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医生汪信清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湖北省咸宁市通城县法轮功学员汪信清被通城县国保警察绑架,至今在通城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已一年多。

汪信清,70岁,原湖北省咸宁市通城县计划生育服务站医生,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他患有胃溃疡、关节炎、高血压、哮喘性支气管炎、顽固性痔疮等多种疾病,痛苦不堪。自己虽然是个医生,但也治不好自己的病。由于病痛的折磨,汪信清在别人的劝说下,开始修炼法轮功。学法炼功一个多月后,全身的疾病不知不觉中没有了,一身轻松。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汪信清多次被中共恶党迫害,在看守所、拘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迫害。

以下是汪信清被中共恶党迫害的部份事实:

一、和平请愿,中途被截回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当天,汪信清与另外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包车到湖北省政府和平请愿。当车行驶至武汉郊区时,汪信清等人遭警察拦劫;被劫持到咸宁市公安局非法关押半天;又被通城县公安局警察截回通城县锡山宾馆非法关押二天;后被接回到单位,被强迫写“保证书”、上交法轮功书籍,还要求他放弃修炼法轮功。

二、在看守所,拘留所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下旬,汪信清到县城河堤上参加集体炼功时,与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通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他被勒索三千元担保金后被“取保候审”回家。回家后,通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通城县公安局隽水派出所警察经常到他家骚扰。

二零零零年三月,汪信清被绑架到隽水派出所,又被劫持到锡山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被勒索三百元钱。

三、在精神病院被迫害,说一个“炼”字被非法关押八个半月

二零零零年九月,通城县“610”办洗脑班,汪信清被绑架到县精神病院,被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汪信清单位配合县“610”办洗脑班,汪信清被绑架到县精神病院非法关押一夜。县国保大队黎成刚把汪信清弄到隽水派出所,黎成刚问:“你还炼不炼?” 汪信清说:“炼”。就一个“炼”字,黎成刚就把汪信清劫持通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八个半月。看守所的老所长找国保大队,说:“他一点事都没有,为什么关押这么长时间?”国保大队警察说:“把他关着我们放心。”老所长还埋怨说:“你们就想放心,他可是坐大牢啊!”后来家人被勒索了两千多元的保证金、一千多元的伙食费后,汪信清才被放回家。

四、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狮子山戒毒劳教所、沙洋劳教所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二年一月五日,汪信清被警察绑架,被劫持到通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被转到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关押;二零零三年三月,又被转押到沙洋劳教所三大队迫害。

在沙洋劳教所三大队,汪信清被强迫做奴工,在农田里扎蒜苗、挖大蒜、插秧、种板蓝根药物等;在车间穿灯泡;晚上还要被强制转化洗脑等迫害。二零零三年七月四日被放回家。

五、在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三十多天

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早晨,汪信清在上班途中,被通城县国保大队和“110”的几个警察绑架到国保大队。三天三夜不准汪信清睡觉、刑讯逼供;后被劫持到通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天;又被劫持到湖北省武汉汤逊湖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三十多天。

在汤逊湖洗脑班,不准汪信清睡觉、不准炼功、不准学法、不准出门、不准打电话、不准关灯、不准关门、不准与法轮功学员来往;强制汪信清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逼迫写“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洗脑班向单位勒索五千元钱,还强迫单位去一人做“陪伴”。每个房间三人,一个警察,一个陪伴,强制隔离。

六、八年前遭迫害被“保外就医”,八年后要结案再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汪信清被通城县国保大队绑架、抄家(包括办公室),并被劫持到通城县看守所迫害。构陷汪信清的案子被通城县检察院非法起诉到县法院。

在看守所,汪信清被迫害致右侧脸颊部红肿化脓,进食困难,身体状况差。汪信清被带到咸宁市中心医院做法医鉴定,家属交了二千元钱。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被“保外就医”回家,又被勒索伙食费一千七百元。警察要汪信清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去非法庭审,汪信清没去。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法院庭长李曙明企图绑架汪信清,并唆使一个交警配合绑架,被那个交警拒绝。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汪信清被通城县国保警察绑架,说是多年前的“取保候审”现在要结案。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二日,汪信清被通城县法院非法庭审。至今,汪信清在通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已经一年多。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