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劳教、三年冤狱 范云英遭受中共迫害

Print

【圆明网】浙江湖州范云英修炼法轮大法后由重病号变成无病一身轻,为单位节省大量医药费。可是,因为她坚持信仰,被中共非法关押洗脑班、非法劳教两年、关入冤狱三年,遭殴打、奴工等非人的折磨。

范云英年轻时,就体弱多病,身患神经官能症、中耳炎、类风湿等,发展到后来腰椎间盘强直,股骨坏死等,丈夫以此为借口与她离婚。范云英曾经是单位医药费用最多的老病号。

一九九六年,范云英修炼了法轮大法,身体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改变,溃烂了近五十年的中耳炎痊愈了,腰椎间盘强直消失了,股骨头坏死的病灶不见了,神经官能症的头晕、失眠消失了。范云英变的乐于助人,淡泊名利。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与江泽民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自一九九九年六月,首先是单位书记、主任去范云英家,劝说不要再炼法轮功了。但他们发现范云英这三年里医药费用没花一分钱,人的精神面貌大大改变。他们就理亏的走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范云英复印了一百份法轮大法真相资料,在湖州市区内发放,被警察绑架到龙泉派出所,非法审问了三十个小时,要范云英赔偿给店家六千七百元,给范云英带来经济上的损失。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范云英家闯进几个警察,强逼范云英去公安局。范云英后被关押在龙泉派出所,其指导员指使两名特警对范云英拳打脚踢,直至凌晨四点。期间范云英还对他们善言相劝,讲善恶有报的天理。上午八点,那个指导员还气势汹汹拽去范云英的一大把头发,在其他警察面前显耀。

范云英又被非法关押到南门拘留所十五天,受尽寒冬折磨。可怜回家过年的儿子为范云英的安危四处奔波。同年二月,范云英又被绑架到莫干山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关押期间,范云英每天被洗脑,二十四小时被吸毒、卖淫人员包夹看管,不允许有丝毫的自由,连上厕所都紧跟着。不“转化”,就不让与家属会面、打电话。范云英每天长时间被迫做打火机,还被强迫做拖把、雨伞等。

二零零二年末,范云英被绑架到湖州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三年中国年前夕,范云英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除夕夜由儿子接回。同年五月,范云英被六一零头目陈其荣秘密绑架到湖州古梅山庄进行洗脑“转化”,洗脑班使用非人的折磨手段,逼迫范云英说违背良心的话,黑白颠倒。迫害的范云英吃不下饭,骨瘦如柴,差点送命。

二零零四年六月,范云英被绑架到湖州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中国年,范云英又被绑架到湖州看守所半年多,后范云英被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于同年八月,被关押到浙江女子监狱。

在浙江女子监狱期间,范云英遭受严厉监管、强制“转化”。监狱不择手段的恐吓、威逼,还经常拉范云英去卫生院体检,抽血化验。范云英被超长时间劳役,做大小不同的背包、拉链、扣等,被监控监视,不能停歇。

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范云英回到家中后,不断有社区等不法人员上门骚扰,门口有两个大监控器,二十四小时被人监督。范云英无奈将房子以很低的价格卖掉,在外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自二零零零年八月~二零零六年初,吴兴区610人员、警察、国保及居委会主任等多人多次非法闯进范云英的家,范云英及父母家的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录音带、录像带等被抢走。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