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份28名法轮功学员被枉判

Print

【圆明网】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七月份至少又有28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非法庭审36场,非法构陷到法院、检察院113人。七月份有4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冤判,5名被非法庭审,9名被构陷到检察院、法院。天津市80岁郭德芬被河西区法院冤判1年。

2020年7月份大陆法轮功学员遭中共判刑迫害非法刑期分布表
非法刑期 人数
1年以下 1
1~2年(1年或1年以上,2年以下,余下类推) 8
2~3年 8
3~4年 3
4~5年 2
5年 2
7年 2
不知刑期 2

(信息采集时间:2020年7月1日至2020年8月5日。)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七月中共检察院、法院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73000元。其中,法庭非法罚金71000元,检察院非法罚款2000元。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赵仁霞被黄岛区法院非法判7年罚金20000元,青岛市崔永强被黄岛区法院非法判2年6个月,罚金10000元。四川省成都市钟华被判2年6个月,罚金10000元。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任海飞被构陷到检察院,警察抄家抢走现金55万多,还搜走了大量TF卡和空U盘,价值20多万元。

二零二零年一至七月中共操控公检法非法判法轮功学员人数为192人。其中,一月份判刑47人,二月份判刑19人,三月份判刑19人,四月份判刑20人,五月份判刑21人,六月份判刑38人,七月份判刑28人。

二零二零年一至七月中共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161场。一月份庭审51场,三月份庭审5场,四月份庭审13场,五月份庭审21场,六月份庭审35场,七月份庭审36场。

图:2020年1~7月大陆法轮功学员遭构陷、庭审、判刑迫害人数统计

一、2020年7月份28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

非法判刑最严重地区依次为:山东省6人,上海市6人,天津市4人,江苏省3人,四川省2人;北京市、广东省、河南省、吉林省、江西省、辽宁省、云南省各1人。其中4名65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天津市80岁郭德芬被河西区法院冤判1年。

迫害案例:

1、河南周口市法轮功学员刘艳华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二零年元月,河南周口市法轮功学员刘艳华被川汇区法院第三刑事庭非法判刑八年,家属毫不知情。

刘艳华,女,五十七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说明大法真相被中共非法劳教二年,之后多次被骚扰。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下午,刘艳华及丈夫刘冲还有到她家串门的法轮功学员杜子良,被河南省周口市公安局荷花分局四、五个警察绑架并抄家。其中一个警察叫李涛。警察将构陷艳华的案件转到川汇区检察院,因证据不足,五月二十二日被检察院驳回。最后不知警察如何罗织所谓的证据构陷于她的。

2、青岛法轮功学员赵仁霞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赵仁霞(女,五十岁)被青岛市黄岛区法院法官到青岛市普东看守所,通过网络视频非法宣判: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勒索罚款两万元。赵仁霞不服非法判决要向青岛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上午,法官、公诉人、律师等到庭当面开庭,赵仁霞在网络视频上参与开庭。赵仁霞的儿子邢昊东到庭旁听。开庭后法官王德成发现邢昊东旁听,便以案卷内有邢昊东的笔录材料系本案证人为由,令其退出法庭。赵仁霞全部否定公诉人朱业宗指控的罪名及所谓的事实证据。律师当庭指出公诉人指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罪名不成立。法庭没有当庭作出裁判。

3、曾遭冤狱十年 上海工程师张勤又被非法判五年

法轮功学员张勤

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下午,上海法轮功学员张勤被奉贤区法院非法庭审、非法判五年,借口是“累犯重判”。张勤要在十日内提出上诉。当天下午三点开庭,五点半结束。两位律师配合默契,依法较充分的为张勤作了无罪辩护。张勤在法庭上语气平和、柔中带刚的讲述大法真相。

张勤,一九五五年三月二十八日出生,家住上海市徐汇区,原是上海市胜德塑料有限公司的技术骨干,曾任总工程师、质监科科长等职务。一九九四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李洪志师父的教导,在家庭、在单位、在社会上,张勤处处做一个好人。张勤因为坚持信仰曾经两次被非法判刑,刑期分别为四年和五年,还被劳教迫害一年。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张勤在地铁站遭两个特勤纠缠绑架到徐汇区看守所。警察到张勤的家抢走了他的大法书、打印机等。在非法抓捕过程中,张勤的头部被按痛、受伤,行动不能自如。张勤要求鉴定,但看守所不给鉴定。张勤对野蛮绑架及非法关押提出控告,徐汇区监察委受理了控告。

