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共外交官帮助军方学者逃避FBI调查

Print

【圆明网】《华尔街日报》八月二十五日刊登文章说,当助理国务卿大卫·史迪威(David Stilwell)告诉中共大使馆,中共驻休斯顿领事馆必须在七十二小时内关闭,他传递了一个相关信息:必须撤走在美国的所有中共军方研究人员。

这道七月二十一日发布的针对中共军方研究人员的命令此前没有被媒体报道。美国官员指责这些人在中共外交人员的协助下从事情报收集活动,从美国大学搜集尖端科研资料。这引发了川普政府的警觉,并在几个月后决定要求他们撤走。

根据美国官员和在相关案件中提交的法院文件,据称为中共获取情报的是生物医学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中国研究生,他们在不同程度上对移民局隐瞒了其在中共军方的现役身份。

调查尚处于初期阶段,导致中共领事馆关闭的重大事件仍属于机密且难以评估。但是美国官员说,中共军方研究人员和中共外交官之间的互动促使美国采取了关闭行动。

美国怀疑的一个原因是白宫在五月份决定限制此类研究人员的未来签证后,中共外交官的举止。当联邦调查局开始对其中一些人进行讯问时,中共官员开始从美国撤走研究人员,并提供指示,美国官员说,这对外交官来说,与只是决定回国的学者打交道是不寻常的。

检方在法庭文件中称,在一个实例中,被带到中共驻华盛顿大使馆的研究人员被告知要删除或重置其所有电子设备,因为美国机场官员将对他们进行问话。

根据FBI的宣誓书,在另一个实例中,中共外交官误导美国国务院有关他们对印第安纳州的访问。他们在印第安那州劝告一名人工智能博士生,因为他的军方背景,美国政府可能会联系他,而他在签证申请中并未透露这一信息。在签证申请上撒谎是一项联邦罪行。

川普政府一直就可能关闭中共领事馆进行讨论,以反击中共的一系列行为,包括北京指使的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方式实现该国的军事和技术野心的行动。

在中共驻休斯顿领事馆被勒令关闭后,中共关闭了美国在成都的领事馆,使中美之间已经紧张的关系雪上加霜。

中共在美国还有四个领事馆,以及在华盛顿的大使馆。美国在中国还剩下四个领事馆和一个大使馆。

司法部最近几周在联邦法院指控四名中国研究人员进行签证欺诈。其中,两人不认罪,另两个人没有进入辩诉阶段。

政府的证据尚未提交给被告的辩护律师。

在某些案件中,中共军方研究人员几乎没有掩盖他们与中共军方的隶属关系,他们还在使用中共军事机构的电子邮件,或在简历中列出中国军事大学的工作,这表明他们可能将他们的研究视为中美学术长期交流的一部份。

在一个案例中,旧金山的一名中国生物医学研究员被指控隐瞒了自己的中共少校军衔。他告诉调查人员,他受到中国主管人员的命令,研究他工作所在实验室的确切布局,然后回国进行复制。他还说他在旧金山中共领事馆有指定联系人。

美国官员认为,作为国际学术交流的一部份,在大约三十七万名在美国学习的中国人中,中共军方研究人员只占一小部份。在川普总统五月下达命令之前,美国国务院拒绝给外国学者签证的权限非常有限,除非那些学者试图从事受控或机密研究。

川普政府很早就开始扩大被视为美国国家安全领域的定义。自奥巴马政府卸任以来,两党已经建立共识,要求华盛顿对北京的关系采取更加强硬的态度,而北京对美国及其盟国的敌意与日俱增。

最近几周,白宫加快了步骤,包括下令对中国科技公司生产的一些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序进行有计划的禁令,并进一步限制华为公司获得其生存所需的美国组件。

在学术界,美国政府试图通过调查缺乏学术信息透明的学者来减少中共政府资助的研究计划,这些学者也申请了美国纳税人资助的研究补助金。

今年一月,哈佛大学纳米技术先驱查尔斯·利伯(Charles Lieber)被问到他获得超过一百五十万美元来自中共的资金时,被控向美国政府调查人员撒谎。他不认罪,预计该案将继续审理。

当天,司法部对波士顿大学的一名中国研究人员提出了一项起诉,检察官指控研究人员未透露她是中共军队的中尉。那位研究人员已经离开了美国。

哈佛大学和波士顿大学说,他们配合了调查。

五月二十九日,川普先生宣布禁止给予那些支持中共军事建设的研究生及研究人员新签证。

一位研究人员在试图离开美国时认罪的举动促使当局对已经在美国的此类研究人员进行了审查。自六月以来,联邦调查局已经对三十个城市的约五十名研究人员进行了问话,联邦调查局认为他们隶属中共军方。

