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的修炼体悟

Print

【圆明网】作为一名老大法弟子,二十六年的修炼历程,经历是很多了,人心越多,坎坷就越多。最近,想把自己这些年在身体上遭受魔难及心路历程总结一下,希望自己能更清晰在法上认识法,全盘否定旧势力迫害,同时与同修共勉。

在接近九九年“七二零”的一天,自己拿着录音机去炼功点,因为当时中共迫害风雨欲来,环境已经开始紧张,所以没有人来炼功,只有我自己在那炼。那时自己在消业,已经三天没吃饭,发烧、恶心。当炼头前抱轮的时候,就想起师父的话:“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1],可是自己很虚弱,手都很难抬起来,就和师父说:“师父,弟子怎么乐不起来呢?”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整个手臂轻飘飘的浮起来了,浑身都清爽起来,所有的痛苦瞬间消失,此时自己已是泪流满面,师父把自己的业力又拿下去一大块。炼完功,骑自行车上班,三天没吃饭,但精力充沛,中途还帮人推车爬坡。

再后来,邪党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对大法的迫害,我于九九年十一月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一年,又因给学生发真相光碟,被家长恶意举报,遭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四年,又被判刑五年,每一次经历的精神和身体上的迫害,都是几乎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

但那时,个人修炼的思维根深蒂固,都认为是自己心性和业力导致的魔难,对正法修炼的认识的非常模糊。直到在监狱被迫害期间,经常背法、学法,后来才意识到自己对邪恶的迫害从来都是默认的,消极承受,或无奈的接受。

意识到以后,我就开始从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的思想,越向内去看自己,发现自己的思维存在太大的问题,负面的思维,消沉的思想,无奈的接受所谓的现实,包括外来信息对自己的干扰,用感受和感觉来判断事物的思维……追查下去,发现只要自己不用法来衡量,起心动念几乎都是旧宇宙生命的思维。看来自己的思想真的得发生改变了!

旧宇宙的生命不知道宇宙中有法,也不存在证实法的概念,而大法弟子今天所遇到的一切问题都是宇宙走向坏灭时期所出现的状态,包括变异的人心,而这一切问题只有师父能解决,大法能解决,而任何旧宇宙中的生命,包括大法弟子,用自己原有的智慧与能力都不可能解决。所以大法弟子遇到的问题只有去证实大法,在信师信法的心境下,才会有奇迹,才能真正的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有一次,那是在黑窝内背法,背《论语》,背了几十遍,竟然不知自己背的是什么,心里觉的很苦,可是师父讲:“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2]“有人凭感觉练功,你的感觉算什么?什么也不是。真正的演化过程在另外空间,极为复杂玄妙,差了一点也不行,就象精密仪器你把其它零件加上一个马上就坏了。”[3]师父的法让自己茅塞顿开,师父啊,弟子真的太差太差了,对您的话理解了多少,又相信了多少呢?弟子更多的时候相信的是自己的感觉,相信的是所谓的现实,而您的话却放在一边,在实践中如何证实法,证实师父的话才是宇宙的真理。在这方面,几乎是一窍不通。“见可信,不见即不信,此乃下士之见。人在迷中,造业甚多,迷住本性岂能得见。悟在先见在后,修心去业,本性一出方可见也。”[4]师父的话如雷贯耳,让自己越来越明白自己差在哪里,为什么证实不了法。

人在难中,在业力造成的“病业”痛苦中,在压力中,在各种各样的艰难中,所有不舒服的感受中,在情中,在矛盾中,在私中,在常人社会的所有境遇中,人的思维是来源于哪里,起心动念,动机和目地是什么?很少有人能在这复杂环境中,复杂的感受中,理智清醒的知道,自己的思维来源于哪里?在人心和观念的作用下,加上被旧宇宙生命加强了的作用下,很难找到自己的真我与本性。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人会迷失的原因。大法破迷,大法弟子的思想不在法上,那么不正的思想及人心与观念就会招来不好的生命,使自己表面的主体与法与真、善、忍发生隔离,而不正的生命因素越积越厚,就越难找到真我与本性,离法越远。

这是一次来的非常突然猛烈的迫害,我正在学法组学法的时候,突然出现类似毒气攻心的症状,剧烈的疼痛使自己无法站立,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无法進行,于是我就自己开车出来,边走边思索,那剧痛毫无停止的迹象,让人绝望。但是自己心里清楚,这不是师父的安排,自己如果承认了,那就和旧势力是一伙的。但如何否定呢?我首先让自己保持绝对的理智与清醒,我就想是谁安排的,谁执行的,直至和此安排相关的最后的生命,你们如果想要得救,就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因为大法弟子谁都不配来考验,谁动谁是罪。同时自己又分辨出来一个人心和观念,那就是人在面对持续的难以承受的巨难时,就会丧失信心,失望乃至绝望,就会让人妥协、投降,无奈的接受邪恶对自己的迫害与安排。

其实,难与痛苦的大小与能否破除旧的安排与迫害没有关系,关键是大法弟子摆错了自身与旧宇宙生命的关系,大法弟子和他们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而不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摆不正这个关系,一上来就把自己摆在了被迫害的位置上,邪恶还会手软吗?摆正了关系,那么,大法弟子是神,旧的生命是要淘汰的生命,这些败坏了的生命能够制约的了神吗?人想迫害神,一动念已经是被淘汰的对像;作为大法修炼者,就不能任由旧势力生命的操纵与安排。

想清楚这些关系之后,自己就高兴了,我就对迫害我的那个最后的生命讲,我说,你安排的这巨难,不就是想击垮我的意志,从而丧失对大法与大法师父的信心,无奈的接受你的安排吗?我根本不会上你的当,收回你可笑的安排吧,你所做的一切都会加倍回报到你的身上。

人神就一念之差,结果剧痛立刻消失,那攻心的毒气转变为废气排出体外,身体立刻无比的舒畅。这是自己最清醒的一次证实法的经历,否定了邪恶的安排。

大法弟子平时不严格的管理好自己的思想,各种人心观念长期存在,会招来太多不好的生命让自己与法脱离,从而走了旧势力的安排,这是不精進,不严格的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招来的难。

而高标准是什么?也许从未认真的想一想。当然每个大法弟子在法中悟到的都不同,起码用自己所能理解的最高标准要求自己,还是能做到的。个人理解,人有一个错觉,觉的标准越高,越难做到。自己在实践中发现,却是反的,越降低标准,招来的难越大,吃苦就越多,师父说:“修炼本身并不难”[5]。越能够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法的力量就越大,因为咱们这一门是法炼人,自己要什么自己说了算。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何不得见〉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