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同修的状态 向内修好自己

Print

【圆明网】本地有一位老年同修身体出现比较严重的病业状态。我和一位同修大姐交流时发现本地许多同修对该老同修都有看法,主要有几点:不注意安全,经常使用手机和同修联系;因为掌管项目资金,在钱的使用问题上有些说不清楚;爱管事,想当协调人。

我是在前年认识这位老同修的,因为某个救人的项目在一起合作,有事才去她那里,交往并不多。可是在相处不多的时间里,我发现老同修有很多优点,下面仅把看到或听到的一些情况写出来:对大法和师父十分虔诚,把证实大法的事情放在第一位,同修需要她帮忙,她都尽力做;不怕苦不怕累,忙起来早出晚归,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过去本地受迫害比较严重的时候,勇敢有担当,积极协调本地同修共同营救被绑架的同修;在个人被迫害的时候,牢记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对邪恶不妥协不屈服,正念闯关并不忘救度那些参与迫害的警察。我有时到老同修家,看到找她的同修一波一波的,有来拿资料的,有为各种项目需要她协调的,我从心底里佩服:八十岁了,耳不聋眼不花,会上网发邮件,会打印真相资料,会做精美的护身符,每天处理这么多的事务还要出去救人,这得有多充沛的精力,一般常人哪能做到?大法弟子就是不一样!

可是这次听到竟然有那么多同修对她有负面评价,我非常诧异。其实我也看到老同修存在一些问题。可是修炼人毕竟不是完人,在常人中修炼,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不足,所以才需要修炼提升啊。要都是那么好,就不用修了,那就是神了。大法弟子身上有问题是正常的,作为同修我们看到了应该善意的当面提出来,使他意识到,大家互相促進互相提高,而不是在背后议论、抱怨甚至到处传播负面信息,这对当事人本人和整体环境没有一点好处,只能形成间隔。

就拿大家都有意见的这几件事情来说吧。

对于使用手机不注意安全的问题,完全可以严肃的和老同修切磋,如果交流无效,可以拒绝接听老同修的电话或者拒绝和老同修联系。但很多人没有这样做,默认了老同修不安全的行为,是不是自己也有怕麻烦的心,觉的用手机联系更方便呢?我在老同修家的时候发现很多同修也用手机给她打电话。去年本地七·二零出现了大面积的绑架,有警察暗示被抓的学员是从老同修那里获取的信息,因此很多同修埋怨、怪罪她,觉的是她拖累了大家。不管警察说的是不是真的,老同修不注意手机安全也一定不对,但是自己真的做好了吗?有些同修虽然也经常和老同修接触,但是坚持不用手机联系,也没有出事。

对于钱的问题,我看到的和听到的完全不一样。我看到的是老同修对项目资金的认真负责,一笔一笔谁给了多少都要弄的清清楚楚,不能有一点含糊。在使用上,也不随意,看望被迫害的学员或慰问学员家属一般都是自己出钱,不用项目资金。前几年请律师为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打官司,只有律师的酬金和食宿费用是从项目资金里出的,老同修和其他同修在陪同律师的过程中发生的餐饮和交通费用都是自己出,老同修跟我说过修炼的路要走正。而我听到的是老同修不知道把钱都用到哪里去了。我不知道这个消息来自哪里,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让同修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不能妄加评论,但我知道有时候会有误会,有时候小事会被夸张、放大,如果传话过程中再加上人心,最后的结果就是严重失真。今年老同修和另一位同修之间就发生了与大法资金有关的矛盾,具体过程不讲了,从师父讲法中,我们都明白,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发生了就有两人要修的地方吧。但是我清楚的看到了里面有误会,恰好这个事情老同修和我交流过,她想弄清楚钱的数目是为了跟给她钱的同修一个交代,因为特殊原因,这笔钱不是当面给的,所以她得为同修的资金负责。可是话传了一大圈再回到我的耳朵里,竟成了老同修贪财,不然为什么在她手上还有项目资金的情况下一遍一遍急切的去打听那笔钱呢。我想作为旁观者,如果我们没有亲历现场,最好不要根据自己的猜想随意传播,激化矛盾。常人都说:谣言止于智者。师父在讲显示心和修口的法时也专门提过不要传播小道消息,这是我们修炼人一定要注意的啊,不然会给整体造成损失。

对于老同修想当协调人的问题,我觉的就更奇怪了。老同修实实在在的就是协调人啊,她实实在在的承担了那么多救人项目的协调工作,实实在在发挥了那么大的作用。她热心肠、爱帮忙、爱管事,干事心确实强,但有些事不是她主动揽的,她也有为难的时候,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有时候因为做事把自己陷于矛盾的焦点中,可有多少同修不是一有事请就想到找她,一有困难就想到找她,我切身感受到本地有很多同修都依赖她。再说想当协调人没错啊,只要能做好,谁做都行啊。我感到说这话的同修有一种心理不平衡的感觉,是不是妒嫉心呢?

