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女监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王秀芳

Print

【圆明网】赤峰元宝山区五家镇法轮功学员王秀芳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被投入内蒙古女子监狱关押迫害,遭到电击、捆绑“舒松塔”、殴打等残酷的折磨。

二零一六年七月六日中午十二点多,法轮功学员王秀芳和李翠兰,被喀喇沁旗西桥两间房大队书记张某恶意举报,遭喀喇沁旗国保警察绑架。李翠兰被非法判刑两年,王秀芳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被投入呼市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遭到残酷的折磨。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王秀芳被非法关押到呼市女子监狱新犯组,在新犯组,王秀芳被要求背监规、说报说词,洗脑,看他们污蔑大法的录像。王秀芳不听她们的命令、指挥。

在十天以后,王秀芳又被转到 “攻坚组”。“攻坚组”是专门迫害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学员的地方,有一个狱警叫康健伟,凶残恶毒,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演示图:电棍电击

有一天,王秀芳被叫到狱警王颖住的房间里,问她为什么不带胸牌(胸牌是写着刑期罪名人名等的一个小牌),王秀芳说:“我也不是犯人,我没犯法。”康健伟非常恼怒,把她叫到他的办公室,他拿起电棍电击王秀芳的嘴、耳朵、脖子、手,声嘶历竭地叫骂。

然后,康健伟让王秀芳回宿舍罚站,王秀芳不配合不站,康健伟就打她,王秀芳坐在地上,看见旁边有一个小凳子,王秀芳就坐到小凳子上,康健伟看王秀芳不配合,就咬牙切齿的骂,因马上要开会了,所以他们收场。王秀芳在“攻坚组”被迫害了九个月后,又被转到二监区。

二零一八年五月份,王秀芳在床上发正念,被一个杀人犯拿着拖鞋毒打。二零一九年五月份,康健伟让法轮功学员郑金玲和李彩芝去“攻坚组”做“转化”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她俩不去。康健伟就把郑金玲摔在地上,用力拽着她的胳膊,拖出十多米远,然后让犯人把她拖走,摔在地上,听其他犯人说,李彩芝胳膊被拧断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晚上六点,王秀芳没打手势,闭着眼,托着腮,发正念,张姓监区长过来踹她,问她干什么呢?张姓监区长说,把手拿下。张姓监区长见王秀芳无动于衷,张姓监区长叫谁是她的监护?然后罚她站,王秀芳没听,说没罪凭啥站着,接着张叫来十多人拽王秀芳站着,王秀芳大声说:“大法是清白的,我没有犯罪!”

后来,监狱长让犯人拿袜子堵王秀芳的嘴,一个监狱长的手下,拿着绳子抽她的脸,然后,给她戴上手铐、脚镣,让十多人抬着王秀芳,企图关小号,因小号没有地方,就只好抬到宿舍里,用绳子把王秀芳手脚都捆住,再捆到“舒松塔”(是用粘扣等做的有一人高的架子,把人捆住,再绑到架子上,用粘扣一粘,人一点也动不了)上。

警察队长郭丽,叫犯人两个小时一换班,轮流看着王秀芳,不让她闭眼,王秀芳一夜没合眼,早晨七点多,张姓监区长派人告诉王秀芳,可以合眼。王秀芳在里面被捆了两天两夜,手铐、脚镣一个星期后才拿掉,监狱对王秀芳实施非人的迫害,惨不忍睹。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警察又让王秀芳戴胸牌,她没配合,他们就让十多个犯人把王秀芳摁在地上,衣服扒下,把胸牌用缝纫机缝在衣服上,再把她摁在地上倒穿上,把她的胳膊弄到后面捆绑起来。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郑金玲被摁倒后,被拽着她的脖子拖回了宿舍,郑金玲的手、胳膊被拖得鲜血直流,凳子被踹坏了,把她大骂一顿。

监护就是监视看着法轮功学员的,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说话,也不让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说话。监护和包夹一样,专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一天给她们三元钱,让她们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监护和包夹都听队长的指令迫害法轮功学员,也有其他犯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个善良人把这个情况告诉张姓监区长,张大骂她一顿,说不让她管闲事。

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四年中,王秀芳一直不配合警察和监狱的各种要求,心灵和肉体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但是修炼的意志,信师信法的信念没有变。在人间地狱般的日子里,她和法轮功学员相互鼓励扶持,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监狱。

回来了,家庭也因中共的迫害破碎了,王秀芳的丈夫又成了家。王秀芳承受了很多的精神痛苦,但是没有怨恨丈夫,是这个邪恶政权,邪党、把善良人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她的丈夫也是受害者。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