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淮阳县李军旗一家三口被迫害致死

Print

【圆明网】河南淮阳古称陈州,历史悠久,先民们自古敬神礼佛,尊道重德,民风淳厚。人祖伏羲氏曾在这里推演八卦,教化万民,有纪念孔子当年厄于陈蔡绝日弦歌不止而建造的弦歌台。一九九五法轮大法洪传到这个古郡以后,这里先后有数万名各界人士成了大法的弟子,炼功点已达480多个,修炼中显现的数不清的玄妙神迹,使纯朴民风再现,善良本性回归。淮阳两次召开大型修炼心得交流会,县体育局领导都到场发言祝贺,并给予高度评价。

淮阳县刘振屯乡李菜园村李廷林一家是勤劳朴实的农民,世代生活在淮阳这块古老的土地上。老俩口原来体弱多病,李军旗患癫痫病。庄稼人靠种地为生,收入少,三人经常去医院看病,花了不少钱,也不见好转,日子过得很苦。一九九六年李廷林一家三口喜得法轮大法,身体都很快康复,往日的愁眉苦脸,变成了开心的笑容。

李家自然的成为炼功点,李廷林是个义务教功的辅导员。女儿李玉芝也修炼法轮功。李家有前后两所房屋,两个大院子。法轮功慈悲悠扬的炼功音乐,曾经在这个农家院子里回响了三年之久,每天的早晨和晚间,修大法的男女老幼在这里舒缓的炼功,坦诚的交流修炼体会,留下了许多幸福美好的记忆。

一九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李廷林一家成了当地迫害的重点。因屡遭迫害,李廷林老俩口先后含冤离世;儿子李军旗五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判刑、多次遭受酷刑摧残,二零一八年出狱四个月后含冤去世,年仅46岁。女儿李玉芝也遭四年冤狱。

如今,李廷林一家三口都已含冤而死,只剩下空空的房屋,空空的宅院。院子里的树枝在风中摇曳,“簌簌”细语,仿佛在向过路行人讲述着主人的一切。

一、遭入室绑架 一家三口遭警察残暴

自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中共打压以后,李廷林家因坚持信仰,成了当地迫害的重点,多次被警察抄家抢劫、绑架关押、敲诈勒索。

二零零五年二月初八晚上十点左右,刘振屯派出所方万春带领四个警察到李家,见大门锁着,就把大门强行砸倒,闯进去抄家。

当时,李廷林的老伴正在床上休息,恶警吓唬她立即从床上下来,连穿件衣裳都不准。大冷天,时年七十三岁的老太太身上只穿一条短裤,连冻带吓,浑身哆嗦着站在床边。

恶警把床上抄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到。屋里前前后后抄了个遍,只抄到两张真相光盘。恶警嫌抄的“证据”太少,携带着照像机,到李家往返三次反复查抄,还是一无所获,仍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李廷林、李军旗父子二人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又连夜双双送进淮阳看守所迫害,非法关押三十五天,才恢复自由。

父子俩在高墙内度日如年,老太太家里天天倚门而望,以泪洗面。

二零零六年黄历三月初,刘振屯派出所副所长黄伟带领四个警察又闯入李廷林家,不出示任何证据,不容分辩,即下手抄家,把家抄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到。强行把李军旗投进看守所迫害,关押三十多天,敲诈现金一千元,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八年黄历四月初一夜里九点,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程维锋、刘振屯乡派出所副所长黄伟带领四个警察,闯进李廷林家非法抄家。此时,李军旗劳累一天后正在床上休息,警察蜂拥而进到他屋里,先把他控制住。接着是一阵翻箱倒柜的抄家,抄完之后,逼着他到门外上警车。

在李军旗的住屋,他的老母亲看警察要抓人走,就问:“你们为啥抓我儿子?我儿子犯法了吗?”一个姓张的年轻恶警(体征:中等个子,赤红色瘦长脸,留普通青年发)眼露凶光,什么话也不说,恶狠狠的上前抓住老太太按倒在地,用穿着皮鞋的脚照老太太身上连踢带跺十来脚,还不解恨,又对着老太太的脸打十几个耳光。打罢后又恶声恶气的吓唬:“别吭气,吭气还打你!”

老太太知道儿子是个好孩子,什么错也没有,眼看就要无缘无故被抓进监狱,心急如焚,前后跟着恶警,走到屋外,继续以理相争。张姓恶警又对老人一顿毒打,扇耳光,用脚又踢又跺,再次将她打倒在地。

老太太救儿子心切,忍着剧痛站起来挣扎着保护儿子。在她的住屋外面,姓张的警察第三次下狠手对她拳打脚踢,照脸上掴巴掌,又把老太太打倒在地。被反复毒打后的老人满身青紫肿起,多处重伤,面部肿大,呼吸困难。老太太身体严重受损,此后生活不能自理。

