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修炼路上的一个个人心执着

Print

【圆明网】二十一年来,走在修炼的路上,从多次進京上访,到建立资料点,再到请律师营救同修,走遍省里的各个监狱,路途中,我紧紧抓住师父的手,多次的有惊无险,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师尊的慈悲保护。

但在二零一八年年底,我被公安绑架,自己绝食绝水,全身肿胀,生命垂危,在被释放回家的当口上,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回家后的第二天,清醒过来,感觉整个人崩溃了。

就在这一天下午学法的时候,我眼睁睁的看到自己拿着书的肿胀的双手,象撒气的气球一样消肿,再看全身也基本消肿,笼罩着我的阴霾散去,眼前一片光亮。师父救了我,我敞开心房,跟师父说,师父呀,弟子错了。

通过大量学法向内找,两个多月后,我首先拿起笔,给参与迫害我的公安局长、国保队长写信,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参与迫害违法与给他们自己带来的危害,告诉他们:我要坚修大法到底。我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到邮局真名实姓的寄过去。女儿说:妈妈,他们要是还来抓你哪?抓我,也要寄,但是不可能再抓我,我知道我是用心写的这封信,真为他们好。

虽然信寄后的第三天,公安打电话让我去一趟,我没去,我在家学法、发正念,当学到《转法轮》第一讲中的:“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感觉“全部都清理出去”这一行字跳起来,我更确定没事了,师父给我清理了。我丈夫去了,他回来说,公安让你不要把信到处寄了。

虽然不止一位同修对我说,是整体的依赖性导致对你的迫害。不是的,我知道被迫害的根本原因是我的根本执着,那就是自我、妒嫉、色欲,没修掉。

下面在个人有限的层次中谈谈,愿同修能引以为戒。

刚开始个人修炼比较扎实,我在做大法项目时,一路走过来,说不完的修炼故事都是辉煌,我已不能体谅为什么同修会在难中步履蹒跚。更突出的表现是,在做大法的项目上,很容易触动不同的人心,在这时由于自己的修炼境界不够,缺少包容与善心,把同修不在法上的表现视为对项目的干扰,从而和同修有了间隔,所以现在回头看看,没少“得罪”同修,很是对不起大家,自己也错过了许多师父给安排的不可能再有的修炼机缘。

再一个是色心,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在这方面犯错误,但是那种喜欢被人关心的感觉没有修去,也知道对方有人心,还觉的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忙的时候,感觉比起找别人更方便,实际是用不干净的心去证实法。还有一个就是妒嫉了身边的同修,妒嫉真是一把双刃剑,既伤了自己,也伤害了别人。

修炼了这么多年,这些人心没修吗?也修了呀,但是最近一两年,随着正法往前走,法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可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即便是意识到了,也感觉去起来很吃力,在这时,我并没有加大力度静心学法,用法的威力破除这些人心,长期不去的人心是招致被迫害的根。就象同修几次说我“德不配位”,虽然这话很刺耳,对我的打击也很大,但我知道同修说的对。

我找回迷失的自己,大量的学法,发现自我、妒嫉、色欲这些败物是由私里产生的,我看到了私在我的微观的一层身体里象一块不锈钢板一样,阻挡着我進一步的同化真善忍。

我记得自己从懂事时,做人就很自觉,说话不伤人,不爱占便宜,做事总看看别人合不合适,这样做人很好啊。但是今天,我才发现这个自觉做好,除了自我保护不要被人伤害,在后面掩藏着的是万一受伤害时,为了反制别人的资本,以免自己理屈词穷。那是一个强大的私与恶,可是,师父说:“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2]长时间发正念,清除我小宇宙从洪观到微观不符合法的败物,梦里也在房间里打扫卫生,把犄角旮旯也打扫干净了。

我婆婆突然出现脑梗症状,她八十九岁了,双腿不能行走,但眼不花耳不聋,吃饭穿衣还很挑剔。我丈夫把她接到他自己开的小工厂里来,这个地方在农村,我丈夫兄弟四个,还有一位姐姐,丈夫告诉他们,谁也不用接了。当然他还有个没说的目地是想拴住我。所以,我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告诉他,我可以在这里住着,帮你分担伺候老人,但我也必须出去救人,这样我就经常在后半夜一两点钟,带上二百份期刊送到周边的村落,夏天人们睡的比较晚,后半夜很清静。同时,我也尽量给上这来的人讲真相,临走再送上真相期刊。

七月份烈日炎炎,厂里正停水,得到外面去拉水,没有下水道,刷锅洗碗都要比在家多付出,早晚在院子里吃饭,每顿饭要问婆婆吃什么,中午还有几个工人要吃饭,一个月的时间,几乎都有大量的亲朋好友光临,老妯娌和大姑姐来了守着婆婆,妈呀妈呀的问寒问暖,婆婆一高兴,把金镯子、金项链给她俩分了,我对丈夫说:让她们接走去自己家里尽孝。话一出口,我看到自己的妒嫉心,马上想着解体它。我既不想在婆婆这求名,也不想求她的首饰。

婆婆大小便要给她脱裤提裤,刷便盆,我尽量的做到以苦为乐,表面平静的迎来送往。但我也看到了心里那么的不情愿,几乎过几天,就有一种物质堵在心里想发泄,只是用法理压下去。这些人心都是物质,它阻挡着我同化法,因为一同化法,它就被法解体了,我能感觉到我(其实是它)那么的不愿意,好象宁可粉身碎骨了也不情愿。

女儿心疼我就说:妈,你要想回家,我就开车带你走。我说不能走,这里有修炼的因素,是我的心老是不到位,才显得眼前好象都是困难。女儿说:妈,你要这样说,我可帮不了你了。我决心转变观念,强迫自己真正做好,看看到底是怎么样。

那天早上起来,我没急着做饭,对婆婆说:你洗把脸,我推你出去玩儿。用她洗完脸的水,我马上也洗洗脸,给她梳好头发,推着她出去几里地,看树林里的花,看水塘边钓鱼的。回来一身汗,给婆婆洗洗头,我拿起自己的毛巾在清水里涮一涮,顺手就递给了她,婆婆也亲切的冲我笑笑。这些动作都是在无为的心态下完成的,这时我才感觉到事情看起来很小,我却翻过了一座山,是师父把那些物质给弟子清理了。

一个多月后,自来水管道也修好了,丈夫也让他弟弟来照顾婆婆了,妯娌说,要来,我们就全家一起来。

就在写这篇体会的过程中,我去厂里看看,小叔子和他儿子正商量着把厂里的纸壳子等废品卖掉,我想问他们:你们有权利卖吗?话到嘴边又咽下,想起师父的话:“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1]

修炼至今,是应该用法的标准来指导自己的思维了,脱胎换骨,真正的走向神。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浅说善〉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