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辽中县法轮功学员邵英慧遭受的迫害

Print

【圆明网】沈阳市辽中县肖寨门镇法轮功学员邵英慧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多种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晚,肖寨门警察肖玉璧、杨松闯入邵英慧家中,将其绑架到肖寨门派出所。所长张洪伟给辽中国保大队大队长李伟打电话,李伟来后用文件夹打了一下邵英慧的头,踹了一脚后下令辽中一张姓警察将其送沈阳第一看守所。

肖玉壁、杨松和辽中张姓警察开车将邵英慧送去,途中先去辽中骨科医院体检,三个警察强行让她体检,用力按她,将她腿按瘸了。到看守所医生见她腿瘸了,拒收,又去沈阳七三九医院拍骨科片子,邵英慧拒绝拍照,遭暴打,打人警察包括肖玉璧、杨松,不确定张姓警察打没打。之后拍完片子,腿骨没骨折,送入沈阳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辽中区法院非法对邵英慧开庭。邵英慧坚持认为自己没有犯法、没有犯罪。审判长张海波,他还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侯秀芬、石丽华、郭秀芝、刘湘菊的非法审判。

邵英慧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投入辽宁省女子监狱。

投监时因拒绝体检,邵英慧被看守所狱警赵敏强制体检,有些项目检查不上填的虚假数字。投监后,邵英慧被分到集训矫治监区一小队,当时队长是胡阳,在进警察办公室时因拒绝说犯人说的报告词遭犯人何义杰毒打,随身所带衣物,日用品包被拿走,几个月后分别的监区时才归还。

邵英慧刚到监狱时,犯人何义杰将床上被、褥、床垫全部拿走,只留两个白被单,让盖一个、铺一个。之后犯人杨藩、何义杰又将其棉衣、棉裤强行脱下拿走。一次邵英慧被带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干活屋里,大约五个犯人围着打,何义杰打的最狠,杨藩也使尽全力扇耳光,她们又抓手强行往空白纸上按手印,说是“五书”,因其奋力挣扎,事后看见右手背上留下一个指甲抠过的指甲印,至今留下一个疤痕。孙罗艳用浇花的小雪碧瓶(瓶盖上扎了几个眼)把其鞋、袜全部浇湿。

一个星期天,犯人们休息,杨藩、何义杰叫邵英慧蹲地上(躲着监控),后来又打人,邵英慧躺地上大约半天时间。有一天犯人们出工后,何义杰和搭档何姝先让坐小板凳,要求双腿、双脚并拢,双手放腿上,腰挺直,一动不动,见其不痛苦,又改蹲着,因为蹲着难受,时间长腿、脚全肿,期间她们侮辱、谩骂、人身攻击,杨藩(小队管事犯人)几次来攻击师父,借此侮辱她。

又一天(大约十二月十七日)何义杰又让邵英慧蹲地上,见其蹲不住,何姝用浇花水瓶向其头上浇水,又向她四周浇水,见她坐地上,何义杰就疯狂打人,邵英慧大声哭嚎,象抽风一样(监控拍下全过程,事后队长胡阳调监控查看)。一个警察闻声赶来,怕出事死人,叫何义杰将她抱到床上。警察见床上是空板床,喝令何义杰拿回被、褥、床垫,之后棉服也归还了。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邵英慧被分到三监区六小队,因干活慢,被管事犯人杨红影指使犯人谭晶在没有监控的储藏室毒打,之后是持续一段时间的收工以后罚站,又借口没有床位让其在地上住了三个多月,队长裴玉不管。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