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年冤狱 河南杨秀玲走亲戚又遭绑架

Print

【圆明网】河南周口市法轮功学员杨秀玲回安徽娘家走亲戚,于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被安徽阜阳界首市砖集乡公安绑架,现仍在被非法关押中。

杨秀玲女士,年近古稀,原为沈丘师范职工家属,后随学校迁至周口开发区(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居住。杨秀玲在沈丘与法轮大法结缘,炼功后,告别了疾病、烦恼和怨恨,为人特别淳朴善良。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无端打压大法以来,杨秀玲因坚持信仰,维护大法,传递真相,屡遭绑架关押,两次被非法判刑,刑期合计长达十年,其间曾惨遭酷刑折磨、长时间的高强度劳役等残酷迫害。

在迫害之初,杨秀玲曾舍家撇业,毅然两次依法赴京上访,为大法鸣冤,为师父正名。沈丘国保大队恶警助纣为虐,两次将她劫持回沈丘,投进看守所关押。这两次,杨秀玲都是在高墙内度过的大年。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一天,深夜十二点,沈丘国保大队长卢峰对杨秀玲非法审讯。杨秀玲不妥协,不配合,卢峰气急败坏,用重拳照她头部连续猛击。然后,又将她按倒在地,一气猛抽十几皮带。为逼她屈服,狱警彭宇给她砸上脚镣达20余天,并强迫她戴着手铐,在监区一圈圈的“趟镣”,折磨她,羞辱她。

杨秀灵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出狱后,正值她的婆母患肺癌晚期,卧床不起。在自己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她待婆母如亲娘,不攀别人,不嫌苦、脏、累,一天天、一勺勺喂饭喂药,为婆婆擦洗屎尿,精心伺候两个多月,直到送老人入土为安。婆家小叔子和妯娌们,都感谢她,敬佩她,一个小叔子对其子女说:“你大娘(指杨秀玲)是这个社会上最好的人”!

因沈丘师范搬迁,杨秀玲也随着到了周口。二零零二年十月,她在学院内讲真相,遭坏人举报,原周口(现川汇区)政保大队副队长黄金启夜里带人将她绑架,关进看守所迫害。

杨秀玲在看守所饱受煎熬。出狱后,才过了几天全家团聚的平安日子,祸起萧墙,丈夫又做了一件离谱的糗事:儿子谈了个女朋友,谈了一段没谈成,儿子的爸爸——喜好寻花问柳刘国普,却与那女孩的妈妈(寡居)勾搭成奸,公开姘居,最后,然竟以“杨秀灵修炼大法、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法院起诉,与结发妻子杨秀玲离了婚。

离婚后,杨秀灵失去了经济来源,儿、女尚未成家,还要赡养八十多岁的老娘,生活十分穷苦。于是,她就到餐馆刷盘子洗碗,顶着烈日到街上卖水果,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这期间,为让善良民众了解真相,避开劫难,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杨秀玲在家里建了个资料点。此事被前夫刘国普发现,大为恼火,恶狠狠的扬言要“举报”她。不久,刘国普的好友加顶头上司--学院保卫处长赵志强,悄悄向公安诬告。

二零零六年五月四日,沙北分局国保大队韩勇、李辉、阎然生等四个警察突然闯入杨秀灵家中,非法抄家,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和大法资料,将她劫持到看守所羁押。

周口市六一零主任于义云疯狂叫嚣:“对杨秀玲、顾学敏(当时也被拘禁)必须重判,否则起不到打击作用”。川汇区法院在压力下践踏法律,构陷罪名,一审将杨秀灵判刑十年。家人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改判七年,送往新乡女子监狱迫害。

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黑窝,表面花园亭阁,背地里却做着丧尽天良的坏事。恶警们采用强行洗脑、高强度劳役、利用犯人包夹、剥夺睡眠、关小号等等残酷手段,迫害不写“五书”、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杨秀玲被恶警逼迫不让睡觉、不让洗漱,干最脏最累的活。

熬过了度日如年的七年铁窗生活,杨秀玲回到家中。三年后,又陷魔掌。二零一六年三月,杨秀玲去安徽走娘家,出去向乡亲们讲真相,于三月十四日被安徽阜阳界首市砖集镇派出所绑架,后被送到阜阳看守所,最后将她非法判刑三年。

此次出狱后的杨秀玲,已是年近古稀,经历三年黑牢的她面色憔悴,白发苍苍。她没有收入,也不依赖子女,靠自己辛勤打工维持着生活。

二零二零年七月九日,杨秀玲在回安徽娘家探亲期间,又被界首市砖集乡恶警绑架,将她投进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