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救人始终如一

Print

【圆明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近千名法轮功学员相聚于台湾台中,参加“全台对大陆讲真相的学法交流会”,为了让更多学员能加入讲真相救人的行列,学员主动承担协调与技术支援的工作,大家互相帮忙、整体配合一致;同时,提醒自己实修,以更纯净慈悲的心,把讲真相救人的事做得更好、更神圣。

 
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近千名法轮功学员相聚于台中,参加“全台对大陆讲真相的学法交流会”。图为与会者集体学法。

救人是多么幸福的事

“手机讲真相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又不需要额外的费用,还可以在最短的时间接触到许许多多不同的众生,好多众生听明白真相后选择退出共产党相关组织,甚至想了解法轮大法、学功,真的是一个很好讲真相的工具。”花莲的甘惠敏表示,劝三退后听到对方说“好”、“退了”,说出“法轮大法好”、“想了解”、“在哪可以学功”等等,都令她感动。

尽管遇到各种封锁,她都没动摇,不等不靠,遇到问题就用自己能理解的方式尝试着去做,不行了,再换,再试,以始终如一的纯净心念,坚定的心抓紧时间讲真相。

一次在处理封锁问题时,夜深了,眼睛实在太涩了,但想到许多学员等着用此方法讲真相,甘惠敏一边修改文字材料,一边试着把修改好的真相贴给网友,每一则修改好的真相文件都能顺利贴出不被封,过程中还有两位网友选择三退(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做完已凌晨两点,窗外虽夜已黑,“但讲真相的路却已亮起来了”。

“大法弟子在此刻还能讲真相,救人,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甘惠敏觉得,手机讲真相就象在茫茫大海中捞起有缘的众生,虽然默默的低着头、眼睛盯着手机画面,手指不断的点着发真相,象极了常人中的“低头族”,但心中明白是在做着最了不起的事。

开创环境整体提高

台南陈柏湘则交流台南电话小组讲真相的体会。他回忆,今年三月中旬开始,在当地现有的电话组基础上,有学员愿意提供场地,有学员负责提供培训资料,有学员愿意做培训的情况下,顺势成立了电话小站,小站里也充满感人的故事。

有一位学员,手机和电脑都不太会用,只习惯讲台语,不太会讲中文,讲中文也会不自觉的讲成台湾国语。在同修鼓励下,这位学员每天找时间对着墙壁训练自己念稿子,一遍遍的练习,把内容念顺,并注意语气和善,声调没有太重或太高,稿子念顺了,底气较足了,渐渐的就没有怕心了。

还有同修交流,只是听了培训内容,学习同修的问话方式、内容,隔天顺利让一位公检法人员以实名退党,增加了他拨打电话的信心。有同修交流若对方不三退,基本真相讲完了就不知该说什么,现在素材内容掌握多了,能跟对方讲真相二十多分钟都没问题;以前总认为众生不退是对方不听,或受谎言荼毒太深,现在会想想是否自己的语气善心不够,或切入、回答不够好,没有解开对方的心结。也有同修交流过去遇到骂人、态度不好的,情绪上无法平静和善的对待,在一遍遍听打电话平台培训录音档后,才慢慢理解与设身处地的从对方角度着想。

带好同修 一起实践救人的使命

“疫情一开始,我决定放下自己,我有愿望带好同修们一起实践救人的使命,不是自己打好就好了,而是一个一个的把他们带成熟。所以每天早出晚归,在基地带同修讲真相,比在上班还忙。”桃园汤美琳交流自己是电话组窗口,之前很多同修对打电话有怕心,自己也没有用心,但是后来积极带动学员一起打电话。

汤美琳表示,担任电话组窗口,和学员骑着摩托车到偏乡交流,从夏天到冬天,维持了一段时间,本想放弃,但终于成立基地。此外,有些老年学员没车走不到基地,他们就和学法点的学员交流,把学法点变成打电话基地,并载其他老年同修一起去打电话,这个基地成立了多年,老年同修学会了打电话讲真相,有空也会自己在家拨打,提升很多。

汤美琳也到平台学习怎么引导学员讲真相,如印讲稿,帮忙申请工具,在学员打电话时当救兵,等等。在协助学员的同时,自己的心性也在提高。她表示,“以前打电话很急躁,讲话很快,很大声,现在可以缓慢圆。”她发现,心态平稳下,接过学员递来电话,往往能合作接力劝对方三退。

