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陷十一年半冤狱 马智武又被非法关押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五日,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马智武先生被固原市泾源县被绑架,被劫持到固原市看守所关押迫害,六月二十五日被固原市原州区检察院非法批捕,至今已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

马智武,五十岁,原宁夏银川铁路分局安全监察室的司机,一九九八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鼻窦炎(曾做过穿刺治疗)、痔疮、前列腺炎等疾病。修炼不到两个月,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马智武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人,是单位、亲朋好友公认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马智武屡遭迫害,在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累陷冤狱十一年半。

一、在银川市看守所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马智武等一行十九人抱着一颗说真话的心,来到北京和平请愿,在租住处被警察绑架,被劫持到北京的朝阳看守所非法关押。九月二十四被宁夏银川市公安局警察劫回到银川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多月。

在银川看守所,马智武不放弃修炼,被王姓恶警伙同犯人殴打、“扎背铐”、加戴重刑具(脚镣)进行迫害。

酷刑演示:背铐

二、在宁夏第一劳教所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马智武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到宁夏第一劳教所(宁夏白土岗子劳教所)迫害。有一次,马智武被弄到一个房子里,十几个犯人用棒子、凳子、皮管子一顿乱打,马智武被打的全身是伤,眼前发黑什么都看不见了,自己迷迷糊糊回到住处,身上痛的连坐都坐不住。

二零零零年八月,马智武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被强行插胃管灌食;恶人们拽胳膊按腿、按住头把胃管从鼻孔往里插,并不停的插进拔出;马智武被折磨的痛苦不堪,十天之后,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一年的八月,马智武第二次绝食抗议,第四天被恶警从监舍里抬出强迫灌食,恶警指使几个犯人把他压在床上丝毫不能动,插上胃管后用针管往里灌稀糊。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马智武被劫往灵武看守所,四个月后被灵武法院枉判六年。

三、在宁夏吴忠关马湖监狱被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马智武被劫持到宁夏吴忠关马湖监狱关押迫害;五月四日,马智武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恶警梁海望每天安排十几个犯人对马智武实施迫害,犯人三人一组,轮换看着、并随意殴打,连续十几个昼夜不让他合眼。有一天马智武实在熬不住睡着了,犯人们用打、摇、冷水泼等方法也叫不醒他,就把他抬起来摔到地上,再抬起来摔到地上,这样反复几次终于把马智武“摔醒”了。

每天晚上八点到十点开“批斗会”批斗马智武,批斗时恶警梁海望指使犯人给马智武架“土飞机”,双臂被强行掰到脊背后面,用东西堵住嘴,再用一根绳子绑上,不停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开飞机

恶警梁海望还用“挂砖头”折磨马智武。马智武自述:梁海望指使犯人每天出工拉着我到工地,然后用皮带铐将我吊在板厂锯房的大梁上,让人用皮带、棒子没头没脑的打我!并在我耳边不停的给我念诬蔑法轮功的稿子,同时用电警棍电在我头上、手上、身上。还专门给我做了一个木箱子,箱子上写着我的名字和污蔑法轮功的话,并用绳子将木箱子挂在我的脖子上,箱子里装满砖头。再用袋子装上沙子,压到我的头上、脖子上,就这样迫害了我两个月。

二零零三年四月,马智武绝食抗议迫害;狱警孙雄把六天饭水未进、站都站不稳的马智武用铐子吊在三中队院子里的篮球杆上面。吊了一下午。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日,恶警郭戬带领一帮犯人,给马智武的胳膊扎上背铐,后背着地仰面朝天,几个犯人抓住胳膊来回拖着走,拖了好几公里。又叫几个犯人在玉米地里来回拖了一天。晚上又拖了回来,再把两只胳膊分开,用手铐铐在两张床上,铐了整整一晚。

有一天,恶警郭戬指使犯人:把马智武抬到床上。几个犯人把马智武按到“死人床”上,两胳膊左右分开,抻的直直的,把手铐紧紧铐手腕上;用脚镣把脚吊起来,然后把腿、腰用绳子绑在床上,脚脖子让脚镣拉的紧紧的“抻”,当时脚脖子裂开了口子,流了很多血。

酷刑演示图:死人床

犯人轮番折磨,二十四小时不让马智武合眼,在耳边念诬蔑法轮功的稿子。眼睛稍稍一闭,犯人就用火钳子、木棒等工具毒打。马智武被这几种办法轮换着迫害了四十多天,在床上被“抻”了四十多天。犯人在房子墙角的两边用电钻各打了上下两个孔,装上四个铁环,再用两副手铐把马智武的胳膊铐在铁环上一吊,腿上用两个大铁环套上;几个小时之后,马智武被吊的全身往出冒汗、眼前发黑、耳鸣,脚脖子流了很多血。每天还被堵鼻子,强行灌非常浓烈的食盐糊糊,每灌进一口都呛的人死去活来。