警察强行把李廷林父子绑架到乡派出所。李军旗遭劫持时正在睡觉,身上只穿一个背心、一条短裤,四月的夜晚天气还很凉,李廷林看儿子冷,想脱件自己的衣服让他穿,被警察厉声喝止,随后把父子俩各关一屋,分别施暴。一个警察使尽全身力气,对着老人的脸打了十几个耳光,老人被打的头晕脑胀,脸部火燎般的疼痛。稍后,在另一间屋里不停的传出李军旗的惨叫声。

夜深了,警察打累了就把父子俩用手铐铐到床上,一直铐到次日下午,长达十四个小时。然后把李军旗送往县城拘留所。见李军旗昏迷不醒,拘留所拒收。刘振屯派出所的警察们把李军旗往地上一扔,也不管他是死是活,一伙人扬长而去。

第二天,毒打李廷林的恶警就遭了报应,到医院治手。恶警不知醒悟,也不以毒打老人为耻,竟然得意洋洋的炫耀:“昨天我抓法轮功,打那个老头的脸,把我的手震得生疼,我就不信他的脸会不痛。”

二、女儿被非法判刑四年、李廷林含冤离世

李廷林从派出所回家后,次日,和李军旗的舅父一起到派出所讲理,问所长陈守涛:“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为什么不叫自由信仰?哪条国法叫打人?对76岁的老太太又是踢,又是跺,又是照脸打耳光,三次暴打,打得老人满身是伤,呼吸困难,卧床不起,走,陈所长到我家去一趟,看看是真是假。”

陈守涛绷着脸,光吸烟不说话。最后陈守涛说:“我明天十二点以前去你家。如去不到,你们下午两点再来。”第二天等到日头偏西,没见陈的面,陈托人过来捎信,捎信的人说:“派出所不承认打人。”

李军旗的老母亲叫捎信的人看了身上的伤,之后给派出所陈守涛打电话,说:“你们的警察真打人了,伤势不轻,这么长时间了,你们也不管。”陈守涛耍无赖:“我了解过了,派出所警察谁也没打你,你受伤与我们无关,爱上哪告上哪告吧!”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淮阳警察肆意大抓捕法轮功学员,李廷林在县城平信桥第一个被警察劫持,被投进看守所,78岁的老人,遭到狱警和同号犯人的迫害,得了重病。

女儿李玉芝闻讯,去公安局国保大队要人,讲真相、劝善,警察们推诿搪塞。数天以后,恶警将李玉芝绑架,投进看守所,后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送到新乡女子监狱。李玉芝在河南新乡女子监狱度日如年,受到非人的屈辱和折磨。

后来,李廷林病情越来越重,国保警察怕承担责任,才放他回家。

李廷林拖着病体到家,得知女儿李玉芝被判四年刑,极度悲伤,再加上警察到家骚扰,承受不住,病情很快恶化,治疗无效,于黄历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与世长辞,终年79岁。

三、李母遭毒打瘫痪多年离世、儿子李军旗被非法判刑

李军旗的母亲一向身板硬朗,二零零六年那次遭刘振屯派出所遭毒打后,身体严重受损,从此生活不能自理,长年瘫痪在床,针药无效。加上三女儿被冤判四年,警察上家骚扰,老人家忧伤恐惧,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于二零一三年正月初二含冤离世。

二零一四年五月,因向民众讲述大法真相,李军旗被淮阳国保大队绑架,抓到公安局。国保警察窦明科酷刑折磨他,疯狂毒打,把他挤到墙角,打翻在地,一只脚踏着他的身子,一只手拧住胳膊,另一只手拿着打火机,残忍的烧他的皮肉,共烧伤五处(留下长久的疤痕),李军旗痛苦难忍。窦明科问李军旗:“你服不服?”李军旗回答:“我不服!我没有犯法,你烧人是违法的。别说我没犯法,就是真犯了法的人,也不能这样烧。我劝你一句,做这样的事,对你不好,以后会遭报应的。”窦明科满不在乎的说:“我就不信。看我遭什么报应。”

中共酷刑示意图:火烧炮烙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日,淮阳县国保大队李昌峰、王剑、窦明科等一行四人,闯入刘振屯乡李菜园村李军旗的家中,翻箱倒柜,把李军旗绑架到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刑讯逼供。李军旗给其讲真相,王剑就用枪指着李军旗的后脑勺说:再讲,我就崩了你。李军旗还是继续给他们讲,恶警窦明科就用打火机烧他的手、胳膊、后背。在李军旗的身上烧伤多处。

李军旗走出看守所以后,曝光了国保大队警察的恶行。后来手机被监听。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淮阳县国保大队警察程维锋、李昌峰、窦明科、王剑、程伟中等,闯到城关镇小孟楼村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绑架了在场的李军旗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公安局。酷刑折磨李军旗之后,送看守所羁押。

看守所所长李西志为了加重对李军旗的迫害,强行逼他所谓“转化”,三天给他换一个监号,每换一个监号,就等于过一道鬼门关,监号犯人整人的下三滥手段五花八门,号号收拾他,看守所里经常传出李军旗的惨痛的叫声。期间,李军旗癫痫病复发,精神和肉体受到极大的摧残。

