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这口“怨”气

Print

【圆明网】一天下午,同修L来我这里了,从表面看她是路过我这里顺便来的,后来在交流中我才明白是师父的苦心安排。

事情是这样的:同修L与我交流中谈到她最近身边发生的事情让她无所适从,家庭矛盾等等问题搞的她焦头烂额,言谈中她说了一句:“成天这样折腾啥了呀?啥时候是个头呀!这人不行了该换就换嘛,这样折腾啥呀!师父不是在保护大法弟子吗?为什旧势力还能给大法弟子搞出这么多麻烦事呀?师父咋就不管呢!”我一听先是一惊,然后马上说:“这不是你说的,这是那个‘假我’说的,你不能承认这个思想是你,它本来就不是你,只是你把它当作了你自己。”同修有所明白,停住了她的牢骚,我俩继续交流。

我说你能陷在具体事中被搅成这样,一定是有执着的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你得找出这个执着,修掉它。同修说:“我咋没找啊?我一直在向内找,找也找了,求师父也求了,师父也不点化我;大法也学了,那法理也不给我展现,你让我怎么办?”我担心又痛心的问同修:“你这话是在怨谁呢?”同修脱口而出:“怨师父啊!师父怎么就不管我呢!”我又是一惊,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给同修说:“你怎么能怨师父呢?!从我们修炼开始到现在二十多年了,师父为我们付出了多少心血?为我们承担了多少罪业?作为弟子,我们只有感恩的份,怎么还会怨师父呢?!”我又说咱们不是经常说“惟愿师尊笑”吗?你不听师父的话,修炼中随心所欲,师父怎么会高兴啊?我觉的我们就应该听师父的话,无条件的向内找,无条件的服从师父的安排。

同修说她不明白这些年来,师父为什么要反反复复的给她安排各种各样的考验。我就举了密勒日巴佛的修炼故事:他的师父为了给他消业,让他从山下面背石头到山顶上盖房子,他的脊背都磨烂了,好不容易把房子盖好了,他师父却让他把房子拆了,再把石头背下山去,如此反复多次,而密勒日巴却从来没有发过牢骚,没有怨过师父,也没有问过师父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就是谨遵师命,无条件的服从。这不就是对师父的正信吗?过去修炼的人都能做到如此坚信师父,我们大法弟子还没有这样的正信吗?

当然,我这里不是说同修L多么不好,她也是我们地区的一位协调同修,九九年七二零后她被中共非法劳教过,在劳教所九死一生的残酷迫害中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闯过了一关又一关,直到现在还有被迫害中留下的后遗症。我是想说在我们大法弟子的思想深处真的有一些根深蒂固的东西在羁绊着我们,使我们不易觉察,好在师父的洪大慈悲让我们在三个多小时的交流中,同修终于找到了那个左右她思想的根子——执著自我。同修坦诚:她有一个“不能让自己受委屈”的心,谁都不能冤枉她,她的自尊、她的人格不能受到伤害。 师父讲到:“韩信受辱于胯下”[1],“韩信还毕竟是个常人,我们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比他还要强的多。我们的目标是达到超出常人的层次,向更高层次迈進的。”[1]

最后,我劝同修回家静下心来好好看一看师父的所有经书,“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我相信同修一定会在学法中自觉的归正。

同修走后,我为师尊的无量慈悲所感动,为师尊的良苦用心而落泪,为同修处在魔难中的痛苦煎熬而痛心、担忧。我也深知在我们大法弟子中还有多少这样的同修,被旧势力一直迫害到失去了肉身都没能找到问题所在,就是这个“怨”气,怨师父的、怨同修的、怨家里亲人的,都是我们意识不到的人心,所以我决心动笔浅谈个人感悟,希望对有此种状态的同修能有所帮助,同时鞭策自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定主动修去人心与执著,主动同化大法,不给旧势力任何机会,邪恶就会自灭。

一点浅悟,如有不在法上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