张勤被非法关押时母亲去世不久,九十多岁的老父亲独自在家。老父亲给国保警察写信、打电话,要求放人。徐汇区610、国保警察非但不放人,反而把张勤构陷到检察院。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张勤被徐汇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又把张勤构陷到徐汇区法院。

关于张勤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曾遭冤狱十年 上海工程师张勤再面临非法庭审》、《冤狱九年 劳教一年 上海工程师控告江泽民》等。

4、山东周玉香遭非法判刑四年 律师做无罪辩护

周玉香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周玉香被青岛市黄岛区法院在即墨市普东看守所,通过视频非法庭审,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指出公安所谓的侦查程序违法,法庭出示的证据都是孤证;周玉香是一位普通老百姓,她破坏不了法律实施,更没对社会造成任何损害。公诉人、法官哑口无言。但是周玉香却被非法判刑四年。

周玉香,六十六岁,是平度大泽山镇尹家村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修炼法轮功前,她浑身疼痛:胳膊疼、腰痛、腿痛……吃了很多药,也没有医治好,最后不能干活了,很痛苦。周玉香学炼了法轮功后浑身的病就消失了,哪也不疼了,身体轻松走路生风,用她的话说:“是李洪志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修炼法轮功后她性子急,得理不让人的脾气没有了,别人说她、骂她,她都能忍住了,而且里里外外的活都能干。

5、罔顾事实与法律 上海奉贤法院枉判张凤琴一年半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上海浦东新区法轮功学员张凤琴,被非法庭审,律师依法驳斥指控。但上海奉贤法院罔顾事实与法律,枉判张凤琴一年半并处罚金。

张凤琴于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九日被王港派出所绑架后,非法关押在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至今已经一年零一个月。

原定七月十七日下午两点在奉贤法院的非法庭审延迟到三点开始。家属早早到达等待旁听,被保安以疫情为由阻止进入。律师多次交涉尽力争取最后还是未能允许。当庭律师要求共产党员审判人员回避,被无理驳回。律师指出集中审理违反管辖权原则,不允许旁听违反公开审理原则,案卷中的量刑建议书无故失踪等多处程序违法。法官不予回应。

律师从信仰自由、散发法轮功资料及修炼的合法性、张凤琴自身的受益等多个角度驳斥了公诉人的非法指控,为张凤琴作了有理有据、合法合情的正义辩护。最后律师索要庭审笔录副本,书记员推说要法官同意拒绝给予。

本应属于上海浦东新区法院管辖的案件,现在统一由奉贤区法院集中审理(针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暗箱操作,更也暴露了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根本不讲法律的任意妄为。

二、七月份非法庭审36场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七月份,中共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36场。迫害最严重地区为:江西省9人,四川省6人,河北省5人,山东省4人,广东省、上海市各3人,重庆市2人。

迫害案例:

1、霸州“法官”:不管律师说啥 他说他的 咱办咱的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上午九点多,保定市雄县法轮功学员刘伯会(女)被霸州市法院在网上非法开庭。刘伯会的辩护律师对检察官的无理指控,进行了有理有据的驳斥。

庭审结束后,家属在审判庭门口听到法官张斌、检察官张金鸾等人的对话。其中一个女的说:“今日开庭,开的这是什么!幸亏没有外人在听,如果有外人听,这多不好,什么证据都没有。”接着问法官张斌:“今日庭审是视频,会不会被别人看到(意思是希望今天的庭审不要被外人看到)。”她接着说:“今日律师说的这些有理有据的事,比如:证据不足,有瑕疵,没有法律依据等一系列的事,要求另外几个人,你们想办法要尽快地安上。” 法官张斌说:“不管律师说啥,他说他的,咱办咱的。”这时张斌看到了家属后,马上对另外几个人说:“不要当着家属的面说。” 之后就走了。中共司法人员执法犯法,践踏法律,由此可见一斑。

2、河北景县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魏秀霞、任俊爱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一日,被非法关押在衡水市看守所一年多的衡水市故城县法轮功学员魏秀霞和山东省法轮功学员任俊爱,被景县法院异地视频非法开庭。法院以各种理由拒绝家属旁听,只允许律师、公、检、法人员进入。

