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王好红被迫害离世 丈夫遭受种种迫害

Print

【圆明网】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沙沟马家村法轮功学员王好红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被中共迫害离世。她的丈夫王忠贤曾在二零一六年六月去济南监狱接她出狱期间遭恶人毒打。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七日,王好红和抬头赵家村法轮功学员赵金华(全国首例曝光的被毒打迫害致死),石对头村王凤兰和战克云一同遭绑架,当时镇政府有个叫贾洪巨的两委成员直接参与指挥了对这几名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毒打迫害,仅仅十天,十月七日赵金华被毒打致死。王好红被毒打幸存,全家从此被多次骚扰、绑架关押、迫害,明慧网早有报道。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王好红与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习法轮功著作,被“610”刘书举指挥,李建光为首的绑架,接着,他们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摧残、暴力审讯。王好红被非法关押迫害五个半月之后,被非法判刑七年,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四日被送济南监狱。恶警因为她一直不转化,体罚她长期坐小板凳,又把她关小号,对她毒打、辱骂,只给吃粗粮咸菜还不让吃饱。狱警说是因为她有糖尿病。

整整七年煎熬,出监狱时,却没见到来接自己的丈夫王忠贤。听亲戚说她丈夫王忠贤刚到济南监狱门口,就被招远“610”王玉成、邵周赞一伙共十人,开着两辆轿车绑架走,下落不明。幸亏亲戚将王好红接了回来。

王好红回家后,因为丈夫又遭迫害,火上加火等多种原因,吃不下去饭,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虚弱,一点力气都没有,走路都困难,喘气都费力,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离世。

现得知,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那天,王忠贤和王好红的亲戚二人驾车去济南监狱接人,早上七点左右一到济南监狱门口,没等接到王好红,就被提前等候的“610”王玉成一伙,共十人开着两辆轿车将王忠贤劫持到龙口,非要叫他说出他的住处,不说,王玉成就打他的头、脖子,扬言再不说,就立即拉到海边活埋。王忠贤当下被打的头晕脑胀,承受不住时说出了住处。王玉成一伙趁机抢走了同修放在他那的几台打印机,一台复印机,一百多箱纸等许许多多东西。王玉成还抢走了他的腰带、皮凉鞋和钱包,里边有两千多元现金。并把他拉到了招远玲珑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特设监牢)关押。

第二天,王玉成、宋少昌,手打王忠贤的脸,用拳头打胸膛,看他还不说,宋少昌叫刘玉久(被中共利用的犹大)拿来一把棍子,打他的腿,问东西是谁的,不说就又狠狠的打……

第三天,王玉成和一个三十多岁姓原的,先轮着打王忠贤的脸,打完了,见他不说,王玉成又拿着棍子打他的头、打肩膀、打胳膊,打的血紫。大约过了三、四天,就把王忠贤送到招远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是张星镇政府的人和车又将他拉到玲珑洗脑班关押。

关押一个多月后,中村镇的一个犹大跟王忠贤说:领导叫你的连襟送三千元钱来、就能放人。王忠贤说:要钱没有,看着办吧。

一个星期后,王忠贤被放了。回家时,警察将他的驾驶证违法扣押在张星镇派出所,用时去拿,用完后要再交到派出所。现在,“610”的王玉成已把他的驾驶证档案锁上。

王忠贤回家,到龙口打工,王玉成又派人到王好红母亲家骚扰两次,威胁王好红和其母亲说:他们另有处理办法。

相关恶人的情况:

李建光,男,五十二岁,招远市阜山镇下观堡村人,家住招远市城东区21号楼,妻叫王春波。招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现躲在梦芝派出所任副所长。他从一九九九年八月就从政保科调到迫害法轮功的“610”专案组当打手,为中共在招远迫害法轮功使尽全力,被他绑架和指挥绑架的有一千多人,是合伙打死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凶手之一,升到副大队长。

王玉成,男,招远市蚕庄镇囫囵河村人,现住招远市金辉小区。招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办公电话:0535-8093193),从二零一零年七月接替李建光职位。至今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宋少昌,招远市张星镇宋家村人,招远610副主任,二十一年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恶徒。电话:8230523、13954531323。

徐建政,男,洗脑班副主任,会计,招远市下甸镇人。从九九年至今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守护洗脑班这个特设监牢。两面三刀、狡猾,在后台发坏。贪污受贿惊人但是还跟不上“610主任”刘书举。

王玉成、宋少昌是打死法轮功学员张桂好的主要凶手。还有李建光,都是采用毒刑,电刑多种酷刑亲手和指挥打伤、打残、打死而又复活多次的法轮功学员考富全,及其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凶手。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