需要钱,对他的迫害,不仅使家庭经济陷入困境,更重要的是给家人带来的心灵的伤害、精神上的痛苦是无法治愈的。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下午一点多,刘庆在外出刚刚回家,在松原市租住的楼下被三个蹲坑警察绑架,其中有扶余国保大队长于新江(新上任)和五家站派出所警察吕洪德,还有一个是松原市警察,三个警察没有穿警服,到刘庆家非法搜查,一无所获。

过了两天,刘庆的妻子接到办案警察电话,被告知,构陷刘庆的案子接着二零一五年的程序走,扶余法院马上要开庭了。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晚,扶余国保大队长宋东风带领李再刚等十来个没有穿警服的警察如土匪一般翻墙而入,强行把刘庆带走,当时把刘庆的女儿吓得昏厥抽搐,送医院抢救。刘庆在看守所被迫害十一天时,身体极度虚弱,随时有生命危险,被放回家。由于经常受到警察的骚扰,被迫流离失所,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扶余法院对刘庆非法庭审。当天上午九点,刘庆的双手在后背反铐着,被两个法警架着带入法庭,刘庆的头上绑着绷带,鼻子戴着鼻饲,行动不便。刘庆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指出,法轮功在中国是合理合法的,中国现有的法律哪条也没有规定法轮功是×教。刘庆说我二十多岁时就患上多种疾病,炼法轮功不长时间就好了,脾气也变好了,家庭和睦。

从被绑架到开庭,仅十二天,在开庭之前,法院也没有通知家属。非法庭审历经一个多小时,刘妻在法庭上看到刘庆戴着鼻饲,才知道刘庆已经多日没有吃东西(不是不吃,吃什么都吐)。

到十月份,家属也没有接到任何判决书、裁定书,或者电话通知刑期。通过朋友打听得知,刘庆被非法判刑十一年。九月二十三日被送往吉林省吉林市监狱。

九月二十七日家属到监狱探视,只允许女儿会见。刘妻被监狱方面拒绝接见,刁难说没带结婚证。女儿看到爸爸身体虚弱,皮肤惨白,走路需要搀扶,弓着腰。刘庆告诉女儿,在看守所期间,两次被送医院抢救。

十月十七日,家属第二次去监狱探视刘庆,看到刘庆比上次九月二十七日见到时身体状况还糟糕,身体更加消瘦、虚弱苍白弓着腰。刘庆告诉家属,他被劫持到扶余看守所第二天就被看守所长吴国江和一个姓赵的警察(身份待查)把腰部和肋叉子都打坏了,腰和肋巴扇都很疼,两个多月了也没见好转。刘庆让家属存1000元钱,说要到监外医院去检查身体,现在在监狱里依然是吃啥吐啥。

刘庆并且告诉家属,在扶余看守所期间,警察曾四次带刘庆去医院检查身体,每次只检查胃,而不检查受伤的部位。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