川普先生的命令似乎使中共感到震惊。一位美国官员说:“他们开始惊惶失措。”中共外交官开始以不寻常的方式行事,中国研究人员开始迅速离开美国。

该命令发出后的两天,中共外交官告诉美国官员,在武汉肺炎(新冠病毒)出行限制期间,他们会派一架包机从休斯顿乔治·布什机场把中国学生运回国。美国官员说,他们后来意识到中共军方研究人员也在这架飞机上。

一周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生物医学研究员王欣在洛杉矶国际机场被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截住,当时他正准备与妻子和孩子一起乘飞机飞往中国天津。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一位女发言人说,该大学知道王欣曾就职于中国第四军医大学。根据法庭文件,王欣今年五月通知大学,他和在美国的十六名同事被召回。

在接受讯问时,王欣承认他在中共军队中的少校军衔,并且在他的签证申请时撒谎说,他在军中的服役已于二零一六年结束,以增加他获得美国入境的机会。

他说,他在旧金山领事馆有指定联系人。他还说,他的中国主管告诉他要复制实验室的布局。根据法院文件,联邦特工后来在他的电脑和其他设备上发现了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研究文件,当局称他打算交给他的中国同事。根据文件,他承认自己已经清除了在中国微信上的聊天记录。

王欣被指控犯有签证欺诈罪,在圣塔丽塔监狱的视讯出庭期间不认罪。他的律师拒绝置评。

王欣被捕几周后,中共大使馆召集在杜克大学的一名中国研究员去华盛顿,该研究员仅被称为“L.T.”。在那儿,她和其他四个人会见了一个“老师”,他指示他们删除或重置电子设备。

L.T.说,七月十二日,中国国营厦门航空的人员在洛杉矶机场告诉她,美国边境保护局官员将对她进行问话,并提醒她清除她的设备。她使用微信应用程序致电大使馆联系人,该联系人建议她遵循指示并保持镇定。司法部表示,L.T.被允许前往中国。杜克大学拒绝置评。

第二天,FBI特工与斯坦福大学研究神经肌肉疾病的神经学家宋晨见面,向她展示了她身穿军装的照片。根据法院文件,她在签证申请中将一家中国医院列为雇主。

她还一直与中共驻纽约领事馆保持联系。检方称,她在写给领事馆的一封信中说,她已获得解放军空军的批准延长在美国的逗留时间,并承认她在签证申请中就雇主一事撒谎。

法庭文件显示,联邦特工们发现这封信是在她从硬盘中删除的文件夹中。检察官将此视为她与中共军队有联系,以及领事馆官员协助其欺骗的证据。

她被控签证欺诈。宋女士的律师和斯坦福大学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七月十七日,中共驻芝加哥领事馆的官员旅行二百五十英里前往印第安那州布卢明顿市。领事馆官员必须解释离开领事馆超过二十五英里的任何旅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告诉国务院,他们正在与一名妇女会面,以提供学生保健用品。检察官称,领馆官员没有交代与印第安纳大学的人工智能博士生见面,而该博士生并未在签证申请中透露他的军事隶属关系。

据监视该联系人的联邦调查局特工称,领馆官员与该博士生会面在学生公寓附近的公园里进行了四十五分钟。检察官随后告诉联邦调查局,领事馆官员警告学生赵凯凯,美国政府可能由于他的军事背景而与他联系。

检察官指控称,在赵凯凯的床旁的一个垃圾桶里发现了用手撕碎了的文件。从他的家和学校的工作场所没收了他的电子设备中发现,他删除了几乎所有微信内容。

六月中旬,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询问了研究员唐娟,唐娟拒绝承认在申请签证时隐瞒了她在中共军队中服役的经历,当时网上的一张照片显示她身穿制服。之后,中共驻旧金山领事馆庇护了她。

她获得中共政府奖学金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从事癌症研究。检察官说,后来对唐娟的电子设备进行搜索时发现了中共的军事文件,据称这些文件详细说明了她的研究“与生物制剂解毒剂有关”。

唐娟在中共领事馆呆了一个月,但于七月二十三日在离开领馆时被联邦调查局逮捕。

她对签证欺诈和虚假陈述的指控不认罪。唐娟的律师在一份声明中说,她来美国“仅是出于科学研究的目的。”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医学院的发言人说,唐娟的工作是在放射肿瘤学研究实验室中进行的,该校正在与当局合作处理此案。

美国司法部和川普政府其它部门的官员看到了一种行为方式,他们认为这危害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并对中共外交官采取了合理的行动。

美国司法部负责国家安全的助理部长约翰·德默斯(John Demers)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共领事馆正在指导解放军同伙如何避免被侦查,以及在手机上擦除哪些资料。”“我们据此推断,他们的野心比我们可能意识到的更大。”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