恶警构陷罪名,报检察院非法批捕,检察院又公诉到法院。非法庭审时,检察官念了所谓的“指控”,到李军旗自辩时,他说:“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种邪教组织,没有法轮功。国家出版总署已经撤销了出版法轮功书籍的禁令。《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我信仰大法无罪,没有犯法,应该无条件释放我回家。你们这样做,对你们的将来不好,因迫害大法弟子遭报应的人太多了,公安局长任长霞……”审判长马俊极力制止李军旗发言。

李军旗被非法判三年(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劫持到郑州新密监狱继续迫害。

四、在监狱屡遭受酷刑摧残 李军旗被迫害致死

郑州监狱位于河南省新密市嵩山大道的一座残山之下,是中共河南省用来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被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大多被集中在九监区(原十三监区)。在九监区里,李军旗多次遭受骇人听闻的酷刑摧残。

监区长赵洪涛为了达到让李军旗“转化”的目的,软的不行来硬的,折磨他。看他仍然不“转化”,就把迫害升级——关了他半个月的小号。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李军旗从小号出来后,还不“转化”,赵洪涛用电棒电他,命刑事犯折磨他,给他戴手铐,砸脚镣。还对他采用一种刑具,此刑具不知叫什么名,外表好像个网兜子,套到身上之后,光露个头,然后,往那刑具里加水,受刑者极其难忍,生不如死,其痛苦程度无法用语言形容。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上午九时,杀人犯沙坤,还有王红庄,一分监区服刑罪犯大组长是张建峰,监督岗李国胜,此四名罪犯对李军旗进行暴打,打得满身青紫。

七月十六日晚二十一时,沙坤、张建峰、王红庄、李国胜、赵伟杰、康海洋、景孝兵、李为星等十余名刑事犯又用床单蒙住李军旗暴打。一分监区大组长张建峰说:不转化只管打,出了事我负责。刑事犯们有的用手打,有的用脚踹,李军旗被打得满身青紫,令人不忍直视,他们却在一旁大声叫好。九监区值班干部恶警副大队,纪检书记牛小学,恶警刘东波,不但不处理打人凶手,还将脚镣手铐拿来给遍体鳞伤的李军旗戴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八点~十点,杀人犯沙坤和曹鱼找借口说李军旗不服管制,几个人围着打李军旗,持续围攻殴打两个多小时,惨叫声整个楼都可以听到。事后,目击者看到李军旗瘫坐在地上,印堂部份有一个约两公分长的伤口在流血。其他的刑事犯示意狱警曹鱼:“不要再打了,会出人命的。”曹鱼却说:“怕什么,在监狱里打死一个法轮功(学员),比捏死只蚂蚁都简单,狠打,打死也没啥了不起的!”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八点三十五分,李军旗被大队长尚红章为首的几个狱警电击五分钟(几根电棍一起电击),八点四十分结束。刑事犯王新龙还说:“不怕法轮功(学员)硬,咱们的尚大队就治法轮功(学员)有绝招。”事后导致李军旗癫痫病复发。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李军旗三年冤狱期满,回到家中。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刘振屯派出所几个警察,非法闯进李军旗家抄家。李军旗问:“你们姓啥?我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为啥抄我的家?”有个人说:“我姓刘。”李军旗说:“你们执法犯法,我告你们去。”骑着车子,趁机逃出了险地。警察临走时,抢走了一些私人物品。

隔了四天,十月二十一日,刘振屯派出所警察到李军旗的家,将李军旗绑架到公安局,酷刑折磨。李军旗不配合警察的无理要求和指令,被非法关押在淮阳看守所。他的家人去探望,看守所不让见。李军旗接着又被非法判一年徒刑,再次送郑州新密监狱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六日,李军旗刑满恢复自由,从郑州新密监狱回到淮阳家中。不知监狱用的什么毒招,李军旗出狱后精神明显不正常。回家不到四个月,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含冤离世,年仅46岁。

郑州监狱是河南省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以前叫河南第十五劳改支队,对外称七里岗水泥厂,后来对外宣称“冠泰实业有限公司”。郑州监狱先后非法关押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千人次以上。狱方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真善忍信仰,达到所谓“转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酷刑折磨、劳动奴役等,至少导致十多人被迫害致死(董红强、梅胜新、李西录、孙培杰、陈跃民、杨树才、袁宏伟、席天福、王继成等),多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新乡市学员陈友庆、荥阳市学员丁国营、淮阳县学员王大鹏、郑州市学员田海顺等)。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无一没有受过各种形式的疯狂迫害,有的被关押十多年来一直在所谓严管中煎熬,从七十多岁的老人,到残疾人(如博爱县人卞春有、淮阳县豆门乡大董营村人杨得志、原周口地区技术监督局科长程金敬等),从社会主流人士,到生存艰难的贫民,从高级知识分子,到几乎不识字的人,只要是法轮功学员,无一例外都是重点迫害的对象。恶警唆使恶犯充当直接迫害的打手,有的恶警甚至亲自下手毒打这些无辜者。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