庭审历时五个多小时,两名正义律师有理有据,从方方面面,不同角度,为两名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阐明修炼法轮功无罪,合理合法,是被冤枉的,并要求法庭无罪释放两名法轮功学员。当庭法官听完律师的辩护后,无话可说,也认为法轮功学员是好人,希望她们能早点回家。但并没有当庭释放两名法轮功学员。

3、浙江永康市善良妇女施梦巧被非法庭审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浙江金华市永康市法轮功学员施梦巧女士被金华市婺城区法院非法网络远程庭审。庭上法官一直阻碍施梦巧本人及律师对法轮功性质的辩护,也阻止对两高司法解释合理性的辩护,总之认为不利于公诉人的辩护就阻止,只允许在他们定性范围内去辩护。所以几次打断,甚至几次休庭。即便如此,两位辩护人——律师和家属还是依法努力陈述了事实。

施梦巧本人在法庭上有理有据、不卑不亢的陈述了法轮功给她带去的益处、法轮功是正法的事实;也善劝公检法这些人不要知法犯法,不要迫害佛法,这样对他们未来是不好的。她也告知大家,法轮功蒙受千古奇冤,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于天下。法官没有打断她说的话。当庭没有做出判决,法官说择日再判。

施梦巧,永康市唐先镇大后村人,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中午发真相资料遭到象珠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和抄家,抢劫走了几本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和电动车,警察还非法带走了她丈夫胡铁军。第二天胡铁军回家,施梦巧则被金华市婺城区检察院非法起诉。

按照律师说,案子在法院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月,那么应该在七月二十八日是法院最后一天。

4、河北女教师第三次遭非法庭审 辩护人要求无罪释放

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下午两点半,河北保定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女教师、法轮功学员朱素荣,第三次遭高阳法院网上非法开庭。家属辩护人强调:没有犯罪客体,没有犯罪后果,没有受害人,没有社会危害,谈何犯罪?很明显是蓄意加害。要求释放朱素荣。

第一次开庭时,律师就指出此案有许多违法之处。第二次开庭时,办案人员就此漏洞补充了一个文件,说涉案物品数量数错了数量是打印的时候打印错了。律师针对这个说法指出:办案人员自行更改证据,无客观证据予以佐证,是不合法的。

家属辩护人针对此事说:“来来回回,不是数错就是打印错,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说多少就是多少?要求办案人员蠡县鲍墟派出所边继辉出庭你们也不让他来?身为一个执法人员到底按不按法律去办案?而公诉人负有法律监督职能和审查案情的职能。前两次开庭怎么都没查清楚?不查清楚事实就起诉我母亲朱素荣,是联合边继辉制造冤假错案的行为。”开完庭朱素荣的女儿留意庭审书记员没有如实记录。

朱素荣女士在中孟尝小学任教。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号,只因修炼法轮功,她被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非法抄家、绑架,送到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学生们哭了,有的老师也哭了,淳朴善良的乡亲们叹息着:多好的人啊,怎么会被抓走了……

蠡县公安非法抓捕、构陷朱素荣,涉嫌多处违法:先抓人再凑证据,办案程序违法;没有搜查证,非法抄家;没有传唤手续强行把朱素荣带走非法关押;涉案物品没有当场清点,没有扣押清单;在非法审讯过程中,恐吓朱素荣,摁着朱素荣强行让她按手印,涉嫌暴力取证,强行逼供等等,因此朱素荣的女儿控告了边继辉等涉及的非法办案人员。

由于控告,边继辉协同蠡县国保对朱素荣的家人打击报复。朱素荣的大女儿七月一日上午,接到自己的学校通知,说有人给学校施压,要学校开除她的公职。当天中午时分,蠡县国保把朱素荣的丈夫绑架到了蠡县公安局,对其又采指纹又验血,折腾了半天,办了非法拘留手续,并勒索罚款六百元。第三次开庭后,有人找到朱素荣的丈夫进行恐吓,扬言,再告,就要对他女儿及妻妹下手。

三、七月份非法批捕31人、构陷113人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七月份,中共非法批捕法轮功学员31人;构陷到法院、检察院113人。非法批捕最多的地区为:河北省8人,黑龙江8人,吉林省7人。非法构陷最多的地区为:辽宁省21人,云南省13人,重庆市、四川省各10人,河北省、吉林省各9人,上海市6人。

