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妈妈的表现找自己、修自己

Print

【圆明网】我的妈妈是个要强的女人,做了大半辈子的领导,里里外外一把手,任劳任怨,快到八十岁了,还是凡事都说了算。疫情期间,为了照顾她方便,我就把妈妈接到了家里。平时我都是一个人生活,这下热闹了,也给了我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

一、 自我的表现

一天给妈妈洗澡,之后我也洗了洗。妈妈一边给我搓后背,一边说:“还是有妈妈好吧!”我接口说:“是呀!俗话不是说了嘛,七十岁有个妈,八十岁有个家。”在妈妈的观念中,她来我家,是她来照顾我,而不是我在照顾她。在她的心中,我永远都是需要呵护的孩子,她的“位置”不可撼动。我忽然意识到,这种自我的表现我也有,只不过是在隐藏着。

在找自己的过程中,我发现这种表现使我在证实法的时候是被动的,不能积极主动的去做。比如:同修在病业假相中,找我去切磋,我往往是不怎么愿意去,还美其名曰:自己修的也有很多不足,对同修也不是很了解,到那去说什么呀!其实是自我的心在作祟:这件事别人去也行,也许比我切磋还起作用。

而在另一方面能表现自我的时候,比如:同修要装系统,我觉的这是我份内要做的,别人做不了,我便欣然前往。找到这个自我,真是吓了一跳:把法放到哪去了?平时总好说:要注意不能证实自我,要证实法!可我的表现……这里还包含着:显示心、妒嫉心、欢喜心、安逸心等。

师父说:“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个问题:你们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不能够反而助长这种有意无意在证实自己的问题。在证实法与修炼中也是去掉自我的过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证实你自己,因为常人的东西最后你们都得放下呀,放下常人的一切执著才能够走出常人。”[1]

前些日子退休了,本来是有心理准备的,在交出工作和钥匙的当天,心里还是空落落的,有一种不再被重视了的感觉。哦,是那个习惯,那个根深蒂固的自我的观念在起作用。

二、 党文化的表现

即使是俩个人,每餐吃什么也是要听妈妈的安排。一天,妈妈煮玉米碴子粥,对我说:“大半碗米加六碗水正好(妈妈不会用智能电饭煲)。”我说:“妈,不用那么多水,把电饭煲放到杂粮粥那挡上就可以了,你放到做米饭那档……”没等我说完,妈妈不悦的把脸扭向一边,我赶紧把下面的话硬生生的噎了回去。

看着妈妈,我不禁想起了前些日子我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同修的党文化的表现。事情是这样的:

同修在讲真相发台历的时候,被绑架了。同修们很快形成一个整体進行营救。一个同修来找我,说同修A的丈夫(也是同修)的叔叔是国保大队的队长,我们找他打听一下被绑架同修的情况(当时只知道该同修零口供,没有说出姓名),再一个就是要让他明白真相。

经过一番波折,终于找到了同修A家。A说:“她把被绑架的同修用实名上网了,知道同修没有说出姓名后,又往明慧网发了一条撤销实名上网的信息。”即使采取了补救措施,我心里还是感到一丝无奈。当我简单的说明了来意时,同修A突然冒出一句:“修炼不是请客送礼。”我动容的说:“同修啊,我们来不是为了求你叔叔的,是为了救他啊!”当时的空气好象是一下子凝固了,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强势,于是补充说:“修炼是修自己,你们觉的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也只是个建议,继续配合发正念吧!”

晚上我对学法小组同修说了此事,请同修帮我找找还有什么执著心,同修A为什么“不配合”?一个同修说:“姐,虽然你的出发点是为了营救同修,可是你的党文化很重,太强势了,使同修没办法和你交流。”另一个同修说:“还要注意一下说话的态度和语气,不要认为自己的对,一意孤行。”再一个同修说:“有点着急了,和被绑架的同修还有情,让急躁心上来了。”

我真诚的频频点着头,感谢师父的保护,感谢同修们都无私帮助。委屈的心一下子没了,并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剔除党文化。

三、 找自己、修自己

在传统文化中,百善孝为先。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如何对待“孝顺”呢?有的同修自告奋勇照顾生病的父母,还以为在符合常人的状态,在身体力行的证实法,最后导致没有时间做三件事;有的同修心里想着救度众生,否定旧势力的干扰,使老人有了妥善的安排……

师父说:“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2]

这里的“对人好”到“与人为善”到“慈善之心”再到“慈悲”,是一个修炼人从感性到理性,心性不断提高的一个过程。既然是“慈悲”,那就不只是对妈妈一个人了,是对全世界的妈妈的慈悲,是对众生的慈悲。

妈妈住院了,作为唯一女儿的我,当然应该去照顾了。可是怎样才能做到既放下了情,又能无微不至呢?我就这样要求自己,该怎么照顾就怎么照顾,但是不能着急上火,就是不动心。利用可利用的时间听法,给患者讲真相。这样就能吃得好,睡得香。到妈妈出院的时候,我一量体重不但没减,还增加了两斤。

妈妈的表现就是我的镜子。看到妈妈把不粘锅用钢丝球蹭白了,我找到了自己恋旧物的心;看到妈妈到楼下小区去挖地(荒废的花园)种菜,我找到了自己的利益心;看到妈妈被别人说年轻,眉飞色舞的表情,我找到了自己愿意听好听话的心和色心……看妈妈的表现找自己、修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