老同修身体从去年就出现了不正确状态,也许是因为有执著心被旧势力抓住把柄進行迫害。我和同修姐交流认为:本地大量同修对其负面的看法,更加大了老同修身体上的魔难。师父讲:“现在我们搞人体科学的发现,我们人的意念,人的大脑思维可以产生一种物质。我们在很高层次中看到它确实是一种物质,可是这个物质却不象我们现在研究发现的是一种脑电波的形式,而是一种完整的大脑形式。平时常人想问题时发出的大脑形态的东西,因为它没有能量,发出时间不长就散掉了,而炼功人的能量保持时间就长多了。”[1]如果我们很多修炼人对老同修有意见,这种想法是否会产生什么不好的物质,并且久久不能散去,使其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或加重已经出现的不正确状态,仅靠她自己的力量是很难排除的。记得以前听过一篇明慧交流文章,写的是开天目的同修在为病业同修发正念时看到其他同修对病业中的同修不好的观念在另外空间里形成一座大山,阻挡着正念打入同修的场中。

我和同修姐继续交流,客观分析老同修的修炼状态,她确实在某些方面存在问题,但如前文描述的那样,她有很多闪光点和优秀的品质,特别是对大法的坚定和师父的坚信,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从对大法的迫害开始后,她在本地的救人和营救同修方面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现在依然发挥着作用。由此我们看穿了旧势力的险恶用心,这是旧势力的阴谋,它就是故意在同修间挑起矛盾,利用彼此没修去的人心,制造间隔,要把同修拖下去,从而达到破坏整体的目地。而旧势力能够得逞,也说明我们整体有漏。在遇到矛盾的时候大家都在向外看,找别人的不足,而不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向内找、修自己。旧势力看到了,不下手才怪呢,其实不只是魔难中的同修,对整体的每个人来说都是相当危险的。

去年七二零本地出现大面积抓捕事件,这不是偶然的,大家真得重视起来,吸取教训。大法弟子是整体,无论哪个同修被迫害了,不管是以病业的形式还是被关押的形式,都是大法的损失,都会影响救度众生,这不是一个小事啊。

当同修出现魔难了,很多同修说是他(她)自身有问题。看到问题没有错,但若因此认为同修遇到魔难是正常的,甚至是应该的,那就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我们个人在过关的时候一般都能清醒的否定旧势力,知道即使自己有漏也会按照师父的要求归正,不允许旧势力插手迫害。但对同修往往因其没修好的地方而生出怨恨心、瞧不起的心,从而不能做到真诚、慈悲的帮助同修度过难关,往往表面还在帮其发正念呢,心里或背后却抱怨同修的种种不足,这当然起不到好的效果。一两个人这样影响不大,但如果大家都这样,就给了旧势力堂而皇之迫害同修的借口了。

我和同修交流到最后一致认为这个问题反映出整体应该提高了,我们每个人都要修自己,自己归正了,整体也就归正了。即使这样认识了,我在第二天早晨打坐时依然不平静,为老同修忧心,为本地同修的状态着急,心里很难受,都要哭出来了。上班路上心情压抑,空间场好像笼罩了一层黑色物质。我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忽然悟到:我表面上好像是为了同修和整体操心,其实也是在向外求啊,满眼都是整体的不足,对同修们不能客观看待老同修,觉的修炼人不是讲善、讲慈悲吗,怎么能对同修这样呢?这是隐藏很深的怨恨和不平啊!我还以为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看得比别人透彻、修得好呢。我差点就中了旧势力的圈套了。旧势力真是狡猾,对大法弟子的安排丝丝入扣、极其隐蔽,如果不能放下自我认真向内找,很难识别它的阴谋。本地同修在这个问题上有欠缺也不是故意的,他们也是没意识到,也是不小心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我怎么还能怨恨呢?

这时师父在我的头脑中打入两个词:宽容、理解。想想本地同修也有做的很好的地方,只是我在矛盾中光看缺点了,把优点都屏蔽了。其实每个弟子都有自己的路,有矛盾和问题不可怕,如果大家都向内找,正好是个人和整体提高的好机会呢。所以我不用悲观,师父在掌控着一切。我就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