图:2020年7月中国大陆各地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检察院、法院人数分布

2020年7月份被构陷到检察院、法院的法轮功学员人数统计表
区域 构陷到检察院、法院人数
辽宁省 21
云南省 13
重庆市 10
四川省 10
河北省 9
吉林省 9
上海市 6
黑龙江 5
江苏省 5
江西省 4
陕西省 4
河南省 3
湖北省 3
天津市 3
安徽省 2
湖南省 2
山东省 2
浙江省 1
广东省 1

迫害案例:

1、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任海飞被构陷到检察院

任海飞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任海飞被甘井子街派出所绑架,非法扣押在甘井子街派出所期间,任海飞曾遭到警察暴力殴打、刑讯逼供,致使其心衰、肾衰,被送往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第967医院(原210医院)抢救。

七月二十四日,任海飞被甘井子街派出所构陷到甘井子区检察院审核批捕,审核时限为7天。任海飞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姚家看守所)。其家属聘请的律师到看守所要求履行律师职责接见任海飞,看守所以疫情为由拒绝接见。

其年迈的老母亲在黑龙江老家受尽煎熬,其他亲人四处打听,心急如焚,为任海飞的生命安危担心。在这期间家属竟没有收到警方送达的任何法律文书。律师据此对甘井子街派出所有关责任人提起控告。

警察抄家抢走现金55万多,还搜走了大量TF卡和空U盘,价值20多万元。

2、被非法关押一年 佳木斯市车锦霞面临非法庭审

车锦霞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车锦霞被非法关押已经一年多,目前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二零年七月初,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刑庭庭长宋涛,已把非法起诉书转送给车锦霞,预计八月初非法对车锦霞开庭。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车锦霞的代理律师在佳木斯市看守所会见后得知,去年郊区公安分局以吴彬为首的恶人残忍迫害车锦霞后,她在看守所已半年卧床不起,生活难以自理,无法正常上厕所及照顾自己的起居,她的脑颅骨已被迫害致严重损伤、右腿骨头鼓出一块、腰椎已损伤、双腿难以行走、小拇指不能动、呼吸困难、吃不下饭、全身疼痛、晚上不能睡觉,已危及到生命的安全。车锦霞已多次提出去医院检查身体,看守所以找办案单位为借口推脱至今未准。

家人得知这一消息后心急如焚,因控告无门,无奈之下,只好向向阳区法院递交为车锦霞取保候审的申请。

车锦霞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中午,被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警察拽她头发往墙上撞,拽掉她大量的头发,撒落一地。恶人用脚踩住她的脸,恶警吴彬在她衣服外面用手使劲掐抠她的两个乳房,又拽下她的很多头发。她的左手小指被警察碾压伤,露出来白骨头,已经残疾了。右腿膝盖被踢得不能下蹲,蹩她的腿后又用脚上去踩。讯问时强制车锦霞坐到铁椅子里,恶警用书和手掌猛戳她的大椎部位,当时痛的就不能动了。吴彬还拽起她的头发拎起来往地下摔。几个警察还把她倒过来给大劈胯,头在下,两腿在上边,两腿一字分开,两个人把脚往外拽往外抻,然后往下压,造成她大流血。又四五个人抻她的四肢拎起来举到一人多高往地上摔,反复多次,有一次是头着地,疼的她惨叫。流氓恶警吴彬又一次掐了她的乳房、大腿根、阴部两侧,上臂内侧等部位。恶警吴闯,把大法师父照片撕碎,等到她被打的惨叫时,就把大法师父照片塞她嘴里,并大喊:“她咬她师父了啦,”然后又把照片放她的脚下说,看:“她踩她师父啦,”然后往大法师父照片脸上乱画,他们打累了歇着时就给她戴上手铐,解开她的鞋带子系到她的脖子上,然后系到铁椅子上,手铐弄的很紧,勒的手指很痛,并用了“苏秦背剑”酷刑迫害。

当时车锦霞胳膊肿得就不像样子了,手背肿得像馒头似的,右手最严重,整个胳膊黑亮,腿黑青。她不配合尿检,男警察把她裤子、裤头强行脱下来让她去厕所接尿。还强行把她按在床上接尿,抽血。二十五号下午到二十六号凌晨她被打得头上是包、太阳穴是包,腮帮子肿的张不开嘴,乳房、内脏、肋骨、两肩、大腿两侧火烧火燎疼痛难忍,象着了火一样难受。