区内有位八十多岁的学员,长期躺在床上起不来,有次美琳去看她,给予鼓励。如今,这位学员在学法炼功、实修的基础上,已经可以起来了,气色好很多,她也想讲真相,美琳来回去了五趟,终于帮她把程式安装好,并教会使用,现在她每天平均可以劝退三、四位。

提高心性 回到救人的基点

在网路讲真相的过程中,台中的丹妙曾遇到将近五百人的群组在眼前被封了,过程中,她一度提不起劲,萌生不想工作了的念头。后来,意识到自己为了抓紧时间处理很多事;做事变得粗糙、急躁,没能为他人着想,少了修炼人缓、慢、圆的状态,甚至有隐藏着显示心和骄傲;此外,她发现自己执著起数字,没有平衡好学法、炼功各方面,“这个执著的力量是比不上使命的力量的,法的力量不足,所以我感到疲惫,而不是神圣。”她期勉自己归正,调整自己,回到救人的基点上,做的更好。

台中的王圣智谈到,“刚开始的时候都没有劝退成功,心想别人都能劝退,我怎么就没退到?在与同修交流并向内找后,找到自己有一颗得失心,同修提醒讲真相的目的不是为了三退,是要让网友认识并明白大法真相,要把得失心放下。”当认识到不足,把心归正之后,马上就有一位网友自己取好小名,请王圣智帮他退团,这是第一位让他办理三退的众生,顿时让他信心大增。

不等不靠 主动承担

基隆陈敏安交流:一位老年同修参与手动聊天项目时,最初看到一位年仅十六岁的年轻女同修来协助他,感到惊讶,心想自己都可以当对方的祖父了,虽然他学习很慢,但是女同修还是很有耐心的教他。他转念一想,自己绝对不能有事事都依靠同修的心,要下功夫努力去学习,同修很忙,不应该一而再的麻烦同修,后来他学习的更用心,自己也摸索解决不了的事项,最后竟能够在那个手聊工具上承担好几个项目。

有位同修文化水平有限,碰到封锁加大,就需要有些变通的方式,去手聊讲真相,但是同修口齿不清也无法使用语音输入,认识字不多也无法打字或手写,虽然陈敏安提供几组的图文稿,但仍屡屡遭到封锁,造成手聊讲真相的困难,让陈敏安感到挫折。后来,他认识到:“自己认为很简单的事项,想当然的事,一定要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到同修的接受程度,才能让同修发挥他的力量去讲真相,一定也是我对他的教学不够,才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后续一定要加强和调整自己的运作模式才行 。”

台北的芝菁也交流自己主动承担技术的心得。

“这个过程中,去掉了没耐心、增加同理心,考虑用不同的角度与方法去解释手机简讯操作方法,并进行各种疑难杂症及初步测试排除,同时定期注意简讯项目群组的通告,配合协助软体更新的进行。”

芝菁在简讯项目中参与发送彩信讲真相,从中发现技术同修十分忙碌、承担很多,觉得自己也该扩大容量多学一点技术,尽一己之力,于是便承担起部份技术协调工作。

打营救电话 震慑恶人

新北市的周金炼交流自己营救学员案例整理、查号及拨打的体会。他表示,针对迫害责任人,打电话是最有效、最方便的工具。“我们一通电话就能起到好的震慑邪恶的作用。”

有一回,一个派出所所长从监狱带走一位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企图转到洗脑班延续迫害,周金炼查完号码后先打过去,只说一句话:“我说所长,某某人是不是在您手上,请你放了他。”对方回说“多管闲事”就挂,周金炼马上把电话贴给同修接着拨打,也大都没接或直接挂,但是,后来当天就放人。

还有一次,打给一个责任单位,对方回说打错,周金炼和对方核对电话,对方说“电话号码对,但已经改为饭店”,周金炼问“饭店开多久了”,回说“半年了”,再问“饭店叫什么名”,对方为之语塞。

周金炼曾经接连几天打电话给一个叫马平安的国保大队长,有一次终于接通电话,可是没等开口,对方就慌张的说:“马平安不是我。”然后急忙挂断了!

“让电话铃响也能制止行恶、救同修。我想关键是我们这颗心!那就是要念正、心齐!行动要快,要积极。”周金炼表示,有些同修认为打营救电话,对方不接或不听,以为没达到效果。他认为,“整体效果好不好,并不是某几个人讲的多好,而是能不能有更多的同修持续用正念去打电话。”有些不接或直接挂的情况,是因为知道从海外打的,也知来电的目的,所以虽然没讲到话,在某种程度上一样起到了震慑的效果。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