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法轮大法青年学子营:不虚此行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零年台湾法轮大法暑期青年营于八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四日,在云林环科大学举行,有一百多名学员参加。本次活动专注于大量学法,交流、炼功,许多青年学子认识到正法中的责任和救人的使命,也有带修不修的青年学子感受到法的力量,被唤醒再次回到修炼,从新认识大法。活动结束后,大家带着满满正念,大呼“不虚此行!”,并相约明年再见。

 
二零二零年台湾暑期法轮大法青年营圆满成功。

“真是不虚此行!”

大学新鲜人吴同学表示,刚开始大量学法很难入心,但连续二天的不断学法,洗净、洗净、再洗净,和同修的交流让他理解到学法的重要性,也发现自己和同侪之间差距很大。

学员向内找修心性的体会触动了吴同学的心,他说,“他们很认真的向内找,找自己。”他还察觉自己内心对同修交流心得是很有看法的,经过学法交流之后,“发现对别人有看法其实是自己的问题。”他体悟到同修真的是很真心的查找自己哪里有问题,他惊呼“这个差距实在太大了。”

他说,自己的第二个问题是浪费很多时间,“我常常花很多时间在上网,而同修却不断的精進实修,现在已经是正法修炼后期了,很多同修都在想方设法讲真相救人,履行自己的誓约,而我却浪费大量的时间在网路上,那个差距太大了。”

经过这几天的学法交流,他认识到要坚持每天学法,一点一滴慢慢累积,一点一滴的清除自己不好的思想,归正自己的思想行为,克制自己的欲望、执着心。他说:“真是不虚此行!”

毕业于台艺大戏剧学系的映谕,目前在学校教表演艺术,参加这次活动她也认为“不虚此行”,看到来自全台这么多青年学子聚集在这里学法交流,她说明白那面会知道想要好好修炼,大家聚在这里就觉得能量特强,主意识变强,促进自己振作起来,再精進。

映谕说:“从小接触大法,觉得很自然,但当人问起为什么修大法?自己却不知如何回答,毕业后面对很多人事物等等问题,如何对待?”她开始很认真的审思自己,毫无疑问的“无论是价值观或心性考验,大法真的是在各方面指导我走向最正确的路。”“没有错!没有任何怀疑!”

过去自认为丑小鸭,相当自卑的映谕,就读大学之后严格要求自己在修炼上不落下,一年后发现整个人来了一个大变化,无论是面相、表演能力、张力、层次慢慢的都掌握自如,她认识到:“这些都是师父给我的,师父的安排都是最好的,我会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就读茑松艺术中学即将升高二的宇秦,从小跟家长一起学炼法轮功,但真正修炼是读茑松国中的时候,他觉得参加这次营队收获满满,在修炼上也有所提升,真正理解到向内找的法理,第三者看到别人之间的矛盾自己也要向内找,以前会觉得那是别人的问题跟自己无关,这次在交流中找到差距,对法的理解也提高上来了。

当听同修遇到困难,历经重重困难走过来,把自己当修炼人的心得,他深深被触动着。

他回忆,小时候鼻子就象气象预报,只要天气一变天,鼻水就流不停,比气象预报还灵,修炼之后发现再不流鼻水了。小时候脾气不好会跟妈妈顶嘴吵架,到茑松就读之后知道要孝顺,要善,透过不断学法,和妈妈相处再也没有针锋相对,而是一片祥和。

转变观念救人更多

来自台北的许同学,从小跟父母修炼,现在学习的专业是传统美术作画。参加这次活动,他表示完全溶入比学比修的环境,互相理解,互相促进,提高真的很快,这几天活动下来,了解到正法進程,青年学子利用课余投入救人行列的重要性。他认识到“把正统美术画作画好,是自己讲真相的利器”。

他理解到,在同侪当中我有这样的专业,借此去讲真相,让人理解正统的美术是什么样子,什么才是纯真、纯善、纯美,不是魔性的放纵,为所欲为,如何回归正统道路是自己的使命。他说,“进入大学更能发挥自己的专业能力,更有力度讲真相救人。”

目前就读大学的林晋豪交流小时候因妈妈的一句话,“你想要当天使吗?”林晋豪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从此走上修炼之路。

林晋豪表示,由于就读茑松国中美术系,学习正统美术创作,认为现代的写实画家的作品不是很正统,以至于在欣赏他们的作品时,往往内心是排斥、甚至是批评的。

他说,读大学之后,才开始扭转这个想法。“我想大法弟子来到世间,是要来救人的。人本来就是不够好,才需要我们大法弟子来世间助师正法。如果我们只一味用批评的眼光去看,那么根本就没办法救人。”

林晋豪说,“转念一想,这些学习写实的或者创作写实的艺术家,他们也是让人敬佩的。在这么混乱的时代,大家都在推崇抽象、野兽、印象的艺术,而他们还能够坚持走在这条写实创作的路。当我认识到这点时,我想更应该去鼓励他们,而不是去批评或用负面的想法去看待他们。他们也是带领现代的艺术回归传统的一份子。”

