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圆明网
中共迫害手段

两遭非法劳教 山东杨明珍被酷刑、虐待

【圆明网】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杨明珍和丈夫因修炼大法,在中共迫害的二十一年中分别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拘留、遭单位非法拘禁多次。杨明珍遭到吊铐、殴打、灌食、虐待等。

杨明珍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前,杨明珍有腰疼、偏头疼病,修炼一段时间后,腰疼偏头疼病都好了,走路一身轻,上楼上多高也不累,干活有使不完的劲。以前,觉的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就从单位拿回家用;年终评先进评不上,还会去找领导要。修法轮大法后,杨明珍把拿家的东西又拿回了单位,年终的先进名额主动让给他人,做事先考虑别人,按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同事、邻里之间的关系和睦、融洽。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杨明珍被中共非法劳教两次、非法拘留三次、非法抄家多次、被单位非法关押多次。杨明珍的丈夫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非法拘留两次。

杨明珍在遭非法劳教前,他们夫妻俩就失去了人身自由,多数时间是在单位、拘留所、看守所的非法关押中度过的。就是在被非法拘留回家后上班时,也是在单位专职人员的监视看管中。

下面是杨明珍和丈夫屡遭中共迫害的详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八点上班时,杨明珍与丈夫都被各自单位的领导非法关押到下属单位,白天由二、三名职工轮流看管、四个警察二十四小时看管,失去人身自由,上厕所也受他们的监控。他们逼迫杨明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杨明珍夫妻两人被迫害了十一天后,才放回家,杨明珍被单位勒索七百元生活费。回家后,才知道家被公安抄了,大法书籍、音像资料、炼功坐垫等都被抢走,被抢走的物品价值约在五千元。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杨明珍与丈夫为了向国家领导人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还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清白,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被山东的便衣警察盘问后,不容分说,就把他们抓起来,送往驻京办。在驻京办,杨明珍被女警察扒光衣服搜身,搜去三百多元现金;杨明珍的丈夫被搜去六百多元现金,不给收据、罚蹲。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他们被劫回当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杨明珍与丈夫被当地公安勒索七千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杨明珍又去国家信访办上访,在北京南外环被警察绑架到驻京办,然后由当地警察把杨明珍劫回单位。单位又配合城西派出所警察直接把她送到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在看守所,因炼功,警察对杨明珍实行多种酷刑迫害,戴死刑犯手铐、脚镣十七天,二十四小时都戴着,手腕被卡的青紫。杨明珍被戴手铐铐在铁门上,脚尖沾地,手被烤的黑紫,还被强制劳动。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杨明珍再次去北京信访办上访,走到天津,被绑架到收容所。在收容所,杨明珍不配合警察要求,惨遭警察毒打、谩骂。警察摁着杨明珍的头往墙上撞,撞得眼睛直冒金星。杨明珍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每天由几个彪形大汉把她摁倒压住,强行灌食。为了不牵连单位和家人,杨明珍不报姓名。他们听出杨明珍是山东人,就由山东公安厅派德州公安警察把杨明珍劫持到德州,再由各地公安局带走。在德州,杨明珍被警察揪着头发打脸。杨明珍由单位工作人员接回,一切费用由杨明珍承担,然后把她直接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在看守所,杨明珍被警察铐在走廊的暖气管子上二十几天,遭受睡在地上、不给吃饱、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八日,全国大范围的抓捕法轮功修炼者,杨明珍丈夫单位配合公安把他绑架到了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后回家。杨明珍单位配合公安从家中先把她绑架到了拘留所,然后转到了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八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杨明珍被非法劳教,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被城西派出所警察送往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杨明珍被酷刑迫害,坐小凳子,两腿并拢不让动、不让说话;罚站;不让睡觉,有值班警察和其她犯人看管,经常受其她犯人的打骂;不让上厕所;强制转化;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超时劳动、完不成劳动任务扣分。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杨明珍的丈夫被蹲坑的四、五个国保警察在楼门口绑架,先搜身抢钥匙,然后把杨明珍家的现代轿车及车上的打印机、大法资料等全部抢走。警察拿着钥匙来开门,杨明珍赶紧把门反锁了,他们拿搜去的钥匙先抄了杨明珍公路局的家。

最后,国保大队长就对杨明珍的孩子说:要用气焊割你家的门。这期间,一直有四、五个警察在杨明珍家楼前楼后转、监视,一直僵持到下三、四点时,才打开门。然后十几个警察一起又闯入杨明珍的婆婆家(因杨明珍和丈夫与婆婆一起住),翻箱倒柜的乱翻,抢走了杨明珍的大法书及大法资料,两个家共抄走了三台电脑,五台打印机(其中有儿子用的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三台新打印机)、复印纸五箱。

他们不管杨明珍瘫痪的婆婆死活,把杨明珍和丈夫都绑架到了海龙宾馆。杨明珍和丈夫都遭受了刑讯逼供、不让睡觉、威逼利诱等酷刑。警察非法关押他们七、八天后,勒索杨明珍儿子三万元后,取保候审,才放他们回家。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寒亭区国保警察绑架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都被高额勒索罚款、没收财物、非法抄家、直接经济损失高达五十多万元。

二零零九年四月,杨明珍又遭到了国保警察非法逼供审讯和报复,最后杨明珍又被非法劳教,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被国保警察非法送入王村劳教所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遭受了强制转化、逼迫写“三书”;被包夹;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剥夺家人探视权;超时劳动的迫害。完不成劳动任务经常加班加点,还经常受其她犯人的辱骂等。

自二零零零年一月起, 每月只给杨明珍发二百多元生活费,而且只发到十月份,这段时间,杨明珍被扣发工资约七千多元;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停发工资直到二零零二年八月份,这段时间,杨明珍被扣发工资约二万八千六百多元;二零零二年八月底,解教回单位上班,又被潍坊市公路局降二~三级工资;一九九九年和二零零一年,自然晋升二级被取消。这样杨明珍的工资等于被降了四~五级,聘干降为工人;从二零零二年九月起,每月少发三百多元,每年少发工资四千多元;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二年八月,奖金损失三万元以上(季度奖、年终奖、效益奖等);二零零二年九月至二零零八年三月,工资损失约二万三千元;二零零八年三月提前五年退休,工资损失约六万元;二零一三年四月至二零一五年六月退休工资损失约一万三千八百元。

二零一三年三月下旬,山东潍坊市寒亭区政法委成员刘作保等,闯到多名法轮功学员的住处、单位进行不同程度的骚扰,严重影响了法轮功学员正常的生活秩序、工作,杨明珍也遭到骚扰。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