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给的一切是最好的

Print

【圆明网】我写下这几年的修炼路程,感恩的心油然而生,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用巨大的付出和承受 ,扶持着我,才走到了今天。

一、都是好事,这是长功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的夜里,熟睡中一阵剧痛袭来,疼醒了我,感觉好象两只巨大的手,象钢钳一样紧紧的前后卡住我左半部胸骨,勒的紧紧的,两只手要合一起似的,疼的我要窒息,气都喘不上来。上身都是虚汗,湿漉漉的,象水洗的一样,疼的不敢碰。左半部那个疼,那个难受无法形容,有时这儿疼,有时那儿疼。左半部前胸后背出现了很多大小不一粉红色的水泡泡,大的如蚕豆,小的如黄豆,连成一片,一直到心口,右边有几个。这些水泡看上去颜色很鲜艳,但使人恶心。

修炼人出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师父说:“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1]因为来势猛,首先向内找,找到了一堆要去的心。长时间发正念,连续几天整夜发正念,没啥变化。发正念时,疼,一停下来,更疼。我知道这是因为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造的业太大,伤害的生命太多,这是来要命的,但我不害怕。“有师在、有法在,乱不了。”[2]

信师信法,一切交给师尊安排。我是大法弟子,就要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范。出现的一切假相,是魔就灭,是业就消,是旧势力安排,我全盘否定。我就一念:这是好事,是长功,是提高层次。我看同修的时间太紧,太忙,谁都没告诉,我天天去小组学法,发正念,她们谁也没看出来。但我知道师尊为我拿下去很多不好的东西,为我付出了很多,承受了很多。弟子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弟子含泪谢谢师尊!

假相干扰给我的压力很大,时时觉的有生命危险,时时有要失去肉身的感觉,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就在这种压力中做三件事,生活。梦中假相演化的灵棚、灵车、穿着孝服的人,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

二零一八年的春天,我去接放学的外孙送他回家,在经过的西关桥上,看到桥上有一个大房子,上面写着‘天堂墓’三个大字。这情景和以前邻居去世时,到火葬场里看到的情景差不多。桥上会有房子吗?这是演化的。我说:这是假相,我是大法弟子,不准用这种形式干扰我。我发正念。不好的念头经常向脑子里打,有时候做三件事时都打進来。我说:这不是我,打進来就死,就灭。不管我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根本就不动心。我坚定正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3] 有几次我难受的跪在师尊法像前:师尊,我是您的弟子,我敬师敬法的心、信师信法的心永远不动,坚定不移的紧跟师尊完整的、圆满的走正、走好师尊安排的修炼道路,一修到底的心永远不动。邻居、同事、还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很多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我决不能给大法抹黑,决不能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师尊珍惜他的弟子,不知为保护我做了多少。有几次承受到极限时,想找开天目的同修看看,一动念,我都用正念否定了,就信师信法。

刚开始时,疼痛使我不自觉的背就躬下去了,喘气都疼,走路只能轻轻的。不想吃东西,五、六天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不吃不喝,也不渴、也不饿,八、九天没有大便,小便都很少,人也瘦了。睡觉只能仰着睡,不能翻身,睡觉时醒来上半身就是虚汗。后来有一段时间,心口上象压个不小的东西,堵的心满满的、饱饱的,不时的想呕吐。心口两边的肋骨就象钢棍扯着,拽着疼,揪心的疼。还伴有耳鸣,哐哐响,蝉鸣,呲呲叫。肋骨的巨疼,影响的心堵的疼,脑袋也是木木的胀胀的。

几年来一直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我只要往床上一躺,一点都不疼,和正常人一样轻松、舒服,就连夏天在沙发上睡二、三十分钟的午觉都这样。一想起床就开始疼,从三点四十起床炼功,一直疼到发完夜里十二点正念上床睡觉。疼与不疼,我根本不想,三点四十闹铃一响,再疼我都坚持起来炼功。旧势力妄图用这种形式消磨我的意志,想叫我怕疼不能用心做好三件事。它说了不算。

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时时刻刻保持正念,保持清醒、理智,思想不敢有一点懈怠,一思一念法中修。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不然的话,我知道只要有松懈的念头,就能垮下来,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不叫我吃东西,我就要吃,不叫我做三件事,我更要做好,我只听师尊的。旧势力下死手迫害我,如果没有师尊的保护,如果我念不正,后果不堪设想。

因我有师父,神奇的很,无论怎样疼痛,怎样的不吃不喝,怎样的干扰,我都见人笑呵呵的,就连脑袋发木发胀时,我都头脑清醒、理智,精神十足,浑身是劲,走路轻松,该干啥干啥,重物轻物照样搬,什么活也没落下。同修过病业关,我也去帮着发正念。

师尊几次借别人的口鼓励我,明真相的邻居给其他人说:你看她走路劲头十足,真精神。碰到老熟人,告诉我:你比实际年龄年轻多少。同修说我,你面色真好,白里透红,皮肤细嫩,特显年轻,你这是偏得。我经常说,我在长功,提高层次。

不管怎么难受,怎么疼,每天学法、背法,发正念,向内找。我每天照常参加小组学法。

二零一八年以前,骑电动车到县城边缘同修家学法,我住县城里,离同修家有很远的路程,一天不落,风雨无阻。后来姐妹同修下午在我家学,晚饭后我到邻居同修家学。

学法之前都要背《转法轮》 ,一字不差的背出来,自被干扰以来,我已背了三遍《转法轮》,现在在背《洪吟》 。以前学法时双盘几十分钟,受假相干扰后就尽量的坚持,现在是一个小时。四个整点发正念几乎没落下,我还坚持每天的半个小时的本地区的发正念,三点四十起来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一天没落,每天晚上十点五十开始炼六十分钟的第二套功法,紧接着发十二点的正念。每天照常上明慧网,见到有缘人就讲真相。