二零零五年四月,马智武被几个犯人殴打,犯人还提来水往他身上泼;马智武全身湿透,恶警郭戬见状马上叫来几个犯人,把马智武拽到操场上拉着跑,跑着跑着,郭戬又让犯人把腿也拉上,让后背着地在地上蹭。同时他还叫喊着:你们给我跑快点。马智武整个脊背被蹭破流血。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马智武八年冤狱期满又被劫往“洗脑班”关押迫害了两个月。

四、在盐池县派出所、看守所被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马智武开车途经宁夏盐池县高沙窝镇时被恶警绑架到盐池县花马池派出所。恶警把他绑在“老虎凳”刑讯逼供、不让睡觉。只要一闭眼就往头上浇水、大声喊叫、用拳头乱打。在“老虎凳”上“熬鹰”四天。十五日下午被劫持到盐池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酷刑演示:老虎凳

马智武以绝食的方式抗议被非法关押,前后持续了四十多天。在绝食期间,看守所将马智武弄到医院强行“鼻饲”,马智武被戴着脚镣、手铐,警察、医生四、五个人将他按在床上,把管子插在鼻子里开始灌食。绝食后期,看守所每天由几个警察强行将马智武按着,双手靠在椅子后背上,双脚戴着脚镣,强行灌食。

五、在宁夏银川监狱被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初,马智武被盐池县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宁夏银川监狱关押迫害。

在严管监区,马智武拒不“转化”被犯人包夹,一年多没见阳光,被拳打脚踢、长时间“坐小凳子”、“熬鹰”、用针头扎、烟头烫、拽踢拧生殖器、从头顶浇水、用苍蝇拍捣眼睛、往眼睛里抹清凉油、往饭里加盐、开几个大瓦数长明灯直射、三九天成夜打开门窗冷冻……

酷刑演示:烟头烫

犯人多次用重拳猛击马智武双肾部位、用脚狠踢腰、腿等部位,有时一拳打来疼的倒在地上翻滚。恶人讲,这叫“爆炒腰花”。一连几个月,马智武左肾被打坏,尿血,肋骨被踢坏疼痛难忍,两腿高度肿胀、青紫瘀血,无法站立;长达一年半坐十五公分的小凳子,马智武屁股已经坐的溃烂流血、流脓;二零一三年二月,马智武被摧残心律失常、血压奇高,已出现生命危险。监狱怕担责任,才在以后的日子里不得不让马智武早点睡觉、给换了一个高一点的凳子,勉强支撑到了出狱的日子;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马智武活着回家了。

六、参加旁听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宁夏青铜峡市教师、法轮功学员陈晨遭非法庭审时,前去参加旁听的马智武被银川市国保大队王满等警察绑架,被劫持到石嘴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几天,被放回家。

七、回老家找活干,再被非法关押

二零二零年六月初,马智武回固原市老家找活干。六月五日,在宁夏公安厅有关人员、固原市原州区国保大队冯队长、教导员杨富春的操控下,马智武在老家固原市泾源县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固原市看守所,六月二十五日被固原市原州区检察院非法批捕,至今已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


附:部份相关信息

固原市检察院检二部办案检察官马志刚:0954-2930032

固原市政法委
书记李志达:0954-2088698、13995041525
副书记、秘书长、综治办主任马学明:0954-2088066、18169197399
副秘书长王旭东:0954-2088993、15825348599
副秘书长、综治办副主任丁志刚:0954-2088299、18095361918
综治办副主任任鹏达:0954-2088665、18995440911
办公室:0954-2088664、0954-2088334(传真)
主任马清智:0954-2088664、13909545674

固原市原州区公安分局
局长曾新富:0954-2068061、13995043110
副局长罗永和:0954-2068065、13935049083
副局长范向文:0954-2068066、13995040589
副局长马生权:0954-2068063、13909541068
副局长黄晓明:0954-2068088、13649575858
纪委副书记张宁:0954-2068626、18995418838
政工科长鲜进平:0954-2068072、13995042818

固原市原州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冯伟:0954-2068078、18995444536
教导员杨富春:0954-2068159、19995419628

看守所驻检人员
倪万宝:13309547111
马克东:13409548008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