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保护我走过道道难关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大法弟子,说不尽对师父的感恩与佛恩浩荡,现只把自己亲身经历的见证大法神奇的点滴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一、师尊帮我拿掉了身上的枷锁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江泽民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全国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法轮功,诬陷师父,全国大法弟子纷纷走出来進京护法,向有关部门反映真实情况,证实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也参加了四二五和七二零等上访护法。从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我曾被三次非法拘留、一年非法劳教。

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后,中纪委发出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功的决定,因为我是区直机关公务员,是一个副处级单位的办公室主任,当时局领导迫于压力班子成员集体找我谈话,让我选择,是继续修炼法轮大法,还是保留党籍。我当时想:是大法使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师父讲的法句句是真理、正道,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为什么要放弃。当时我跟局领导说:“要继续修炼(法轮大法),你们怎么处理都行。”

管党务的邪党副书记平时我俩个人关系不错,会后跟我单独谈话说:从能力和各方面表现大家都很认同你,按照文件要求只要你不放弃法轮功,就是开除党籍,但我觉的开除党籍不好听,你自己写一个退党申请,怎么样?当时我觉的只有法轮大法对我最重要,什么权利、金钱、党籍对我都可以放弃,我说:行。就这样我写了退党申请。我单位百分之九十都是邪党党员,有同事含着眼泪劝我别再坚持了,哪怕说句假话,先把事情应付过去再说,这样会影响自己前途、家庭、孩子的,何必那么认真,我说我修的是真、善、忍,怎能说假话,那也对不起师父。不久,开邪党支部大会,我就堂堂正正读了我的退党申请,然后主持人让我回避,我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当我坐下来的一瞬间,突然感到脑子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身体轻松,我当时不知怎么回事,就觉的奇怪:我是在上高中时全校发展的两个党员之一,当时把其视为政治生命,终身追求,在加入邪党时还感激涕零,如今我放弃了,失去了,为什么不难受?也没有失落感。反倒觉的轻松?!

二零零四年阅读《九评》后我才如梦方醒,原来那时候是师父帮我拿掉了我身上的枷锁,从此生命解脱了禁锢,所以我才觉的轻松,如获新生的感觉。

如今,我真诚的奉劝那些还被邪党枷锁锁着的人们,赶快三退别再被枷锁锁住你的生命,特别是在大瘟疫面前,快三退,诚念“法轮大法好”,生命才能获得新生。

二、师父为我还了人命债

二零零六年六月初,我参加一个同事女儿的婚礼,喜宴后,在回家的路上,走到一个大的十字路口,我骑着一辆凤凰牌28自行车,准备到对面的电器商店给朋友买一个MP3,当时往对面去的人行横道正是绿灯,我就没下车,就直接骑过去,当我快到对面时,一辆拉货的小面包车突然向右拐冲着我撞过来,直接撞到了我的自行车的中轴,当时我被撞的从自行车的座子上飞了出去,头向下摔在柏油路上,当时路边有三四个人都惊呆了。我从地上爬起来,坐在地上,司机下车来,问我怎么样?这时,我脑子里出来一句话:“好坏出自一念”[1]。我说:没事,你走吧!司机听后,立刻开车就走了,可能怕我讹他。

我站起来推起自行车往对面商店里走,商店里出来一个小伙子,看到了这一幕,对我说:“阿姨,你怎么让他走了?看您的脸都青了。”我一摸是有点疼,我说我信仰真、善、忍,他也不是故意的。过后,我后悔当时没告诉他:“三退保平安,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错过一次救人的机缘。

从商店出来我去修车,修车的师傅说没法修了,脚蹬轴已经撞進去了,我把报废的自行车推回家,到单位上班,单位同事看到我左脸是青的,右手掌也是青的,但都没破皮,听我说出了车祸,大家都让我去医院检查,并说不应该让那人走。我说没事儿。同事也知道我是修大法的,也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第二天我照常参加了单位组织的登山比赛。回想起当时被撞飞起落地的瞬间,没有感到身体是实实的摔在地上的,而是感到身体好像被一只大手托着放在地上的,所以虽然被撞飞后头向下摔在地上,可是头和脸连皮都没破。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帮我还了一个人命债。不然我不摔死也得摔残,叩谢师尊救我一命。

回想二十四年的修炼路,得法初期是师父牵着我的手,走入大法修炼,在护法、证实法的路上是师父扶我走过道道难关,在巨关巨难中是师父为我承受,在大法修炼的路上,每一步都浸透着师父的无量付出和慈悲苦度,真是师恩浩荡,师恩难报,再次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