他说,在修炼路上,因为有师父的照看,所以并不崎岖,也正是师父的引导,才能对法有更深的理解,让他在这浊世洪流中能够保持理智清醒,知道自己来世的目的与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修炼路上苦难多,去各种人心执着。在魔难与考验中,唯有摆正自己,知道自己的使命,才能看清旧势力的安排,不被左右。

目前就读大学一年级的黄伃君交流,在参与剪接影片项目时,由于追求成果的执着心,为求事半功倍而学法,但心态不纯,修炼上一直无法提高上来,甚至一不小心就一掉到底。他说,接了剪片的工作后,考验增加许多,如吃个饭就黏在电视机前了,虽然心里知道要赶紧回来剪片,但总想着:“再看一下,再看一下。”而有趣的电影也总在这时播,一片接一片的。一耗就是二~三小时。当回神过来,已经晚了,每一次都是后悔再后悔的恶性循环中。

他发现自己的修炼意志开始动摇,“所幸因为参加青年营的工作人员,学法时不断学到有关旧势力的讲法,在认识旧势力的同时,回想每一次想放弃修炼时的情景,才意识到那些思想并不是我,不论是想看电影的心、觉得电影好看想继续看的心、最后懊悔时一步步走上放弃修炼的思路,一切都不是我。认识到这一点后,我开始能克制想看电视的欲望、想安逸的心,或许是因为看清它了吧!”

心态纯净祥和 能力越强

毕业于台科大电机工程系,刚升上研究所的郭家铭,交流读大学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他说:“从大学入学的第一年,就接任了校内的法轮大法社社长,因缘际会之下也参与了校内学生会的正副会长选举,突然一个议题的讨论使得校内的学生产生严重对立,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发生?大家公开良善的竞争难道就不行吗?但是转念一想,大法弟子的思维会影响当地区域的状态,问题一定出在我身上!于是我开始静下来向内找。”“打从决定要参选,我就应该认认真真的去完成,安逸不应该成为我的选择。怕心、争斗心和比较心,其实也都是不必要的。”

他表示,对于修炼人来说就是怎么在这个过程中实践并体现出真、善、忍,“我的一言一行就是在体现一个修炼人的状态,也是让别人了解真相的方式。当我意识到这个过程就要把真相带给别人,我便默默的告诉自己,我要把修炼人的温暖带给别人。心态摆正,整个过程也顺利的结束,而我们这组最后也幸运的赢得了选举。”

经过这次的跌宕起伏,郭家铭更深刻地体悟到为什么一个修炼人要时时保持祥和慈悲的状态。因为结局已经定好,路已经铺好,就差大法弟子的实践,而实践真、善、忍的过程就是给未来留下一个参照,走在神的路上当然要保持慈悲的心态。

就读国立清华大学材料所硕二的许宸逢交流他的修炼心得,他说:“大三,对于理工学生而言是课业最繁重的一学期,成绩仍然维持得很好,但却经常觉得很空虚,直到有一天回中部与家人一起观赏了神韵的演出后,我内心的激动难以平息,顿时我明白了,我了解到为何我即使取得了令常人羡慕的好成绩却没有任何成就感,我了解到,因这并不是我生命真正的意义,在回家的路上,我内心呐喊:‘我想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他开始思考如何才能做更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所学到底有何用武之地?曾经后悔过选择这条一直读书的道路。但后来认识到:“师父会安排我在这里,就表示这里有我该完成的使命,也有我该救度的众生。我明白了如果我之前无法取得名为‘学历’的这张门票,我根本无法触及到这里的众生,也失去了将真相告诉他们的机会,那我怎么能说自己之前的所学是无用呢?”

他说,“师父不仅为每位大法弟子安排了修炼道路,同时也赋予了每个大法弟子不同的技能,以便我们在讲真相中能发挥自己的长处。我了解到每个大法弟子的路都是独一无二,只有随时用大法要求自己才能走正自己的路,要清楚的知道我们的能力都是师父给予的,因此当自己做事的心态愈正,思想愈纯,我们的能力就愈强。”

找回修炼如初

来自马来西亚首次参加法轮大法青年学子营的文嫣,在上国中时发生一些事,让自己相当低潮,修炼法轮功的妈妈鼓励她看《转法轮》,从此改变了她的人生观,她感受到师父一路安排,参加法会,认识同修,到这次参加青年学子营,深深体会到师父为每位弟子细致的安排,让她对修炼有了更深的了解。

文嫣表示,透过大量的学法交流,心灵深处明白那面被唤醒了,深刻体悟到自己的使命和责任,悟到以前都没有认识到的东西,对修炼有全新的认识,又回到修炼如初的感觉。

她说,自己未修炼前是个叛逆的小孩,对父母也不懂得尊敬,修炼以后,整个人的心灵变得平和了,对父母也懂得敬重了,对身边的事情也都可以理性冷静看待,面对问题可以处之泰然。

经过三天两夜的大量学法,在法的溶炼之下,在比学比修,互相促進环境下,青年学子们明白了身为大法弟子的可贵,更知道自己的责任与使命,唯有精進实修才能做到真正助师正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