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常人心 抓紧时间学法救人

Print

【圆明网】我曾是九九年之前得法的大法小弟子,长大步入社会后渐渐被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迷住双眼掉队,形同于常人。在经历了母亲离世的打击之后,紧接着中共病毒蔓延全世界。在农村老家住的大半年时间里,有更多的时间接触老同修并静下心来想想人生的真谛及该何去何从。特别感谢师父的慈悲和同修的帮助,使我从新归正方向。

公婆家就我自己修炼,他们种大棚蔬菜,因疫情期间滞留在老家,我就经常帮他们在集市上卖蔬菜。一开始基点没有摆正,总认为在帮他们卖菜,有点掉价没面子,太阳大,怕晒黑皮肤。后来渐渐的认识到了,正好借此多流通真相币,多接触人讲真相,心里暗暗叫好。再后来又意识到前期觉的帮公婆卖菜没面子是求名的心,最后觉的自己讲真相方便才乐意主动去做也是为私为我的心。起初觉的卖几十元钱有时风吹日晒雨淋的觉的很委屈很苦,同修与我交流“想想师父讲的云游的法,还有师父为弟子承受了那么多”,我听了很是惭愧,归正心态,发正念清除求安逸的心,无论什么天气都不再动心。

我经常给买我菜的人讲真相、劝三退,有的很乐意接受真相三退,并感谢我。但也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说:“你年纪轻轻的也信这个?”我坦然的说:“信!谁都想平安,我也想你平安,真心为你好,不要你一分钱。”有的人就笑了说:“好,退了。”当然也有说不信的或不说话的,但我的心渐渐的平稳了下来,不为所动,也许时机未到。年轻人用手机支付时,就随手给他们一个翻墙卡片,建议他们翻墙看真实讯息,大多都能接受。也有过做事心,如有人买我三元的菜给我十元,正常情况应该找人一个五元两个一元的,但我为了多流通真相币一下子给人家七个一元的,可有人并不想要一大堆零钱,这样有时也会造成世人的不解,甚至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后来明白了做事要掌握好度。虽然每天讲退的人不多,但是我渐渐的冲破了干扰和人心的束缚。我越来越体会到师父对我的鼓励和加持。

六月份的时候北京新发地疫情爆发,婆婆坚持不让我去卖菜,我觉的这正是众生需要真相保平安的时候,就说我戴好口罩没事的。婆婆依然坚持“在家照顾好孩子就行了,我不会给你准备明天卖的菜的”。我心里不为所动求师父加持弟子,弟子想出去救人,并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救人的邪恶因素,并准备好真相币。第二天我没听见闹钟响,却被婆婆的电话叫醒:“你还去卖菜吗?菜给你准备好了,快晚点了。”我赶忙说“去”。婆婆一晚上转变了态度,心里不禁感谢师父。还有一次晚上我在不太熟悉的纵横交错的胡同里发资料,等发完资料正好也从不熟悉的胡同走到了熟悉的大道上,回头一看刚走出来的胡同不正是前几天想发的那个胡同吗!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

发正念的时候,思想业总是不断冒出来,总是看时间,时间一到就把腿拿下来,但思想并未清净。一次我想不能再要这些不好的东西了,于是加长了发正念的时间。脑中的怨恨心,委屈心不断往出冒,压下去又冒出来,坚持到四十多分钟的时候思想业垂死挣扎,竟然眼泪流下来了,肚子里像压了块大石头似的难受,想排又排不出去。心里请师父加持,继续发正念。思想业几次想让我拿下腿,快要到一个小时的时候几乎要坚持不下去了,眼泪不断的流,内心一直加强正念。最后肚中一股气体从嘴里冒出,压在心里怨恨的大石头消失了,身体轻松,头脑清净,美妙的感觉油然而生。“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真的是柳暗花明。

在管教孩子上自以为比较严格,但遇到自己孩子和行为不好的孩子玩的时候就不太爱管自己的孩子了。自己只是以为比较懒惰,有点不负责任。和同修交流,同修对我说:“管好自己的孩子,为什么总看别人的孩子行为不好,是不是怕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的私心在所谓懒惰不负责任的心掩盖着,自己察觉不出来,孩子一直都有遇事推卸责任的习惯,其实这就是我的一面镜子,修自己,不看别人。

手机对我的干扰也很大,瘾好神经一直被吸引着。明知道不该看下去,但有种力量不能彻底放下它,时间经常被浪费掉。为了不让这颗对手机执着的心继续下去,自己加强意识排除否定它,平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把手机放到远离视线的地方,一开始觉的不习惯,慢慢的就习惯了。

从一开始想告诉身边的人大法好,受怕心和正念不足的干扰;到多学法,多发正念,多看交流文章,随着正念加强到迈出向陌生人讲真相的第一步。生活虽然凡事重重,但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多向内找,好多事情都能迎刃而解。谢谢师父!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