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骚扰不忘救人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弟子,在修炼的路上,在反迫害中,走过了二十三个整年了,今年六十一岁。我们单位的多数人,从局长、中上层领导,到一般工作人员,很多都听我讲过法轮功真相。丈夫是在主要部门的领导岗位上退休的,现在,我和他回到离我们工作地一百多公里远的老家照顾年迈的公公。

公公九十七岁高龄,身体健康,耳聪眼明,还能出去和他的老朋友们谈笑风生。孩子在省城副处级岗位工作,这些都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的真实写照。

四月的一天,我户籍所在地的邪党政法委书记徐爱华(化名,下文就叫他徐爱华)、派出所所长、社区主任、邪党支书一行从一百多公里外来我家進行骚扰,要我签所谓“三书”。

作为大法弟子,把修炼心性、提高层次、救度众生视为自己生活的重要内容,把中共恶党的这次行动,当作救度有缘人的机会,不被骚扰所动,感受在大法的无畏无惧。正如师尊说的:“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

之前,他们曾多次电话骚扰我的丈夫和儿子,要他们劝我签“三书”,否则要对丈夫進行处分,降工资。要把我的材料送儿子单位,开除他的公职。还说我的很多证据在他们手上,不配合他们工作,就把我移交司法部门等,進行恐吓和逼迫,给我的家人造成很大的压力和恐慌。

他们的目地没得逞,就找了我的原单位,单位就派了一位副局长、办公室主任等一行,直接来到我现在居住的老家找到我,要我把“三书”签了,否则会影响单位各项考核成绩。单位来的这些人,是我退休后才来的,没有听过大法真相。我想这次也不是偶然的,是师父有意安排他们来得救的,他们也是有缘人。

我热情的接待他们,请他们到餐馆吃饭,边吃就边给他们讲真相,还解答了他们提出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为什么他们帮助劝说我签“三书”是在做恶事等问题。听完后他们惊讶的说,原来法轮功是好的!这么多年我们被蒙在鼓里了!他们个个脸上带着笑容,起身要走时还关心的对我说:“你多保重,饭也吃了,我们回去了!”

看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身影,我为他们明白真相而欣慰!回想给他们讲真相的整个过程,有些内容,过后我只回忆起大概意思,具体的原话怎么讲的我都记不全。我感觉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嘴。

没过几天社区主任又电话骚扰说,政法委书记说的,让我想想,过几天他们还要过来。“三书”还是要签的,不然他们交不了差。

情况出现反复,一定是自己的问题。作为大法弟子,师父教导我们,遇事向内找。反思当时的情景:自己讲话的语气不平和,有争斗心,怨恨心。再深挖,还有名利心、怕心等,还有对家人的情和私心,才使得这几个人没听明白真相,特别是徐爱华,他是关键。

我不能被动受骚扰,要主动用电话给徐爱华讲真相,阻止他们对大法犯罪。于是,我马上抓紧学法炼功,用法来对照:除了找出的各种执着和人心外,还发现我的“忍”没到位,“善”也不够。还有个慈悲心的问题。师父说:“当我们慈悲心出来的时候,可能看到众生都苦,看谁都苦,会出现这个问题的。”[3]我的慈悲还没达到能深深打动人心的成度。还要加紧学法,师父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学好法,才能修出慈悲和善心,才能救度众生。

第二天,我请来同修们一起切磋,大家共同配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另外空间操控这些人员参与所谓骚扰行动的一切黑手烂鬼,清除阻碍徐爱华听真相电话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让他平静的听完真相。

我在强大的正念场的加持下,把慈善溶入到讲真相的过程中去,用自己的手机(实名)顺利的拨通对方电话,告诉他我是谁,为什么给他打电话。然后就用平和的语气,把事先大家切磋准备好的真相内容,和善的告诉对方。听完后他说他知道了,但他从农村出来不容易,要生存,他也不愿这样做。他现在外面出差,要十多天才回去,等回去了看能不能想办法再说。我感觉他听進去了,他明白的一面明白了,只是人的一面很无奈。我真心希望他不被邪党的淫威所迫,明智的给自己及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经历了这段时间的历炼,遭遇到多次的骚扰,在师尊的呵护下,闯过了一关又一关,化解了一难又一难。深刻的体会到大法的无限高深,无比威严!

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我们一定要抓紧时间,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做个符合新宇宙标准的生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