车锦霞避开警察的视线,偷偷将被警察拽掉的头发在地上收起一部份藏起来,带到看守所,辗转传出来让她丈夫保留警察迫害她的证据,到她丈夫手中,最后还是被警察抢走。

3、吉林市74岁胡玉兰被构陷到船营区法院

胡玉兰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吉林市七十四岁法轮功学员胡玉兰在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人构陷遭绑架。五月十七日社区街道人员伙同北头新建派出所三个警察到胡玉兰家非法抄家,因疫情原因,给胡玉兰办理了“取保候审”。七月十四日,船营区检察院让胡玉兰到检察院报到,晚上八点,胡玉兰被新建派出所警察非法关押到吉林看守所。目前胡玉兰已被昌邑区检察院非法批捕,构陷她的案件已送船营区法院。

胡玉兰温柔善良,是一个贤妻良母。她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按“真善忍”做好人,发放真相资料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曾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被国保骚扰、恐吓,被非法判刑关进监狱。

四、检察院退卷,公安撤案

据明慧网统计,二零二零年七月有2名法轮功学员的构陷案卷被检察院退卷,公安撤案。二零二零年一至七月有45人被退卷,16人曾2次退卷或多次退卷,但还在被非法关押,有的已经被非法判刑。

迫害案例:

1、丹东法轮功学员李才宇被构陷案 公安撤案

二零二零年二月四日,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李才宇被绑架,后被构陷到振安区检察院。他始终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是做好人,“我没罪”。七月中旬,振安区检察院退案,公安以“行政拘留十五天(未实施)”已撤案。

法轮功学员李才宇,家住丹东山水龙城小区。二月四日,丹东市元宝区派出所警察以涉嫌喷涂“法轮大法好”真相标语而将他绑架、非法抄家。当天,家人去派出所要求放人,派出所警察声称要写“保证书”才放人,李才宇认为修炼法轮大法是做好人,坚决不写,不配合无理要求。直到晚上,李才宇一直被非法关押在花园派出所。

因家人坚决要求花园派出所放人,二月五日下午,李才宇被“取保候审”从花园派出所回到家中。

七月八日,李才宇接到丹东振安区检察院一名女检察官打来的电话,让他到检察去一趟。当天下午,李才宇到检察院,女检察官说:“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李才宇说“炼啊,我炼法轮功不违法,不犯罪。”女检察官问:“你写不写三书?”李才宇说:“不能写,我没罪。”她说:“如不写,案子就得走程序,下一步就得送法院了。”

自从二月四日李才宇被绑架后,家人一直坚持向相关公安人员要求撤案,李才宇本人也否定丹东公安部门及检察院对自己的非法指控,七月中旬,振安区检察院退卷,公安撤案。

2、辽宁丹东振安区检察院退回构陷杨庆波的案卷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日上午,河西甸子村法轮功学员杨庆波被丹东九连城镇派出所警察将挟持到丹东振安区检察院,上交构陷她的案卷,被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杨庆波回家后,却被马市边防派出所警察非法监视居住。

二零二零年三月五日早晨,杨庆波、刘竹云俩人在家中,被丹东市振安区公安分局和九连城派出所绑架并抄家,抢走大法书,护身符,资料和真相币,晚上十点,回到家中。

3、潍坊市坊子法院已撤卷宗 初立文仍被非法关押

初立文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报道,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潍坊市坊子区太保庄镇法轮功学员初立文和儿子初庆华被绑架,初立文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峡山国保将构陷他的材料交到坊子检察院、法院。至今坊子法院已两次退回构陷卷宗,然而,峡山国保大队长刘传军拒不放人。刘传军继续补充所谓“证据”,诬陷初立文。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初,初立文被坊子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二零年一月初,律师已阅卷。检察院搜罗证据,企图继续迫害初立文。二零二零年三月初,初立文被构陷到法院。当时律师看到,构陷初立文的儿子初庆华的案卷也被送到了法院。

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残酷法轮功的运动中,那些参与迫害者,明知法轮功学员是善良的好人,却为了名利,昧着良心犯罪。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政权,从来没有成功过。残害良善者,都逃不过天理的严惩。


附录:2020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统计数据
下载(92KB)
http://pkg2.minghui.org/mh/2020/8/8/MH-persecution-statistics-July2020.zip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