这几年我经历的一切,我从不说是魔难,我一开始就说是假相,经受的魔难,疼痛,痛苦,干扰,心性的摩擦,各种各样,真是很多。现在回过头来看一看,啥也不是,就是师尊说的,都是好事,是长功。

二、救度有缘人

二零一七年的六月底,就要放暑假了,我想到祖孙俩,是乡下的在城里租房上学的,还没有得救,小孩是六年级学生,小学一毕业就要走了,可能再也见不着了,别错过机缘。身体再疼痛,我也得去讲真相,救他们。那时疼的腰躬着。

有一天晚上,我坚挺着身子,找到他们租的小屋,屋里还有一个小女孩,见到他们时,给他们讲了真相,小孩和他的堂妹,退出了少先队,老太太啥都也没入,就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小孩找出他上学的课本,说:我搞不懂了,这是咋回事?我一看,这是邪党毒害孩子的。他翻到的是“天安门自焚”伪案。我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中央电视台找人拍的,是造谣、抹黑法轮功的……小孩拍拍脑袋说:我明白了。几天后小孩见到我,高兴的多远就喊:奶奶好!

前年的十一月底,省城的一个同学来电话说,要来我住的县城开会。我想,同学是师父安排来得救的,不能错过机缘,这一次一定要抓紧时间给他讲真相。以前在省城见过他,因顾虑他是当官的,又加上时间紧,成了遗憾,想起就后悔,这一次说啥也不能错过。他来到我县的当天晚上,我就去了宾馆,谈起同学们的情况,我见机就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他一听,没言语,稍后就说:我经常出国,在国外经常见到法轮功资料。我说:你看过吗?你了解法轮功吗?他没吱声,接着就说:那是你的信仰。就把话岔开去了。

他说后天下午会议结束才走,他时间安排的很紧,想请他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因他开车几百里到我县,下车就又给学生上课,我怕他劳累,心想明天再给他讲真相,就走了。

第二天,我准备好两样本地土产品,打电话给他,他说没时间,他的时间确实安排的很紧,因他开的是家族会议,国外来了不少宗亲宗族续家谱。我想我得抓紧时间,不能错过机缘,求师父,今天一定要救他,万一他提前走了咋办。事实是,他真是提前一天走的。打几个电话给他,他在另一个宾馆开会,最后答应在晚饭前挤时间见我。

我去后,他匆匆从楼上下来,我一边卸土产品,一边就讲真相,他不说话,微笑的看着我,听我讲,我讲了很多,他就说了一句:你们这里不管法轮功啊?那意思是你咋这么大胆公开讲这些啊!我看他老不表态,他们马上就要吃饭了,时间不多了,我慈悲心出来了,心想:失去这一次机缘,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不能叫他成为永久的遗憾,得叫他三退。我真心的对他说:老同学,你知道吗?二零一三年在省城没告诉你真相,我很后悔,经常自责自己,如果因我的怕心使你失去得救的机会,那真是无法弥补的缺憾,这一次我给你起个满意的名字,退出邪党吧,你就会有一个幸福、美好、永远的未来。他马上高兴的说:可以,可以。原来他担心用真名退党会受影响,其实他心里是明白真相的,也愿意退。我接着说:你以后再出国一定要看看法轮功的资料,记住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行,行。在师尊的加持下,一个生命得救了。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时,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已离开我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了,并欢快的连说了两声“谢谢”。我心想:谢谢我师尊吧!是师尊安排的抓紧时间救他,慢一慢,就救不成了。是啊,一个得救了的生命,那真是发自心底的喜悦。

去年五月的一天,住省城的一个同学好朋友,我们是发小,来我所在县城,参加她侄孙的婚礼,同来的还有她弟弟、弟媳。我知道她弟弟、弟媳还没有得救。她打电话时说,婚礼早就结束,晚上八点多的火车就回去了。我想她弟弟、弟媳是来听真相的,失去这次机会可能就永远失去了。我赶到她的住处、她嫂子家,她弟弟、弟媳下乡还没回来,等到快六点了,我回家发正念。发过正念我就想:不行,不能错过机缘,还得去。我刚从她那儿回来,咋说呢,我骑上电动车,急急忙忙去买了两个本地特产“烧鸡”送去。

她嫂子住在四楼,刚走到二楼,就觉的身体沉重,两条腿象粘住一样,抬不起步来。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在干扰,怕被销毁,我发正念:“灭。”我抓住楼梯栏杆,喘着粗气,一步一步艰难的向上走。等上到四楼的时候,气都喘不上来了。我稍微歇息了一下,推开了门。他们一屋子人,正要去火车站,看我来了,很震惊。如果我晚来一会,可能就赶不上了。我拿出烧鸡说:尝尝家乡的特产。

我开门见山,就对着她弟弟、弟媳说:我是为你们来的,你们还没有三退呢。简单的说了几句真相。她弟弟指着媳妇说:她是信耶稣的。我说:信耶稣是信神的,法轮功是佛法,两者不影响,共产党是无神论,只有退出邪党组织,才能干干净净的信耶稣。我同学也说,退了吧,我都退了。他们夫妻爽快的做了三退。看着他们匆匆离去的身影,我轻松的出了一口气。

这是我这几年的修炼路程,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加持下,我坚定的走过来了,一分一秒,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步步的听着师尊的话,走过来了,身体经过了消业、净化、提高了心性,提高了层次,长了功,升华了境界。一切都是师尊给的。佛恩浩荡,再一次感恩师尊。

正法即要结束,邪恶即要灭尽,走好最后的修炼路程,早日恭迎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